《科学》分析美预算案对科学经费产生影响

2011-1-13 08:38 来源: 科学时报
收藏到BLOG

  “如果我们希望保持我们的竞争优势,我们必将投资基础研究,同样的基础研究促成了今天的英特网……和全球定位系统(GPS)。所有这些新生事物均源自政府所投资的研究。”——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

  2010年底,在即将卸任之际,美国上一届国会将布什时代的减税政策延长了两年,美国国内总收入因此不会有大幅增长。今年1月初,在美国第112届国会举行的会议上,财政保守人呼吁缩小政府预算规模、降低赤字。赤字鹰派人士努力让大家相信:联邦政府各机构在2011年的预算水平可能会低于去年;问题是:究竟会少多少?

  最新出版的《科学》杂志发表文章,分析了美国2011年预算案对科学经费可能产生的影响。

保持竞争优势 投资基础研究

  岁末年初之际,美国联邦政府雇员得到的新年寄语是:两年内停止加薪。

  2010年12月,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提议:在两年内冻结所有联邦雇员薪水。12月17日,能源部部长朱棣文宣布:从2011年1月1日开始,两年内,能源部所属科学设备管理合同部门雇员的薪水和津贴总额不再增加,包括国家实验室的雇员。这项决定将影响到大约7.5万名雇员。

  朱棣文说:“当我们的国家持续努力从挑战性的经济时代复苏时,全美国所有的家庭和小企业都在作出牺牲,在这种精神的鼓舞下,我们要求所有正在从事重要研究、运作和环境清洁工作的合同雇员,加入到联邦政府的努力中,发挥自己的作用……作为国家领先研究和开发事业皇冠上的明珠,我们的国家实验室将持续吸引和保留着国家最顶尖的科学家,从事引导我们进入21世纪的最重要研究。”

  那么,新国会将如何打2011年预算这张牌?《科学》的文章认为,答案将影响到美国未来几年科学事业的发展。

  国会众议院新议长约翰·伯纳表示,他希望从目前1.1万亿美元的弹性预算中减少1000亿美元,将联邦政府的支出水平降低至2008年的水平。

  奥巴马已经决定:在未来3年中冻结非国防安全的自由裁量性支出,但他坚持认为,这并不意味着科学预算不增长。他在2010年12月22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说:“如果我们希望保持我们的竞争优势,我们必将投资基础研究,同样的基础研究促成了今天的英特网……和全球定位系统(GPS)。所有这些新生事物均源自政府所投资的研究。”

  国会对科学是支持的。以国家科学基金会(NSF)为例,2010年,议员们讨论了6个有关NSF在2011预算水平的方案,要求在NSF现有69亿美元预算水平的基础上,分别增加0%到7.2%的新经费。

  其中一个方案是2010年《美国竞争力法》,2010年,该法案由国会在休会前一天的12月21日被批准,要求在未来3年,2011年、2012年和2013年,分别将NSF的预算增加7.2%、5.1%和6.4%。第一个数字与奥巴马总统提交给国会的2011年度预算案中的要求吻合。去年5月,国会众议院通过的2010年《美国竞争力法》版本对NSF提出更慷慨的资助,年度预算分别增加8%、8.6%和7.8%。

  然而,也有人认为《美国竞争力法》是一种错误的预算案,它是一种授权法案,意味着它只提出指导规则,却不提供经费来扩大现有项目或执行任何新政策或计划。以国家航空和宇宙航天局(NASA)为例,去年9月,奥巴马总统签署法案,重新确定了美国空间探索的新政策,但所需经费主要依赖于商业界,而不是通过拨款来实现。

  这是怎么回事?《科学》文章说,答案是:一直过于荒谬的联邦预算过程现在变得更加支离破碎。在每年10月1日开始的财政年度之前,国会需要分别通过12个拨款案,最近几年,这种情形越来越少出现;取而代之的则是,拖拖拉拉的议员们采纳一种更短期的持续方案(Continuing Resolutions,CRs),即在几个单独的议案并入综合议案前,将支出维持在既有水平。


2011年 形势严峻
 

  《科学》的文章认为,2011年的形势更为严峻,期望和祷告的方式基本不起作用。

  在2010年11月初的国会中期选举中,民主党惨败,12月初,即将离任的民主党占多数的众议院通过了经过修改的《持续议案》,特别允许少数联邦机构和项目的预算不必保持在2010年的水平,但这份议案中没有提及联邦政府资助基础研究的几大机构:NSF、国家卫生研究院(NIH)和能源科学办公室,这意味着,这些机构在2011年的预算水平可能不会增加。

  然而,民主党仍占稍弱多数的参议院却采取了不同的方式。参议院拨款委员会主席丹尼尔·艾诺伊在他拼凑的一份综合议案中,详细提出了对每个机构的指导规则和资助水平,比如,NSF的预算增加6%,NIH的预算增加2.5%,但这份议案中也包括80亿美元的指定拨款。12月16日,面对民主党阻挠议事的议员的威胁,艾诺伊收回了他的综合议案,这些议员认为指定专款拨款是“1号公共开销敌人”。1月中旬,众议院和参议院将批准目前的《持续议案》,该议案要求将现状维持到3月4日。

  与拨款议案同时进行的是,国会需要周期性地对各联邦机构的项目重新授权。这些议案既彻底又详细,或者是要求、鼓励机构走向新方向,或者中止、阻挠注定没有前景的项目。

  历史的经验是,科学机构的重授权议案对预算的影响甚微,但2007年,《美国竞争力法》却是例外。

  2005年,国家科学院应国会要求提出的一份报告,获得了布什总统和国会共和党领袖强有力的政治支持。国会利用2009年慷慨的经济刺激案来资助它以前支持的许多项目。与之相反,快速通过的2010年《竞争力再授权法》却导致两党的分离,民主党称这是确保经济长期繁荣的最好途径,而共和党则抱怨它的成本是扼杀而不是鼓励创造工作职位。

  即使这样,再授权的2010年竞争力法也还保留着原始法案的许多特征。比如,在10年内将国家基金会、能源部科学办公室、国家标准和技术局的经费增加1倍,同时要求联邦政府各机构在科学、数学教育和训练项目方面要有更好的合作。它也要求国家基金会做好那些不需要太多金钱的事情。即使不太喜欢来自国会的所有指令,但NSF的官员们已做好准备执行这些指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