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舟子:“青年导师”造假有害社会诚信

2010-7-10 13:43 来源: 中国广播网
942 收藏到BLOG

  方舟子,中国公民,福建漳州人,毕业于中科大生物系,后考入美国密歇根州立大学攻读生物化学博士。2000年创办中文网上第一个学术打假网站,揭露了多起科学界、教育界、新闻界等领域的腐败现象。

“拍”唐骏是旧案重提 并无预谋

  主持人:其实网上关于唐骏学历有问题这个事情一两年前已经有一些传闻,为何选择现在这个时候动手?有没有一个时间上的考量?

  方舟子:没有没有,这是因为这段时间我经常在微博上跟网友互动,就有一个网友问我说对成功学怎么看?我说成功学就是靠骗你来获得自己成功的学问。另外一个网友问,那你对唐骏的《我的成功可以复制》这本书怎么看?我就说,他是不是在告诉大家怎么复制假学历啊?然后其他网友问难道他的学历有问题吗?正好去年我有揭露过他的学历有问题,就把证据贴了出来。有很多网友在问,结果把我发现的一些新的证据给抖出来,才发现原来唐骏在网友当中还是有很大的影响力的,我觉得是很可笑的,能够当偶像并以青年导师自居,而且来指导青年人怎么创业怎么成功的。所以我就花一点时间把他的那本书看了,主要是前面在美国的内容,后面的内容不熟悉,在美国生活的内容我很熟悉,看了里面很好笑很荒唐,就开始一条条的在微博上弄,都是跟网友互动出来的,没有特别的原因。

  主持人:我印象里面其实您以前拍砖的基本都是一些学者之类的,像唐骏这样的商人好像还不多是吧?

  方舟子:不是,因为我们主要关注的是学术界,比如大学、研究所里头的,其它的不多。但也有那种海归我们也揭露过,假学历有揭露过。唐骏之前也揭露过吴征,跟唐骏是比较相似的也是学历问题,拿一个野鸡大学的学历。唐骏比吴征更恶劣一些,吴征毕竟没有到处做演讲到处吹,让大家跟他学,唐骏拼命炒作自己当青年导师,他的影响更坏。

  主持人:但是网上可能有一些人批评你这个做法的理由是,撩倒一个唐骏不算好汉,官员学历造假才是多数,您怎么回答这些批评?

  方舟子:这种人可能对我做的事情不是很了解,我们揭露的官员造假也非常多,说这种话的网友可能不了解我所做的事情,对于我的历史了解的太少了。

  主持人:您拍唐骏,是认为他对社会有什么样的危害?

  方舟子:最主要的是对社会诚信的破坏,我们一直在说这个社会没有诚信没有诚信,现在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一个人造假很容易被揭穿,居然可以获得这么大的成功,被揭穿以后还有很多人在支持他同情他,觉得这个事情有什么大不了,学历造假有什么大不了。这么说的话,这个社会确实存在大的问题,在道德方面在诚信方面都有很大的问题,认为见怪不怪甚至认为是理所当然了。反倒是揭露造假的人还要忍受这些攻击,网上这几天对我的人身攻击可多了。

  主持人:网友还搜出了他很多西太平洋大学博士班的校友,这个在你的想象之中吗?

  方舟子:这个不奇怪,当时吴征学历问题出来之后也拖出一大批买美国“野鸡大学”文凭的校友,当时我们也都揭露了,其实那时候我写了很多文章讲这个问题,怎么样让大家识别美国这些野鸡大学文凭的问题。这次也是旧事重提。

 

用微博互动激起打假火花

  主持人:您刚才也提到在微博上搞这些东西,其实你以前在新语丝自己的网站上搞,现在在微博上感觉有不同么?

  方舟子:不同的传播模式,新语丝现在已变成一个打假的品牌,我个人的东西写的比较完整比较正规的文章才登上去,微博就比较随意一些,它的好处有互动,所以有时候你互动互动就能蹦出火花来新的东西被发现,各有好处,比较正规的还是在新语丝上面,微博太短了,不可能写得很长,各方面的内容不可能很完整。

  主持人:我发现另外各现象,在有微博之前,任志强的名声不是很好,被不少网友痛骂,但是使用微博之后他的形象越来越正面,已经俨然是青年导师。方舟子您以前也有一些人对您不了解或者误解,但是通过直接的交流可能这些人也会对你改变看法,您觉得这是微博带来的新变化吗?

  方舟子:有可能,微博拉近了网友之间的距离,你有时候对一个人的了解可能只是根据一两篇文章就得出这么一个印象,其实未必能够反映一个人的全貌,通过那一两篇文章。微博实时互动,拉近距离,对一个人的了解更全面。

  主持人:还有一点,以前您好像对传统媒体经常有一些意见,现在出现这个工具之后是不是这种情况也会好一些?

  方舟子:传统媒体我是一直还是有意见的,但是网络的好处就是它比较不会被屏蔽,好一些,比较直截了当,想说的话能够原汁原味地呈现出来。传统媒体发表的时候要经过一番过滤编辑,有时候不一定是你想看到的结果。

 

“我是检索不是人肉搜索”

  主持人:我们挺感兴趣您主要的这种手段是什么,比如像去查他的资料包括你以前打假主要手段是什么?

  方舟子:主要是做检索,在专业的网站上面通过网络做检索,比如查一个人有没有在美国通过博士学位发表过博士论文,就到美国博士论文数据库里面查,他个人有没有在美国得过专利就到美国专利局的网站去查,有没有在美国注册过什么公司,那就到美国中正网站去查。基本上如果知道怎么去查的话都会得到想要的东西。

  主持人:在美国大部分信息都是公开的?

  方舟子:对,基本上都有。你想了解的基本都有。

  主持人:也就是说不存在人肉搜索的问题了,就是一个很正常的工具?

  方舟子:对。而且这些都是在公共渠道,谁都可以去查谁都可以去验证的,我没有采取什么非常的手段或者私下打听什么的,没有。

  主持人:您怎么看待国内一些省份对于人肉搜索立法禁止这样的?

  方舟子:人肉搜索有时候涉及到隐私的问题,比如一个人他在网上发言又没干什么违法的事又没有做出需要人家质疑他的,只是一些观点的不和,大家找出这个人究竟长什么样,他的家庭住址、他的家人什么,这个涉及到一个隐私,这种问题应该是要保护的。有时候涉及到公共人物说自己有什么学历的,那这个就不涉及到隐私问题,你自己公开那么说的,大家查究竟有没有拿过那个学历,这个是很正常的。所谓的人肉搜索应该具体来看,不能一概否定或者一概支持。

  主持人:我可以说你主要手段也是人肉搜索么?

  方舟子:这个不叫人肉搜索,不涉及到他的隐私,这是公共信息不涉及到私密。

  主持人:最后一个问题,有网友评论你是鲁迅笔下的战士,一直坚持这么长时间。我想请教一下您这么长时间以来一直坚持干这个事情主要是什么样的理念和什么样的目的?

  方舟子:理念还是希望中国社会能够比较健康的发展,我为什么要从事学术造假还有揭露伪科学的,我希望中国的科学能够比较健康地发展,因为中国要变成一个真正现代化的国家,肯定要过科学化、理性化这一关,希望能够让更多人具有科学精神具有这种理性的精神。

  主持人:方老师,因为我们这个题目叫“公民观察”,您现在还是中国公民吗?

  方舟子:我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