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志珍:道德与能力是两码事

2010-7-15 09:07 来源: 科学时报
876 收藏到BLOG
  •   问题是还有人认为这些搞假是“被逼无奈”,甚至值得“同情”。后者的问题就更严重了,难道我们连最起码的道德底线——做人、做中国人要诚实、不说谎都做不到、守不住吗?
  •   最近声称主营各种毕业论文代写业务的网站和公司竟然堂而皇之地、公开地,一而再、再而三地找上门来。我们的社会是否该出手做点什么了?!
  •   问题的关键不在于学历问题本身,问题是你的人格在哪里?你有能力就努力去做、去创造,为什么一定要动歪脑子去买文凭呢?
  •   现在不少人有种想法:“别人造假,我不造假就会吃亏!”这种现象是很可怕的,如果社会形成了这种风气,我们的民族就有问题了。
  •   希望社会各界更多的人出来参与揭露和与各种品德败坏、学术不端现象坚决斗争。希望通过全社会,特别是学术界自己的努力,加快改善学术环境,努力营造严肃的诚信体系。
学历造假也好,论文抄袭也好,虽然只是少数人做的事情,但对学术界、对年轻学子以及整个社会造成的负面影响是大的。一般人认为知识分子是在殿堂里的人,怎么也干缺德的事,对此十分气愤。问题是还有人认为这些搞假是‘被逼无奈’,甚至值得‘同情’。后者的问题就更严重了,难道我们连最起码的道德底线——做人、做中国人要诚实、不说谎都做不到、守不住吗?”

  7月9日,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科学院院士王志珍应邀在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学生会主办的“相约院士大讲堂”活动中与学生们分享交流“探索七彩人生路”时,提到了近日炒得沸沸扬扬的方舟子揭露“唐骏学历造假事件”。王志珍说:“我虽然没有详细了解唐骏的学历真相,但学历造假,‘假的真博士’可已听到、见到不少了。”在中国,现在找人代写论文、混文凭、买文凭的事不敢说很多,至少可以说不少。最近,声称“主营:各种毕业论文代写、职称论文代写、各种省级国家级核心期刊的论文发表、论文检测、论文翻译等!只要与论文相关的需要,我们都可满足”的网站和公司竟然堂而皇之地、公开地,一而再、再而三地找上门来。我们的社会是否该出手做点什么了?!

  其实,学历造假被揭发的已经有很多了,最近方舟子指称唐骏学历造假一事曝光后,引起社会各界热议,只是因为唐骏是位大名人,以往宣传太多。

  7月8日,央视《新闻1+1》栏目就此专门作了题为《让打假不再是打架!》的节目报道讨论此事。“看到这个节目,开始我有点惊讶,其实应该说惊喜,央视公开讨论这个问题,说明今天我们的舆论和社会在进步。”王志珍说,希望社会各界更多的人出来参与揭露和与各种品德败坏、学术不端现象坚决斗争。

  借助“相约院士大讲堂”活动,王志珍发表了自己的个人意见:“成功和道德是两个不同范畴的问题,我赞同网上的一个观点:‘成功不是道德的遮羞布’,‘才能也不是道德的遮羞布’。”

  一个人如果缺少品格和道德,他越有“才能”,就越可能给社会造成更大的危害,高科技犯罪往往比小偷小摸等给社会造成更大的危害。

  “唐骏学历造假事件”之所以会造成这么大的社会反响,方舟子在接受《中国广播网》采访时就谈到,“青年导师”造假有害社会诚信。

  在接受《科学时报》采访时,王志珍告诉记者,她特别想告诉年轻学生,人格、道德与能力是两码事,每个人的能力总会有差异,有多少能力是次要的,只要尽心尽力就能为国家作贡献;但对每个人的道德要求是一致的。王志珍说:“问题的关键不在于学历问题本身,问题是你的人格在哪里?你有能力就努力去做、去创造,为什么一定要动歪脑子去买文凭呢?”

  王志珍给中科院研究生院的学生的题词是:“人格加之勤奋造就科学家。”

  “现在不少人有种想法:‘别人造假,我不造假就会吃亏!’这种现象是很可怕的,如果社会形成了这种风气,我们的民族就有问题了。”王志珍说。

  方舟子在谈到自己为什么要从事学术造假以及揭露伪科学时也提到,他希望中国社会能够比较健康地发展,希望中国的科学能够比较健康地发展,因为中国要变成一个真正现代化的国家,肯定要过科学化、理性化这一关,希望能让更多人具有科学精神、理性精神。

  为什么我们的社会屡屡发生诸如学历造假、学术造假事件?我们又如何能防微杜渐?

  “我们的‘犯罪’成本太低。”王志珍说。

  尽管科技部、中国科协、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教育部都多次签发了有关端正学风、学术自律、道德建设等文件,但这些文件只是要求大家“要这样做”,而“不这样做”会怎样呢?不打算“这样做”和“不这样做”的人常常安然无恙,春风得意。

  一些单位的“保护主义”十分厉害,即使发现或被揭发出了学术不端或学术腐败问题,也是竭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之能事。美国Bell公司因为对自己有充分的信心,能主动地严肃调查舍恩论文数据造假事件,把调查结果实事求是、及时地向公众公布。事后,Bell仍然是Bell,它失去的只是腐蚀它的蛀虫,但赢得了世界更多的信任。而那些企图掩盖本单位出现丑闻的做法只会显示自己的愚蠢和软弱。

  王志珍认为必须建立诚信档案,而且必须严格实施、严格监督,对学术不端要跟对贪官污吏的问题一样认真对待。

  2009年,中国科学院学部咨询评议工作委员会设立“中国科技体制与政策”重大咨询项目,由王志珍牵头组织院士专家进行探讨和研究。在今年6月初召开的两院院士大会上,王志珍代表咨询组就项目的部分内容作了题为《关于我国科技体制与政策问题的几点思考与建议》的报告。

  “有人说我们的报告很坦诚很尖锐,也有人说我们的报告不够犀利。我们的主要目的,是向国家反映科技工作者对科技体制和政策问题的真实看法和建议,争取能为党和国家提供一些更有价值、更具操作性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