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6日《科学》杂志精选

2010-8-12 08:27 来源: 科学时报
870 收藏到BLOG

蝙蝠因为白鼻综合征而面临地区性灭绝

  据Winifred F. Frick及其同事披露,Little Brown Myotis(一种鼠耳蝠)曾经是北美最常见的蝙蝠品种,但它现在可能会在未来的16至20年左右在美国的东北地区灭绝。白鼻综合征是在纽约州被人第一次发现的,它正在整个北美以东地区快速蔓延,并在目前感染了7个品种的蝙蝠。这种疾病的名称来自于生长在蝙蝠的鼻子、翅膀和耳朵上的白色真菌。这种感染使得蝙蝠在冬季这个它们应该冬眠的时间变得异常躁动不安。蝙蝠因而耗尽了它们的脂肪储备。在一个蝙蝠的冬眠群落中,平均来说,每年有73%的蝙蝠因为此病而死亡。Frick及其同事分析了在过去30年中从美国东北地区所有5个州的22个洞穴和其他的冬眠场上所收集到的蝙蝠种群数据。通过将这些数据与种群模型相结合,研究人员确定,如果这种疾病死亡率及其蔓延持续不退的话,在未来的20年中,Little Brown Myotis发生地区性灭绝的可能性将为99%。他们指出,还有数种蝙蝠品种也面临类似的风险。

狂犬病病毒是在蝙蝠中的一种短距离跳跃者

  尽管蝙蝠在咬人或任何哺乳动物的时候会令被咬者感染狂犬病,但这些病毒却很难在一般人群中持久存在。据Daniel Streicker及其同事的一项新的研究,这是因为人类和蝙蝠之间的关系遥远,而狂犬病病毒需要一个更为熟悉的宿主才能完成物种之间的跳跃。这些发现可帮助研究人员预测新型传染病的出现。

  狂犬病病毒是RNA病毒,它们会迅速突变,当它从关系遥远的物种中发生跨越物种的跳跃之后(正如Nipah病毒和SARS的情况一样),它也会偶尔引起在人类中的大流行或蔓延。为了更好地理解在什么情况下RNA病毒会转换宿主物种,Daniel Streicker及其同事分析了数百种采自23种北美蝙蝠品种的狂犬病病毒。他们对每种病毒的核蛋白基因进行了测序,并对这些序列进行了比较以发现病毒从某一蝙蝠品种传播到另外一个蝙蝠品种的事件,以及在这些事件中哪些会导致单一的感染或是在新的蝙蝠品种中永久性地站住脚。研究人员观察了在蝙蝠中的涉及跨物种感染的相似性。尽管有关这种感染的一种主要的解释是物种之间有着紧密的身体接触,Streicker的团队发现,遗传基因才是主要的因素。关系较为遥远的蝙蝠物种降低了最初感染以及正在发生的传播的可能性。文章的作者提出,宿主防御系统的类似性可能对病毒在相互接近物种之间的交换有利,而这种相似性比反复接触病毒要更为重要;Peter Daszak在一篇相关文章中写道:“这一理念挑战了RNA病毒是我们疾病出现的最糟糕的噩梦的模式。”

氯测定显示月球是干燥的

  与提示月亮的内部所含的水比科学家们原先所认为的要更多的最近的研究相反,一项对来自NASA Apollo使命的月球样本的新的分析表明,月球基本上不存在任何水。Zachary Sharp及其同事检测了月球火山岩中的氯的同位素组成,他们发现,这些样品中所含的氯同位素范围要比在地球和其他陨石中的岩石和矿物质中的氯同位素高出25倍。由于氯的疏水性很强,因此它是一种极其敏感的氢浓度的指示器;研究人员说,如果月球岩石所有的最初的氢含量与那些地球上的岩石有一点点相似的话,那么氯被分为如此多的不同同位素的情况永远不会在月球上发生。根据这一发现,Sharp及其同事提出,如科学家们最初在很久以前就已经提出的,月球的内部是无水的。他们提出,最近的在某些月球样本中含有高含量氢的计算是不典型的。那些样本可能是某些火成过程的产物,这些过程导致了它们的极端不稳定的氢富集。Sharp及其同事声称,然而,这些岩石不代表具有高含量不同氯同位素值的报告的大多数的月球岩石。

大脑附和哪种情感

  当人们闻到儿时在厨房中闻到的气味,在老照片中看到朋友或家人,触摸到一件穿破的法兰绒衬衫……所有这些感官经历都可强有力地唤起人们的记忆。正如一项新的研究所显示的,之所以会发生这种情况是因为当脑子储存情感记忆的时候,感官信息是与情感信息紧密捆绑在一起的。我们脑子中的接受来自我们眼睛、鼻子和皮肤的信号的区域在处理这一输入时被分隔为扮演不同角色的细小的分部。通过训练大鼠将不同音调的声音、闪光或醋的气味与接受电击的经验进行关联,Tiziana Sacco和Benedetto Sacchetti确认,巴甫洛夫恐惧记忆是分别储存在次级听觉、视觉和嗅觉皮层中的。在这些脑区域制造损伤看来能够破坏已经成立的记忆,但它不会阻止新的记忆的形成,提示次级感觉皮层对储存情感记忆是至关重要的。文章的作者提出,当感觉刺激通过次级感觉皮层与记忆交织在一起的时候,与某种怀有高度情感的处境相关联的视觉、声音和气味会承担该处境的情感特质。文章的作者写道:“这些皮层之间的联系接着可提供一种在记忆回顾的时候对全部情感经历整合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