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观察:“珍珠粉之痛”折射多重“行业之伤”

2010-9-26 10:57 来源: 新华网
收藏到BLOG

  珍珠粉贝壳粉冒充、“纳米珍珠粉”名不副实――这两天随着媒体的曝光,一场不小的风波让素有“中国珍珠之乡”的浙江省诸暨市珍珠粉产业陷入困局。

  让许多人喜爱的诸暨珍珠粉产业究竟出了什么问题?消费者在众说纷纭中应相信谁?“中国珍珠之乡”的未来将去向何方?记者带着问题深入地方企业进行了跟踪访查。

  真假优劣难“拎清” “困局”背后有“迷局”

  被诸暨市视为六大现代产业集群之一的珍珠产业,日前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珍珠粉是用贝壳做成的”、纳米珍珠粉是徒有虚名的“噱头”等报道引起广泛关注。这场风波的焦点有两处:一是珍珠粉的真与假,二是珍珠粉的优与劣。

  在涉嫌用贝壳粉加工成珍珠粉的诸暨珠力宝珠业有限公司,公司董事长何鑫华表示,他们生产的珍珠粉不存在以假充真的情况,只是在生产珍珠粉之余,又作为中间商身份收购贝壳粉,供给下游客户,赚取其中的差价;下游客户拿贝壳粉作何用途,他们并不清楚。在珠力宝用于加工珍珠粉的二楼,生产厂房已被药品监督部门查封,地上连粉末都已清扫干净,无法辨别其生产珍珠粉的原材料是不是贝壳。

  山下湖镇有大批贝壳加工企业。当听说加工贝壳粉需要加入氢氧化钠等腐蚀性化学品,一些消费者表示担心。对此,诸暨市药监局副局长马纪良说,贝壳是珍珠生产的副产品,不充分利用容易浪费,更会对环境造成影响。目前,贝壳加工的出路一是工艺品,二是变成粉末用于建材生产、工业涂料,三是作为饲料喂养甲鱼,四是作为中药生产的原料,后两种用途不存在使用氢氧化钠,但前两种加工过程中可能会使用。执法人员在当地的金海洋贝壳工艺品厂检查时,就发现企业使用氢氧化钠,但该公司并不加工中药原料或珍珠粉。

  山下湖珍珠集团旗下的浙江英格莱制药有限公司、浙江长生鸟药业有限公司都是珍珠粉生产企业,两家企业的“纳米珍珠粉”被曝未达到国家规定的纳米尺度要求。我国2005年实施的《纳米材料术语》对纳米尺度的定义为:1纳米到100纳米范围内的几何尺度。据检测,长生鸟公司的“纳米珍珠粉”中,颗粒小于100纳米的占18%。两家公司负责人认为,“纳米珍珠粉”这一概念虽然有些夸大,但却是为了体现技术含量、有别于普通珍珠粉而提出来的,究竟是否准确仍有争论。

  诸暨市相关部门已对全行业进行摸底调查,调查结果尚未出台。有多少企业以假充真?哪些贝壳加工过程中使用了氢氧化钠?“纳米珍珠粉”概念真的是在欺骗消费者吗?一切都需要深入调查才能弄清楚。

  珍珠粉用贝壳粉冒充、“纳米珍珠粉”名不副实――这两天随着媒体的曝光,一场不小的风波让素有“中国珍珠之乡”的浙江省诸暨市珍珠粉产业陷入困局。

  让许多人喜爱的诸暨珍珠粉产业究竟出了什么问题?消费者在众说纷纭中应相信谁?“中国珍珠之乡”的未来将去向何方?记者带着问题深入地方企业进行了跟踪访查。

  真假优劣难“拎清” “困局”背后有“迷局”

  被诸暨市视为六大现代产业集群之一的珍珠产业,日前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珍珠粉是用贝壳做成的”、纳米珍珠粉是徒有虚名的“噱头”等报道引起广泛关注。这场风波的焦点有两处:一是珍珠粉的真与假,二是珍珠粉的优与劣。

  在涉嫌用贝壳粉加工成珍珠粉的诸暨珠力宝珠业有限公司,公司董事长何鑫华表示,他们生产的珍珠粉不存在以假充真的情况,只是在生产珍珠粉之余,又作为中间商身份收购贝壳粉,供给下游客户,赚取其中的差价;下游客户拿贝壳粉作何用途,他们并不清楚。在珠力宝用于加工珍珠粉的二楼,生产厂房已被药品监督部门查封,地上连粉末都已清扫干净,无法辨别其生产珍珠粉的原材料是不是贝壳。

  山下湖镇有大批贝壳加工企业。当听说加工贝壳粉需要加入氢氧化钠等腐蚀性化学品,一些消费者表示担心。对此,诸暨市药监局副局长马纪良说,贝壳是珍珠生产的副产品,不充分利用容易浪费,更会对环境造成影响。目前,贝壳加工的出路一是工艺品,二是变成粉末用于建材生产、工业涂料,三是作为饲料喂养甲鱼,四是作为中药生产的原料,后两种用途不存在使用氢氧化钠,但前两种加工过程中可能会使用。执法人员在当地的金海洋贝壳工艺品厂检查时,就发现企业使用氢氧化钠,但该公司并不加工中药原料或珍珠粉。

  山下湖珍珠集团旗下的浙江英格莱制药有限公司、浙江长生鸟药业有限公司都是珍珠粉生产企业,两家企业的“纳米珍珠粉”被曝未达到国家规定的纳米尺度要求。我国2005年实施的《纳米材料术语》对纳米尺度的定义为:1纳米到100纳米范围内的几何尺度。据检测,长生鸟公司的“纳米珍珠粉”中,颗粒小于100纳米的占18%。两家公司负责人认为,“纳米珍珠粉”这一概念虽然有些夸大,但却是为了体现技术含量、有别于普通珍珠粉而提出来的,究竟是否准确仍有争论。

  诸暨市相关部门已对全行业进行摸底调查,调查结果尚未出台。有多少企业以假充真?哪些贝壳加工过程中使用了氢氧化钠?“纳米珍珠粉”概念真的是在欺骗消费者吗?一切都需要深入调查才能弄清楚。

  准入门槛低 真伪鉴别难 行业标准

  诸暨本地的企业与基层干部认为,这次事件暴露出珍珠粉行业本身的一些深层次问题。

  “珍珠粉生产准入门槛太低了!”英格莱制药有限公司总经理陈灿淼说。诸暨珍珠粉加工有20多年历史,在食品安全法出台之前,珍珠粉全都以普通食品的“食字号”申报,县级就可以批复。许多生产线都不完备的家庭作坊也加入其中,导致整个市场无序。

  市场无序的表现就是恶性竞争,市场上价格差距大。在诸暨,正规企业生产的高档珍珠粉每斤可卖到3000元,一些仅有十几名员工的小加工企业生产的珍珠粉仅售几十元。“价格战之下,为降低成本,个别企业就用贝壳粉替代,再加上质地比较疏松的贝壳更易粉碎,可以节省昂贵的生产工艺与设备,这都是珍珠粉市场出现‘李鬼’的重要原因。”一位业内人士说。

  珍珠粉的真伪鉴别则是行业的另一困扰。不少企业表示,珍珠粉与贝壳粉原为一体,在成分上极为相似,目前尚没有非常好的检测办法进行甄别。执法部门反映,有的企业还把珍珠与贝壳放在一起加工成“珍珠粉”,更增加了检测的难度。即使怀疑有的企业以假充真,可没有技术手段抓到证据,无法判定其伪,最终也无法处罚。“在这种情况下,伪珍珠粉损害最大的就是正规企业。”长生鸟药业有限公司董事长阮华君说。

  业内反映最强烈的问题是,“纳米珍珠粉”之争暴露出行业标准缺失。专家指出,目前国内“纳米珍珠粉”的全行业标准并未出台。山下湖镇自2003年出现“纳米珍珠粉”产品以来,不少生产企业也纷纷给自己的产品贴上“纳米”标签。何鑫华表示,随着市场竞争日趋激烈,珍珠粉销售出现困难,看到“纳米珍珠粉”受欢迎,他也给自己的部分产品冠以“纳米珍珠粉”头衔。可从珠力宝公司加工点所摆放的机器来看,相关部门负责人认为其生产的珍珠粉远不够纳米尺度。

  “珍珠之乡”发展方式转变日益迫切

  诸暨山下湖镇珍珠从上世纪70年代拉开珍珠产业化发展之路的帷幕,养蚌育珠业迅速成为当地人致富的支柱产业。目前,山下湖淡水珍珠养殖面积接近40万亩,从业人员1.5万人。镇党委书记陈迪锋说,今年前7个月产珍珠产值达46亿元,约占全镇工业产值的70%。

  “珍珠粉风波”出现以来,诸暨市迅速采取措施对销售珍珠粉的经营单位进行检查。据市工商局副局长周建伟介绍,目前,暂扣了涉嫌以假充真的企业在市场上销售的珍珠粉145公斤,对其他相关企业的114公斤珍珠粉也全部下架。

  不少干部都认为,行业标准的缺失、市场的鱼龙混杂、低端的恶性竞争,都为当地珍珠产业转变发展方式敲响了警钟。规范市场准入、提高检测水平、淘汰不合格企业正成为诸暨珍珠产业面临的一系列新课题。

  诸暨市正抓紧同国家相关行业协会联系制订有关珍珠粉的行业标准,山下湖镇已有公司开始牵头或参与制订“纳米珍珠粉”的国家标准与行业标准。市政府相关负责人表示,在标准没有出来之前,可以通过树立样板企业引导其他企业规范化生产,同时加强监管,尤其对生产企业的原材料来源、工艺流程、销售渠道完善台账管理,在目前的技术层面上尽最大可能堵住伪劣产品流入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