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削减教育经费将对科学研究产生影响

2010-11-11 08:54 来源: 科学时报
603 收藏到BLOG

  皇家学会会长马丁· 里斯

  对英国科学界来说,2010年也许是大喜大忧的一年:10月初,4位来自英国学术机构的研究人员获得诺贝尔奖,其中3位是科学类奖,一位是经济学奖;10月21日,英国政府公布《政府支出全面复审》报告,提出今后4年内政府支出的全面重组方案,将政府所有部门支出削减19%,但科学研究受到了保护:未来4年的研究经费将保持现在的水平,即年度46亿英镑(72亿美元)。英国的科学家们深深松了一口气。

  然而,担心之事才下眉头又上心头:削减的斧头却落到了大学的头上。英国现有的高等教育教学补贴被裁减40%,科学家们担心这会对英国的科学产生间接影响。“科学根植于大学系统,而大学未来的命运仍不确定。”英国皇家学会会长、剑桥大学天文学家马丁· 里斯(Martin Rees)在最新出版的《科学》杂志上撰文写道,他呼吁保护英国已有的坚实科学基础。

  里斯在题为《英国科学的救生圈》的社论中指出,当今年5月成立的英国联合政府提出通过每年减少800多亿英镑的公共支出以降低财政赤字时,英国的科学家们为之焦虑不已。英国会效仿美国、法国,将科学研究作为经济恢复和成长的战略吗?或是向西班牙、捷克共和国靠拢,削减科学研究领域的经费?两周前,政府的《政府支出全面复审》宣布科学经费在未来4年里保持平稳,这给了英国一次保护其科学基础的难得机会,但是,担心依然存在。

  面对经费削减威胁,学术界和高技术工业界大声疾呼、据理力争,甚至走上街头,说明削减研究和开发经费将动摇前政府所强化的科学基础、危及经济的长期恢复、威胁国家吸引人才和投资海外的能力;同时也给正在思考科学职业的年轻人一个沮丧的信号。 “幸运的是,这些争论得到了共鸣。”里斯说,“但科学植根于大学系统,而大学未来的命运仍不确定。”

  里斯指出,英国正处在大学经费剧变的阵痛之中,目标是将“纳税人的负担转移到学生身上”。用于资助大学教学的公共经费已被削减40%,学生们将承担更多的学费,他们的学费贷款将通过未来的收入偿还。英国的新政府甚至反对现有每年最高 3280英镑的大学学费,要求将之增加到至少7000英镑,以补偿被减掉的公共经费。“这种政治上的约束妥协让大学不能保持其研究所需要的基础设备。”

  里斯认为,与美国类似——但不同于法国和德国,英国的研究集中在大学里,英国是美国之外唯一一个这样的国家:持续拥有几所在全球排名榜位居前列的大学,这种优势无疑是英国大学在今年的诺贝尔奖中获得成功的重要因素。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安德烈·海姆和康斯坦丁·诺沃肖洛夫在2001年加入曼切斯特大学,他们被吸引到英国是缘于这样的承诺:获得一流大学的充足经费和支持性环境。这样的人才在未来也会作出类似的决定。

  统计数据显示,包含所有学科在内,英国全日制高等教育的入学率已经从20世纪60年代的不足10%,上升到今年的40%左右。但是,这种受欢迎的扩张并没有在各种类型的本科教育学院中形成多样性。在美国,不足十分之一的大学在授予学位的同时拥有博士项目。英国也将受益于这种将博士学位项目集中于少数几所大学的做法,这也伴随着大学间更多的合作。增加国际合作的做法也应受到欢迎。与其他国家相比,英国科学家与美国有更多的合作;他们也受益于无可匹敌的泛欧洲联盟仪器设施共享,如欧洲粒子物理实验室和欧洲南方天文台等。

  2005年,美国国家科学院发布一份有影响深远的报告——《在风暴中崛起》,强调增加科学的全球竞争格局。今年9月,《在风暴中崛起》的更新版《逼近5级》强化这样的信息:你不可能让一架超重飞机在引擎被拿走后还能在蓝天中翱翔。

  里斯强调,这个信息对今天的英国更有重要的现实意义:“今天的英国正在重新平衡其经济,希望将之从对金融的过度依赖中拉出来。科学和创新是长期繁荣和应对全球挑战的核心‘引擎’,我们希望,在经历4年的窘迫经费后,英国科学能够分享由它所帮助产生的经济恢复的果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