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兼职到专职 男子为艾滋病患者服务8年

2010-11-30 08:50 来源: 华西都市报
624 收藏到BLOG
  成都艾滋病患者服务机构希望,将来人们能对艾滋病患者“多关爱,少歧视”

  防艾故事

  “我准备出院了。谢谢你。”“如果你上个月要是再晚三天过来,我可能只有抱着你痛哭了。”

  距第23个世界艾滋病防治日还有两天。作为在这个行业工作了8年的志愿者,雷刚仿佛已经习惯了把心绪系在每个找他分享私密的感染者身上,关注他们的健康走向、心情和家庭。昨日记者采访时,其好友陈立刚好打来这个电话,半个月前,他终于鼓起勇气告诉雷刚:自己患上了艾滋病。

  意外挚友5年前染病却刚发现

  雷刚说:“很多人过去歧视艾滋病人,因为不懂它是怎样传播的。某一天当得知自己身患此病后,就呼天抢地,往往拒绝正规治疗,开始闭门拖病。”

  “每个患者最初都是不愿意相信事实。”据雷刚回忆,半个月前陈立已瘦得几乎不能走路了。他先后患了皮疹、肺炎等病症,辗转几个医院却不见好转,日益消瘦。就在快出院时,他才被检测出HIV呈阳性,每毫升血液中的CD4免疫细胞只剩下6个了,而正常人应超过800个。

  足足拖了一周,直到站不起身来,陈立才给雷刚打来电话:“我患了艾滋病。”雷刚立即送陈立到成都市传染病医院接受专业治疗。据陈立回忆,他唯一可能感染的时间已是5年前上大学时。

  还好,雷刚昨日听到他在电话里讲:“我体重增长了12斤,肺部并发症的病情也得到了控制。”从事艾滋病患者关怀工作8年,雷刚明白这短短两句话意味着什么。

  担忧艾滋病感染从老人到学生

  雷刚说:“今年最大患者85岁,最小的仅16岁,年龄呈两级分化,这让我们非常担忧。大学生组成‘影子部队’四处宣传,让人们认识艾滋病可以防御。”

  雷刚告诉记者,据四川省卫生厅数据显示,截至2009年10月底,四川已累计发现艾滋病病毒感染者30100例。目前数字还在继续增加。

  在他所在的爱白成都中心,每周都会开展多种艾滋病人的关怀活动。中心里设置了心理测试室和活动大厅,彩色、整洁的装饰让进入者容易感到心情平和,开通的热线常常响起,有专人负责接听,指导就医和做心理疏导,为艾滋病病人做匿名咨询。

  “现在的咨询人数比起5年前都大有增幅。”雷刚说,在今年求助的感染者当中,最大的有85岁。最小的仅16岁,是一名高中生,“患者年龄呈两级分化,让我们非常担忧。”

  爱白成都中心和四川大学、西南财经大学、西南交通大学等22所高校的社团都有联系,有很多大学生是他们的“影子部队”。他们在学校里通过开讲座、发放安全套等,让大学生认识艾滋病。

  雷刚每年都会组织志愿者扮演感染者,在春熙路等地索要拥抱,以让真正的感染者有勇气来正视自己。不少大学生在参加这样的活动,也让艾滋病人感受到被关心和关注,让常人对他们多些理解,少一些歧视。

  无悔义务服务8年倾注关爱

  雷刚说:“最难在于消除歧视,希望有一天,群众、父母、甚至医生都不再歧视他们,他们是有可能用药物控制病情的。”

  “在特殊的‘同志’群体里,可能有百分之零点几的人接受过艾滋病检测,其中就有超过10%是携带者。”雷刚告诉记者,“2006年前,我都是兼职志愿者,后来发现病人增多,又投入到专职工作中。”雷刚说,他对此并不后悔。特别是爱白在2006年和2008年联合国艾滋病高峰会议上,他们作为推动关注艾滋病的社会机构作了报告后,“感到使命更加长远”。

  让雷刚感到欣慰的是,从今年的效果来看,他们在全国率先关注病人营养问题,在全国艾滋病干预治疗领域都得到了广泛认同。

  他们希望人们知道,有两件事需要特别注意:了解艾滋病治疗情况。艾滋病同乙肝治疗一样,如果患者接受正规的抗病毒治疗,体内病毒数量得到控制,可以继续正常生活二三十年,甚至更长时间;患者的营养支持。“对艾滋病人来说,免疫功能重建关系到患者的生存还是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