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称精细治霾就要“啃以前难啃的骨头”

2016-10-19 14:56 来源: 中国科学报
318 收藏到BLOG

  “我们的目标是真正的蓝天白云”

  ■本报记者 陈欢欢

  此时,大京城又被雾霾笼罩,污染严重。

  供暖季尚未开始,北京已经“十面霾伏”。10月13日至16日,北京持续重度污染。环保部通报直指机动车超标排放。据悉,北京运行里程超过30万公里的出租汽车排放超标率达80%~90%,一半以上进京或过境外地重型车辆无法达到绿标车排放水平。

  “治理高污染机动车是个好方向。”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员姜克隽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由于运输业对成本较为敏感,大型机动车的排放问题一直未能解决。

  “北京治霾要进入精细减排阶段,原来不敢动、动不得的,现在都必须解决,治霾的成本会越来越高。”姜克隽表示。

  疑点重重的雾霾

  “这次我也感到比较意外。”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供暖尚未开始,北京此次严重雾霾有许多疑点,如是否存在秋季秸秆燃烧、工业小锅炉排放等。

  中科院大气物理研究所研究员高守亭则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冬季雾霾频发的一个原因是高空逆温。据悉,冬季在1500~2000米的高空经常出现逆温,即高空温度高于地面,因此污染无法向上扩散。此外,植树造林多了,水汽的蒸腾作用大,也易形成雾和霾的中间状态。

  高守亭表示,北京的雾霾情况取决于排放源和天气这两方面,如果源头未能有效控制,只能取决于天气。

  区域转移一直是北京市雾霾的一大原因。但在此次重度污染中,13日至15日之间北京周边城市的PM2.5都在发生变化,只有北京一直在加剧,雾霾指数高于周边城市。因此,清华大学能源互联网创新研究院政策发展研究室主任何继江提出“谁污染谁”的问题。

  针对这次“疑点颇多”的重度污染,环境保护部的专项督查发现,城乡结合部及郊区的应急响应预案没有落到实处,还存在工地违规施工、路扬尘、小锅炉污染、垃圾焚烧等情况。

  此外,环保部称,北京市机动车保有量目前已达570多万辆,其排放的氮氧化物和碳氢化合物量分别约占大气污染物的50%和40%,是首要污染物。其中,车龄10年以上的轻型车达50多万辆,排放的碳氢化合物占所有轻型车的40%左右。重型柴油车保有量20多万辆,颗粒物和氮氧化物约占机动车排放量的90%和60%。

  机动车是元凶?

  除了本地车辆,外地进京车辆污染问题也十分突出。环保部和北京市环保局联合检查发现,一半以上进京或过境外地重型车辆无法达到绿标车排放水平(国三排放标准以上)。环保部称,这些车辆每车排放量相当于200多辆“国四”小轿车。

  数据显示,外地进京车辆达到30万辆/日左右,其中重型车占到1/3以上。外地进京重型车中,80%为过境,20%为进京运送生活物质。据悉,由于相当部分车辆没有正常添加车用尿素溶液,重型柴油车氮氧化物排放依旧很高,甚至超过国二排放水平的黄标车。

  何继江表示,北京市的PM2.5浓度往往在凌晨达到最高,其最直接的原因就是外地柴油车过境。

  根据中国环保部环境规划院今年7月发布的报告,2015年北京仅有18%的PM2.5来自河北,66%来自本地。“也就是说即使周边没有区域转移,本地情况也很糟糕。”何继江说。

  为此,环保部表示,将督促京津冀地区为出租车辆更换三元催化器,加强对重型柴油车的监督检查,推进黄标车和老旧车淘汰,加快国六排放标准研究制定;加强路查路检,研究外地过境车辆绕行北京措施。

  何继江则更“激进”地提出尽快淘汰燃油车的建议。

  攻坚战开始

  “我们的目标是不出现严重雾霾吗?这个目标太低了吧?我们的目标是真正的蓝天白云。”何继江说。

  他表示:“大家爱讨论北京的污染多少来自外部,谁是最主要的,汽车尾气排放有多大威力,希望去掉最主要的因素就能快速解决北京雾霾问题。其实没有这么简单。”

  目前,北京市机动车保有量超过570万辆,加上大量的外地车辆,即使把其他所有污染源全部清除,何继江认为,仍然远远达不到世界卫生组织修订的10微克/立方米的优质空气年均水平。

  “因此结论很清楚,不管是主要的还是次要的,所有的污染源都要去除,燃油车肯定要淘汰。”何继江说。

  目前,国际上仅有德国提出了零排放汽车时间表,计划到2050年停止制造燃油车。

  “燃油汽车被替代不是技术自然发展的结果,而是目标导向出来的。”何继江指出,近期目标是缓解严重雾霾,中期目标是达到10微克/立方米的空气质量,远期目标是巴黎协定到2050—2100年实现温室气体近零排放的共识,这三大目标都要求淘汰燃油汽车。

  姜克隽则指出,高污染的大型机动车肯定是雾霾形成的重要因素,但本地其他排放源也不容忽视,如小汽车、化石燃料燃烧,道路扬尘、餐饮业烧烤摊、加油站排放等等,下一步的治霾工作必须进入精细减排。

  在巨大的环保压力之下,北京已经进行了大量减排和治霾工作,如压煤、煤改气、提高机动车燃油标准、建筑工地封盖扬尘等等。“比较容易的工作都已经做了,精细治霾就是要‘啃以前难啃的骨头’,如农村散烧煤、无组织排放、加油站油气逃逸排放等等。”姜克隽说。

  超标机动车改造因为成本较高一直是块“难啃的骨头”,在环保部此次通报之后,姜克隽建议京津冀协同一致解决此问题,最好将河南、山东、山西一并纳入。

  姜克隽说:“精细治霾的攻坚战从现在开始,下面的很多工作都会触动到大家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