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化工规划高烧难退

2011-9-28 08:15 来源: 科学时报
690 收藏到BLOG

地方政府及企业因煤而动,煤化工项目易被扭曲为煤炭资源抢夺战。

随着煤化工项目在各地落地开花,国内众多特大型企业借机圈占煤炭资源。图为位于新疆昌吉回族自治州内的我国最大的整装煤田准东煤田。

  编者按:

  一边是国家叫停的政策,一边是不断规划的产能,当前许多地方对于煤化工的热情,更多地倾向于通过项目拆分,使煤化工“没化工”,进而圈占煤炭资源,对于产业发展本身并无多大益处。在政策风口浪尖的煤化工产业将何去何从,让人思量。

  事实上,国家叫停的是盲目发展的产能,对于先进的大型示范项目则持积极支持的态度。有专家表示,如果能源发展是一道题目,我们希望答案不仅仅是石油化工一个,应当是包括煤化工、风能、太阳能等在内的一道多选题。

  一盆冷水泼向煤化工产业,却并未给煤化工规划热退烧。

  今年4月12日,《关于规范煤化工产业有序发展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由国家发改委下发,直指煤化工产业盲目规划、违规建设、无序发展。《通知》要求,要高度重视煤化工盲目发展带来的问题,切实加强对煤化工产业的调控和引导,统筹规划做好试点示范工作。

  然而,《通知》下发即将满半年,地方对于煤化工的热情非但丝毫不减,反而颇有愈演愈烈之势。

  无奈收紧

  中央对各地煤化工规划热情过度早有警示。

  2006年7月,国家发改委就曾下发《关于加强煤化工项目管理促进产业健康发展的通知》;2008年8月和2010年6月,更是分别就规范煤制油和煤制天然气发展下发通知。

  中央的担忧来自于许多地方不顾条件大上煤化工,且引发的不良后果已经显现。

  据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副会长周竹叶介绍,截至2005年底,我国合成氨、电石产能为4600万吨/年和1000万吨/年;而到2010年底,这一数字分别增长到6500万吨/年和2600万吨/年。

  甲醇产能则由720万吨/年增至3700万吨/年;二甲醚则由20万吨/年跃升至850万吨/年,竟增长40余倍。

  中石化洛阳石化工程公司总工程师陈香生在首届中国洁净煤利用与低碳发展高层论坛上表示,全国在建和已批待建煤化工项目新增用煤已超过亿吨。

  “按照在建和正在规划的现代煤化工项目的能力,到2020年,将消耗原煤近6.28亿吨。”陈香生如是说。

  中国工程院一项研究预估,2020年我国科学能源供给能力是40亿~42亿吨标煤。而数据预测显示,2020当年化石燃料总需求就将达42亿吨。

  “如果加上当年新规划的煤化工项目,需求将达到近50亿吨。”一位专家很是担忧。

  然而,据发改委资料,全国甲醇装置开工率目前只有约50%,二甲醚装置也遭部分闲置,不少企业或面临破产倒闭风险。

  兖矿集团涉足煤化工较早。2010年,作为中国甲醇产量最多的企业,其煤化工板块严重亏损。集团副总经理张鸣林认为,煤化工行业近年来产能扩张迅速,产品初级化、同质化竞争激烈是主因。

  “(煤化工)国外不景气、国内过热,国外小试、中试,国内引进、放大。”中国工程院副院长谢克昌告诉《科学时报》记者,这就是国内煤化工产业的发展现状,而现阶段应以技术储备为重,工业示范为主。

  《通知》在此大背景下出台。

  专家介绍,据《通知》精神,国家发改委将上收煤化工审批权限,地方政府再无权审批小型项目。地方政府化整为零、拆分煤化工项目的策略将被禁止。

  热情高涨为哪般

  一纸《通知》下发,但各地煤化工规划似没有偃旗息鼓之意。

  后起之秀新疆首先成为目光聚集之地。

  6月19日,在新疆举行的产业转移系列对接签约仪式上,涉及煤电煤化工项目总投资就达2451.4亿元,占整个签约金额的40%以上。

  据报道,目前新疆煤电煤化工产业企业已达104家,煤化工项目达66个,计划总投资8773亿元,其中在建项目18个,今年计划开工项目28个。

  而同处西部的宁夏,8月召开了2011中国能源化工金三角高峰论坛,宁东煤化工产业发展被地方政府寄予厚望。

  “我们把宁东能源化工基地确定为‘一号工程’。要把宁东打造成国内领先、世界一流的能源基地和现代产业聚集区。依靠宁东再造一个宁夏工业经济总量。”自治区主席王正伟多次表示。

  毋庸置疑,西部经济欠发达省区,恰恰是我国煤炭资源集中分布的主要地区,而利用资源发展地方经济,体现了地方政府的迫切心情。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依靠独特的煤炭资源优势,资源省区的经济转型和结构调整更多的还是围绕煤来做文章,延伸产业链,发展附加值较高的新型煤化工无疑是重要方向之一。”资深煤炭行业分析师李廷表示理解。

  “为提高产品附加值,煤炭富集省区普遍要求前来投资煤炭开发的企业,须就地转化约50%的煤炭资源,作为获取煤炭资源的条件。”兖矿集团战略研究院院长牛克洪指出。

  “煤炭资源恰恰是各种资本角逐的肥肉。”一位行业从业人士一语中的。

  于是,即便《通知》下发,各种煤化工规划高烧难退。而原本并非涉及煤炭、能源的企业都不忘在旺火上再添一把柴。

  《通知》下达后不久,联想控股收购神达化工80%的股权;此前,联想控股以3.22亿元拿下山东滕州郭庄矿业有限责任公司58%的股权,意欲分得煤化工产业一杯羹。

  9月6日,A股四环生物易主。大股东广州盛景称,将择机在未来12个月内,以合法方式协助其获得资源类煤化工项目。

  记者多方了解获悉,企业拿到煤炭资源之后就可以立即开采。而煤化工项目什么时候开建以及建成之后什么时候投产,都由企业自己控制。

  “近年来原油价格不断上涨的同时也带动了煤炭价格上涨。部分企业进军煤化工领域其实是借发展煤化工之名,行圈占煤炭资源之实。”李廷说。

  还需去火

  虽然国家屡次发出收紧信号,但效果并不显著。到目前为止,酝酿多年的《煤化工产业发展政策》和《煤化工产业中长期发展规划》迟迟没有出台。而另一方面,随着煤炭价格的不断攀升,煤化工的成本也水涨船高。

  “油价在90美元之下,煤变油将很可能没有利润。”有关专家在2011金三角能源论坛上表示。

  “算煤化工产业的成本,不应按照坑口煤价计量,应该按照交易煤价结算。”十届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工程院院士徐匡迪曾建议。

  “中国能源发展战略的重点,应该是煤的清洁高效和低碳化利用。煤化工是其中一种方式。”谢克昌告诉记者。

  据悉,由谢克昌牵头的“中国煤炭清洁高效可持续开发利用战略研究”已全面展开。这份报告将为国家的能源战略起到决策咨询作用,而煤化工产业则作为咨询项目重点之一。

  对于煤化工当前现状和今后发展,周竹叶建议,首先要做好煤化工产业发展规划的编制。要强调布局向有利于煤炭产销的区域、市场需求和运力等方面平衡。

  其次,要密切关注示范工程的进展。在完成示范评估后,才可以大规模产业化应用,并且要向一体化、基地化、大型化和现代化方向发展。同时合理配置煤炭资源,不应与发电、民用争煤。

  重视水资源平衡和环境生态保护将是重要内容。此外,强化工程化技术开发、积极开发新产品、延伸产业链,拓宽产品应用领域,突破关键共性技术,加快关键装备的研制是促进煤化工产业健康发展的保障。

  “煤化工还处在产业示范阶段。一定要合理完善规划,避免走‘先建设,后调整’的老路。”谢克昌强调。

  地方政府及企业因煤而动,煤化工项目易被扭曲为煤炭资源抢夺战。董怡辰/制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