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三名女婴乳房竟达成年女性最新报道

2010-8-09 11:33 来源: 中顾法律网
收藏到BLOG

  提要:武汉三名女婴疑似因食用某品牌奶粉后出现性早熟乳房开始发育,该消息引起内地消费者的极大关注。此番最受质疑的奶粉品牌———圣元奶粉公司公关负责人张迎玖表示,确有经销商反映过相关情况,她个人已从网上得知有消费者将致女婴性早熟产品送检...

  武汉三名女婴疑似因食用某品牌奶粉后出现性早熟,乳房开始发育,该消息引起内地消费者的极大关注。此番最受质疑的奶粉品牌———圣元奶粉公司公关负责人张迎玖表示,确有经销商反映过相关情况,她个人已从网上得知有消费者将致女婴性早熟产品送检。

  张迎玖表示,报道提及的三名女婴情况她并不了解,也不确定是否与圣元公司有关,但此前确有武汉方面的供销商跟圣元反映称,有消费者就孩子出现性早熟的情况前来交涉。

  她称,已从网上得知消费者将奶粉送检,但官方检测机构至今未公布结果。“7月中旬曾有消费者前来交涉,公司方面表示让消费者送检,如果产品确实有问题,公司可以提供赔偿。但消费者并未接受该条件。”

  “我们的产品肯定没问题,都是经检符合国家标准后出厂上市的。我们有百分之百的信心。”她表示。

  张迎玖还告诉凤凰网财经,圣元公司产品所有原料都是从国外进口,其间经过出口国和进口国双重检测,符合最高检验标准。

  “婴孩性早熟的成因是多方面的,但不可能是因为食用奶粉引起的。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我们的产品不可能让婴儿性早熟。”

  圣元奶粉:有消费者就孩子性早熟交涉

  小彤,4个月,家住汉口吴家山。

  小霞,9个月,家住汉阳郭茨口。

  小菲,15个月,家住武昌江夏区。

  家住武汉三镇的三名女婴,因一直食用同一品牌奶粉,身体出现早熟特征,乳房开始发育。愤怒的家长不约而同地把祸首指向厂家。

  人民日报旗下的健康时报记者对此进行了一周的调查。

  女婴乳房竟达成年女性

  7月5日,武汉市江夏区的邓女士带着1岁零3个月的女儿小菲来到武汉市儿童医院,蜷缩在妈妈怀抱中的小菲明显要比同龄人瘦小。

  不久前,小菲奶奶给孙女洗澡时,意外地发现孙女乳房处有两个硬核。武汉市儿童医院小儿外科专家江泽熙教授看到小菲明显隆起的乳房,了解了孩子的饮食情况之后,江教授用近乎“斥责”的语气说:“怎么还在给孩子吃这种奶粉,很可能就是因为配方奶粉里面的激素较多,才导致这么早就发育了!”

  在当日的诊断书上,江教授这样写道:检查双乳大,外阴充血,建议停服一切奶粉。

  江泽熙教授是第七、八、九届全国人大代表,中华医学会全国小儿外科分会副主任委员,在武汉当地的记者看来,她是一名具有很强正义感的医生。

  江泽熙的此次诊疗活动被武汉当地电视节目播出,节目曝光了小菲所喝奶粉的包装。看到节目之后,吴家山的张先生和郭茨口的王女士才对各自女儿身体莫名其妙的“发育”恍然大悟———他们的孩子和小菲喝的是同一品牌同一系列的奶粉。

  节目播出的第二天,张先生带着他仅4个月大的女儿小彤赶到武汉市儿童医院内分泌科检查,B超显示小彤右提示为:双乳增大;激素全套检测中,雌二醇水平达到了48.83pmoI/L,而成年女性的参考值最低为22pmoI/L。

  对于这份激素检查单,湖北省妇幼保健院儿童保健科主任医师杨勤教授认为,这种激素检测都没有小孩子的标准,全是成年女性的。四个月的孩子无论如何也不能高于成年女性标准的最低值,“何况现在是大大超出”。

  郭茨口的王女士女儿小霞9个月大,辗转在武汉市儿童医院汉阳分院和武汉同济医院检测后,也得到了和小菲、小彤几乎一样的检测结果,医生的建议也是停服当前奶粉。

  从化验单上看,三个女婴的“雌二醇”和“泌乳素”都较高。“这么高的数据,肯定是有问题的,这些孩子的发育问题要引起关注,奶粉作为唯一的食物来源,必须要停掉并且检测。”杨勤说。不同地区的三名女婴,身体同样过早发育、喝着同一品牌同一系列的奶粉,有着几乎相同的医学检测结果,奶粉作为导致她们早熟的“元凶”仿佛顺理成章,但是医生们都没有肯定这种推测,尽管他们都建议三名女婴停用这个品牌的奶粉。

  商家隔几天就询问赔偿额

  在汉阳郭茨口的小霞家里,记者发现了四个批次的奶粉包装,这四个批次中有三个批次号码是和小彤家里的奶粉批次相同的。而小菲喝的奶粉是罐装的,批次号码只有一个英文字母,但这个字母却是三个重合的奶粉批次号码中的最后一个字母。

  三个家庭购买奶粉的途径不同,小彤家从附近的中百仓储超市购得,小霞母亲从淘宝网站上的官方认证店买的奶粉,而小菲母亲则是从私人经销商处购得。

  不同地区的孩子,却喝同一品牌奶粉;不同的购买途径,批号却惊人地重合。

  广东省一位负责检验检疫的专业人员认为很可能是产奶的环节出了问题。为了催奶,饲养员会在奶牛饲料中添加激素,过量的激素会残存在牛奶中,经过加工到了奶粉里。

  某奶业集团的首席技术工程师表示,牛奶中肯定含有激素成分,但是在一般情况下,只有符合国家标准的牛奶原料才能进入生产环节。在奶粉的生产过程中,添加的其他原料并不含激素。

  在记者采访前几天,该品牌奶粉的营养部门负责人来到了武汉,先后去了小菲家和小霞家。

  在小霞家,该负责人否认奶粉存在问题,说现在好多食品中都含有激素,小霞可能是吃其他食物导致的乳房发育。

  而奶粉商家在小菲家的表现就更令人琢磨不透了。7月15日左右,他们拎着水果到小菲家声称以个人名义来看望孩子,小菲母亲反问:“我和你们非亲非故,你为什么要来看孩子?”

  对方只能承认是某品牌奶粉的代表,而且还要给小菲母亲2000块钱。小菲母亲拒绝了:“如果奶粉没问题,为什么要给我们钱?我们不需要施舍,更不需要可怜!我女儿的健康,不要说2000,就是20万也买不到!”

  但对方听到20万,以为是索要赔偿的额度,声称要回去商量……此后,没隔几天,小菲的母亲就接到该品牌奶粉公司总部的电话,询问是不是要求赔偿20万?

  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检测机构只接受单位申请。武汉一名记者回忆起年三鹿奶粉的检测苦不堪言:“几乎找遍了所有地方,没有任何人重视,也没有任何部门牵头做检验,在三鹿主动承认之前,奶粉始终没有得到检测。”

  “医院不具备检测奶粉所含激素的能力。”医院有关负责人说,医院的设备不足以进行大规模的激素检测,需要药检部门通过专业检验手段得到准确结果。

  湖北省工商局表示,工商局抽检奶粉是没有问题的,关键就在于如何检测。因为在婴幼儿奶粉的检测标准中,并没有“激素检测”这一项目。

  中国奶协常务理事王丁棉表示,对激素的检测、监控是国内奶粉业的一个盲区。“激素出现,主要问题在于奶源供应,但生产商和监管部门也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