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质能发电:初现盈利样本潜伏乱战隐忧

2010-10-25 08:32 来源: 经济参考报
1002 收藏到BLOG
  短短两个月内,国家发改委已两度出台有关生物质发电的扶持政策。而在此前后,相对风能电厂、太阳能电厂等要低调得多的生物质电厂正在改变试探的姿态,业内多家企业明显加快了市场布局步伐。记者10月中旬到我国规模最大且拥有自主技术的绿色能源企业之一―――武汉凯迪控股投资有限公司采访,并深入其旗下的生物质电厂调查,发现这一新兴能源发电领域已初现令人振奋的盈利样本,但同时也潜伏着市场竞争趋乱的隐忧。

  政策利好推动布局提速

  在湖北省京山县凯迪绿色能源开发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许光华的电脑桌面上放着《国家发改委关于完善农林生物质发电价格政策的通知》,发布时间是7月23日。

  “看到这个消息我就意识到生物质发电的春天就要来了!”许光华说,通知将全国农林生物质发电执行的上网电价,统一调高为每千瓦时(度)0.75元(含税)。可以说,上网定价这个困扰生物质发电产业发展的核心问题,有了更加明确的政策支持。

  他介绍说,京山项目2008年4月启建,第一台机组自2009年11月29日起发电,第二台机组自2010年4月15日起发电,这两台机组的年发电量是1.8亿千瓦时,上网电量为1.6亿千瓦时,可以满足全县14个乡镇中的8个乡镇农户用电需求。

  随后,8月10日,国家发改委下发《关于生物质发电项目建设管理的通知》,这意味着影响生物质发电厂产业发展的另一个核心问题―――重复建设、争夺燃料等问题,也从政策上有了明确指引。

  京山县副县长戴光驰说,由于生物质发电可以产生减排效应,因而地方政府的支持力度将会越来越大。以京山项目为例,两台机组每年可减排二氧化硫、二氧化碳等20万吨以上,一旦申请联合国C D M(清洁能源机制)获批,就可以进入国际碳交易市场,既有社会效益,又有经济效益。

  据悉,自2004年起,凯迪在国内2000多个县市就生物质能源项目开展大量调研工作,现已与266个县市签订了建设生物质热电厂合作协议,即利用农林废弃物如秸秆、枝丫柴、稻壳、花生壳、棉籽壳等进行发电和供热。目前,公司像京山项目一样正在发电的生物质能电厂已有13家,另有20个项目获得当地省发改委的核准并在开工建设中。

  此外,继凯迪电力之后,宜昌安能、国能生物、中国节能、韶能股份和等国内生物质发电企业正加速在全国各地洽谈新的生物质发电项目,天壕节能等一些后来者也开始杀进这一领域。

  盈利样本提升行业信心

  凯迪在生物质发电领域抢得先机,政策利好更是推动其布局顺势提速,但是否盈利却一直遭到业内外质疑,甚至一度陷入融资困境。这也难怪,前些年,生物质发电产业建一家亏一家,大大打击了包括决策者在内的各界人士信心。

  在运行近一年后,京山凯迪生物质发电厂副厂长王新华说,我们一年内可以收购24万吨至25万吨燃料,平均每吨成本价在260元以上,可满足现有两台机组正常发电。据测算,每发1度电,就要消耗1.4公斤燃料,成本在0.4元左右,加上管理成本0.22元,一度电的运行成本为0.62元,目前上网电价是0.75元,税前利润可达2000多万元,其中还考虑了机组的折旧等因素。可以说,企业已开始初现盈利势头。

  针对电厂如何保证燃料足额收购的问题,王新华介绍说,京山县是全国有名的粮食加工基地,生物质燃料以稻壳为主,加上玉米棒芯、玉米秆、棉秆、桔秆、油菜秆等生物质燃料,100公里半径内的收购量可达120万吨,而电厂目前的发电容量一年只需25万吨左右,所以燃料来源不成问题。

  湖北省规模最大的粮食加工企业―――京山国宝桥米集团总经理桂忠华告诉记者,过去我们加工稻谷剩下的稻壳往往被作为废弃物烧掉了,后来周边地区的一些企业要去作燃料,但由于运输成本高,载重300吨的车只能装100吨,利润很薄,现在电厂建起后,稻壳根本就不愁销,价格也稳定,每年供应量在2万吨以上。

  电厂还带动了周边农民增收,惠及千家万户。仅以棉秆为例,1亩棉田可以产0 .35吨棉秆,一个村一般有2000亩棉花地,总产量在700吨左右,目前京山凯迪电厂可以收6万吨,以一个村1000户算,涉及农户就达6万户左右。

  目前,凯迪公司已开始发电的生物质电厂还有湖北监利、安徽五河、桐城,湖南益阳,江苏宿迁等,也都先后步入盈利阶段。针对国内一些能源企业先前开发生物质发电项目未获成功,全国人大代表、凯迪公司董事长陈义龙分析说:“除了没有自主技术、选址建设模式不当等外,商业开发模式缺乏持续性和针对性的创新、没有与农民携手建设共赢平台也是重要原因,而凯迪将向电厂卖原料的农民变成了产业工人,旨在建设一个长期稳固的燃料收集网络系统。”

  持续发展还需规范市场

  在电厂现场,记者看到还预留了两台机组的位置。许光华解释说,不把周边县市算在内,每年仅京山县的生物质燃料可供量可达上百万吨,但京山凯迪电厂只能收购20万吨,问题关键在于棉秆、秸秆等收购季节性强,时间紧,如果不及时收,就被回田了。加上这些生物质燃料收购范围广,体积大,重量轻,运输成本高,收购价高了,企业成本不划算,收购价低了,农户则不愿意卖,所以还需要地方出台配套政策。

  收购大户贺桂林说,现在最令我烦恼的就是运输问题,由于树枝等生物质燃料体积大而重量轻,运输成本高,不超宽超高就没法保证利润。目前本地交警部门已经做了“标识”,建了绿色通道,但一旦跨境就很麻烦,建议有关部门尽快给生物质燃料如农产品绿色通道的待遇。

  值得注意的是,“圈而不发”现象有再次抬头之势。有的地方生物质发电项目久拖未建,已引起地方政府和当地农民的担忧。尤其是手头项目较多的企业,下一步必然面临着加快开工节奏的现实压力。

  为确保刚刚起步的生物质能发电行业健康发展,许光华建议国家有关部门要严把技术门槛,以防引发市场混乱。他举例说,国家发改委明确规定100公里范围内不允许重复建设生物质发电厂,但某集团却与荆门市政府签订了15亿元投资计划,准备在辖区内的东宝区、屈家岭和钟祥市进行生物质电厂建设,且还是一期项目,其中只有东宝区距离京山项目在100公里以外,而另外两个电厂选址的距离分别为50公里和60公里。这容易引起燃料市场大战,价格抬高,成本剧增,实力稍弱的企业就会先死掉,进而阻碍行业健康发展。

  湖北省经济与信息化委员会副主任胡树华认为,生物质发电产业发展初期,各方在宏观政策尚未出台的背景下争相圈地引发了区域性投资过热和重复建设等问题,但这一轮竞争是在生物质发电产业政策已经明确的背景下进行的,优胜劣汰未必不是好事。

  也正是看到了这一点,凯迪公司从燃料安全角度考虑规定一个生物质电厂的流转林地至少在7万亩以上,可供应10万吨燃料,一旦市场出现波动,公司储备可以平抑价格。

  据悉,公司已于2008年7月与湖北省林业厅签署协议,计划5年内投入30亿元,在湖北恩施、随州、襄樊、十堰等地的荒山荒坡兴建500万亩“能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