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政府质疑节能减排标准 称已波及到居民用户

2010-11-03 08:44 来源: 南方网
690 收藏到BLOG

  “大家都在等着统计局新的GDP能耗数字,以及各省的能耗增速数据。”某省级能源部门的人士对记者说。

  记者获悉,由于上半年,地方全社会电耗增速超过能源消费增速5个点的比比皆是,个别甚至超过几十个百分点,国家统计局由此特意实施了新的能源统计方案,即各个省市的全社会电耗增速,如果超过能源消费增速5个百分点,该省市将被自动定位为万元GDP能耗上升。

  在第三季度GDP数据公布后,国家统计局和地方正在联合审查各地的能源数字,并特别抽调各地用电数据。因而,新的能耗增速能否低于用电增速5个百分点,就成为决定单位GDP能耗是否下降的生死劫。

  不少地方政府认为,该标准过于严格,不仅打乱了原先的节能进度,还实施了新的监督加码。部分省市实施限电加码,甚至波及到居民用户。

  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统计部主任薛静指出,过去能耗数字一般都低于全社会用电3-4个百分点,按照统计局的方案,一旦地方全社会电耗快于能源消费5个百分点,就判定为单位GDP能耗上升,有一定的道理。

  今年以来,全国用电快速增加,上半年全社会用电量达到20094亿千瓦时,同比增长21.6%,一些省市用电快速增加,增速甚至高达25-60%,但地方上报的单位GDP能耗反而是下降的。

  这引起国家统计局的对地方节能统计作假的警惕。“我们不敢说地方真的作假,但是至少数据不匹配,怎么是单位GDP用电量快速上升,单位GDP能耗却在下降?”一位统计部门的人士说。

  产能和用电矛盾

  根据中电联和国家能源局公布的数字,9月份的全社会用电及工业用电,均出现环比大幅下降的情况。

  当月,全社会用电量3498亿千瓦时,比上月回落476亿千瓦时,降幅为12%;第二产业用电量2445亿千瓦时,比上月回落433亿千瓦时,创09年11月份以来单月用电量新低;当月重工业用电量1939亿千瓦时,环比下降17.3%。

  国家能源局综合司副司长王思强认为,每年9月份都是用电量季节性回落的时候,去年也回落了6%左右。而今年的大幅回落,主要是第二产业用电回落的绝对值占到了全社会用电量回落绝对值的91%。扣除季节性因素,当月重工业用电量增幅已经低于轻工业用电量增幅,说明经济结构在进一步优化。

  不过,由于9月份的工业产品产量未见多少下降,加上工业增速去掉去年的基数原因后仍在加快,所以实际9月份用电可能并未下降到上述的幅度。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前不久就地方钢铁生产情况进行摸底调研时发现,一些地方的钢铁企业限产流于形式,白天限产晚上就加快生产、政府限电企业就自备电继续生产。

  联合金属网行业分析师张代坤也认为,由于很多钢铁厂自备电生产,使得实际产能下降并不是很快。

  数据显示,9月份全国钢铁粗钢产量为5164万吨,仅比上月下降280多万吨。按此速度,9-12月产量共下降约1000万吨,不到机构预计产量缩减的一半。

  此外,发改委和工信部公布的9月份高耗能行业产量表明,10种有色行业也几乎未见减产,水泥、汽车、铁合金、焦炭、平板玻璃的产量,比8月份都有增加。水泥同比增速达到15.8%,平板玻璃产量增速也达到6.8%。

  对于工业用电和全社会用电快速环比下降,工业产品未见多大下降,甚至部分大幅上升的矛盾情况,业界的解释是,很多企业自备用电并未纳入统计。

  一位电力行业专家指出,在规模以上企业,自备电可以自报到统计局,只要是纳入网内的,都能统计。但是脱网的自备电,是无法纳入全社会用电量的。“由于发电要烧油,在年底的时候,这部分自备电的统计,可以反映在成品油消费上。”

  企业自备电机发电的确不少。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会长周德文发现,温州很多民营企业,为了完成订单而不得不采用了自备电加快生产。由于自发电企业增多,柴油也开始紧张,不少企业也不得不购买更贵的议价油。

  目前,浙江、江苏、河北、广西等地,因为节能任务完成难度大,均采取了对企业实施总量用电控制的办法,甚至部分地区居民用电也受到影响。

  数据背离?

  各地采取限电措施,导致企业自备电发电,进而引发电力统计下降或者转换的情况,根本的原因在于今年上半年以来的地方节能数据问题。

  今年上半年,各地的单位GDP能耗下降比较快,或者降幅不大,不过很奇怪的是,各地的单位GDP电耗大部分在上升,而且上升很快。这引起国家统计局对地方统计“失真”的担忧。

  “按照道理,单位GDP能耗下降,和单位GDP电耗下降,应该是趋势一致的,现在好多省份是相反,即使不说是数据作假,但是肯定数据有问题。”统计部门的一位专家说。

  据悉,今年上半年全社会用电量增速达到21.6%。今年前三季度增速是18%以上。由于全国的上半年、前三季度经济增速均不低于12%,因此今年以来的全国单位GDP电耗都是上升的,各地也都如此。国家也确认,今年上半年单位GDP能耗是上升的,约上升0.09%。

  不过,地方的情况不一样,很多省是全社会用电狂增,能源消费速度居然低于GDP,使得单位GDP能耗是下降的。比如内蒙古、河南、山西、重庆、湖南、河北、甘肃等地,全社会用电上涨在20~40%之间,单位GDP能耗却同比下降1~4%。

  为此国家统计局发文要求,各地、全社会用电总量增幅如果超过全社会能耗增幅5个百分点,国家将直接判定该地区万元GDP能耗上升。这也引起几乎所有省份的震动。按此标准,上述5个省市都应判定为单位GDP能耗上升,而不是公布的下降。

  但是一些省市的电耗增速远远快于能耗增速,并未导致单位GDP能耗上升,也不一定是数据作假。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统计部主任薛静告诉记者,全国的全社会电力消费,大约占到全社会一次能源消费的40%左右,并未占到能源的主要比重。同时有些省份电力消费占总能源消费的比重小,在电力消费增速快时,总能源消费慢,导致能源强度下降并非无可能。

  “关键是要看具体省份,有些省煤炭消费量大,电力消费比重小,其实这些省份能源消费太快,以及环境问题,可能更突出。”薛静说。

  事实上,这个电耗和能耗数据不匹配的问题,很多地方都注意到了。浙江省经济与信息化委员会副主任凌云指出,今年上半年全社会用电增长20.6%,高出 GDP增幅8.9个百分点,不仅拉动全省总能耗10.6%的高位增长,而且导致单位GDP电耗上升8.0%。“用电快速增长成为当前节能降耗最为突出的矛盾。”

  节能攻坚战

  主管部门对于地方减排作假,或能耗快速上升的警惕,没有降低。

  今年前三季度,主要高耗能行业的节能取得了明显进展。比如1-9月份主要行业化工、建材、黑色冶炼和有色金属冶炼四大行业用电量的总和,占全社会用电量比重是32.5%,已经低于1-5月份33.3%的比重。9月份当月比重更是降到了31.4%。

  但工信部新闻发言人朱宏任指出,尽管三季度高耗能行业能耗大幅增长的局面基本得到控制,“但当前节能减排的形势仍然不能掉以轻心”。

  每年的四季度,都是工业能耗较快增长的时候,“如果工业能耗得不到控制,将对完成全年节能减排的任务带来不利影响”。

  地方也更加重视节能问题。安徽省经信委电力能源处副处长卞忠庆告诉记者,安徽尽管不会对所有的企业限电,但是第四季度将对高耗能行业实施限电。这样做的目的,是确保第四季度的最后3个月能完成“十一五”节能指标。

  此前,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新的用电统计要求,安徽测算发现,第四季度需要将全社会电力消费进行总量调控,使全年社会用电消费总量控制在1074亿千瓦时左右,同比增速在13%以内。由于今年1-8月份安徽全社会电力消费量增长超过18%,节能压力不轻。

  四川省近期召开节能专题工作会议,提出严格控制用电总量增长,特别是限制工业用电过快增长。严格控制新上高耗能项目,对已经建成但尚未投产的高耗能工业项目,从10月份起一律暂缓投产,省电力公司和地方各级电网企业暂缓供电。

  四川省副省长王宁指出,今年是完成“十一五”节能降耗目标任务的收官之年,节能降耗目标任务是硬约束,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下最大的决心,花最大的气力,做最大的努力,形成攻坚合力,全力打好第四季度节能攻坚战,毫不动摇地完成节能目标任务,不折不扣地落实各项节能措施”。

  而湖北统计局副局长叶青告诉记者,目前国家以参考用电来佐证节能的措施取得了较好的节能减排效果,下一步要如何将这个措施变成节能减排的长效机制,否则到了明年,地方能源和全社会用电加快又会卷土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