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能减排“变异”:降耗冲动下的错杀式淘汰

2010-12-01 09:55 来源: 财经国家周刊
1626 收藏到BLOG

  距离“十一五”收官还有40天,节能减排开始进入冲刺阶段

  近日,国家发改委公布全国30个省市前三季度节能减排目标完成情况,其中辽宁等5个省市节能降耗预警等级为一级,江苏等5个省市为二级,其它20省市处于三级预警。

  而根据国家发改委的预警等级定义,一级预警为节能形势严峻,须及时、有序、有力启动预警调控方案;二级预警为节能形势比较严峻,须适时启动预警调控方案;三级预警为节能进展基本顺利,须密切关注能耗强度变化趋势。

  按照统计报告,1/3的省市节能形势仍很严峻。而当节能减排直接挂钩“一票否决”后,各地对节能降耗的重视毋庸置疑,在这种形势下,限产、拉闸限电、柴油机发电等针对性举措层出不穷。这样的节能减排,对居民生活,对企业生产,对经济发展,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降耗“冲动”

  当节能降耗演变成“节能降电”后,激进、冲动的降耗手段频繁上演

  11月12日,孙广才又到门口的小商店里买了100根蜡烛,当拉闸限电让电灯成为摆设后,这些蜡烛是他未来一个月的主要照明工具。

  孙广才是安徽滁州市全椒县的一个普通居民。半个多月前,全椒县委书记、县长语重心长地给全县人民写了封公开信,希望“广大居民和社会各界”支持限电。10月28日,该县出台控电方案,“为保障居民基本生活用电,实行分时供电,供电时段为:6:00~8:30;11:00~13:30;16:00~23:00。”

  居民开始抢购蜡烛。进入21世纪就很少使用的蜡烛,又成为他们生活的必需品。不过,有更为“聪明”的选择。通知发出当日,全椒县的蜡烛和柴油发电机全面脱销,大量的中小企业则仰仗柴油机发电维持生产。

  就在全椒县控电方案出台的同日,国家工信部新闻发言人朱宏任在国新办的发布会上表示:绝不允许个别地区以完成节能减排目标为名,采取拉闸限电影响群众生活的行为。

  但朱宏任同时表示:工信部将坚定不移地推动和完成节能降耗,即“十一五”期间,全国万元GDP能耗标准较之“十五”末降低20%。

  距离“十一五”收官仅余一个多月,“节能降耗”的任务日益紧迫,工信部的“坚定不移”也促使各地“下铁的决心、用铁的手腕、以铁的纪律”推动降耗,并将之与官员乌纱紧密挂钩。中央强令推行的节能降耗在地方渐渐变异成为“节能降电”。

  指标式限电

  今年6月的节能考核“新政”让电耗成为万元GDP考核的标杆,而这一“新政”直接推动的结果是:各地开始制定月度用电指标。这也是拉闸限电的主要动因。

  11月12日,全椒县经委相关负责人向《财经国家周刊》透露了该县的用电账本:按照滁州市政府的用电指标,截至10月19日,全椒县全县用电超标355万度,到了10月27日,超标用电量增至388万度。

  为完成上级政府的用电指标,全椒县只能将超标电量在随后的时间内分解均摊。10月28日,该县下发《控电方案》,要求自10月30日至11月10日,全县日用电量为66万度,而到11月10日,全县日均用电量调控目标为31.6万度。上述经委负责人表示,该县调控前的日均用电量接近100万度。

  为了完成指标,全椒县开足马力拉闸,从10月20日开始,该县日实际用电量降到56万度,相当于平时的一半。

  自10月中旬开始,按照县里的停电方案,县城每天停电11.5小时,而农村则每天停电13.5小时。

  比全椒县拉闸力度更大的是与全椒接壤的明光县,该县城区每天上午11:30~12:30供电、下午17:00~19:30供电,而农村只在每晚18:00~20:00供电,其它时间一律停电。

  “不停电怎么办?市里给出了全年的用电指标,我们只能层层分解。”明光县宣传部一位人士说。他告诉记者,自己的父母住在农村,其孝敬父母的一些肉产品大都坏在断电的冰箱里了。

  突如其来的考核“新政”让全国各地的节能降耗大户都倍感压力。按照最初的综合能耗计算办法,山西省朔州市今年前3季度的万元GDP综合能耗同比下降了16.54%,但其万元GDP电耗却同比增长了3.65%。

  根据用电指标,朔州市2010年全年用电量不得超过62.87亿度,月均用电量5.24亿度,而11、12两个月,该市的用电指标只留下7.4亿度,月均用电量仅剩3.7亿度。

  “一方面要保GDP,另一方面要降低电耗,压力非常大。”温州市经贸委副主任李祖言在接受《财经国家周刊》采访时坦言。

  尴尬的拉闸

  今年下半年,位于杭州千岛湖边上的农夫山泉同样产品的两个工厂遭遇了冰火两重天的对待——淳安县的工厂被要求限产停电,而位于建德市的工厂则被鼓励生产。

  淳安县和建德市都属于杭州市管辖,前者系浙江为数不多的欠发达县市,其万元GDP能耗标准只有0.38吨标准煤,远低于2009年年底全国1.027和浙江省0.74吨标准煤的能耗标准,这一能耗标准甚至低于日本的能耗。

  除了农夫山泉和千岛湖啤酒公司,整个淳安县几乎没有任何大型工业企业,即便如此,淳安县仍旧需要完成浙江省制定的节能降耗和用电指标。

  和淳安不同,建德市集中了大量化纤等高耗能企业,该市不但在拉闸名单中放过了农夫山泉工厂,还鼓励该工厂多生产。“(建德市)随便关停几个小钢厂、小水泥厂就能完成降耗指标。”杭州市经贸委一位负责人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节能降耗对于耗能指标本来就低或欠发达地区更为严峻。

  “我们能怎么限电?把酒店关了,让来千岛湖旅游的游客都住帐篷?”淳安县经贸局一位负责人告诉《财经国家周刊》,农夫山泉是淳安县最大的用电企业,调控农夫山泉的用电量能够起到立竿见影的作用。“实际上我们也不忍心,农夫山泉的能耗可能只有0.1吨标准煤。”

  “让淳安完成20%的(节能降耗)政策性指标?这不可能!”杭州市经贸委副主任徐虎告诉《财经国家周刊》,综合杭州市整体节能降耗的情况,杭州市并没有强令淳安县必须完成20%的政策性指标,在与省里一番讨价还价后,整个“十一五”期间淳安县的降耗指标定为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