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向生变:风电由“宠儿”变“弃儿”

2011-2-11 08:18 来源: 新京报
543 收藏到BLOG

  曾经被资本市场看好的新能源概念风电如今却被投资者“抛弃”。

  同样是风电设备巨头,2007年金风科技上市首日股价上涨250%,曾创造风电概念的“神话”。3年之后,金风的竞争对手,后来居上的华锐风电在年初上市首日却遭遇破发,大跌9.59%。

  国家能源局新能源与可再生能源司副司长史立山表示,“风电运行不稳定,不能作为电网的主要支持力量,只能是适当参与电网调峰。”

  2011年1月,中国资源综合利用协会可再生能源专业委员会和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联合发布《中国风电发展报告2010》,从2005年至2010年,国内风电装机经历了5年的翻倍增长,截至2010年底中国的风力发电装机以4183万千瓦超越美国成为全球第一风电大国。

  在装机容量快速增长的同时,国内风电的电价由每度1元以上降了50%,与此同时由于电网建设滞后无法承受如此之大的装机量,内蒙古等地的风电场开始出现“弃风”现象,也就是说风机所发的电力由于无法进入电网而白白被浪费掉。

  面对新一轮政府发展可再生能源的计划,风电似乎也不再是首选。

  5年之间,风电究竟如何从“宠儿”变成了“弃儿”?

  政策扶持催生电企“跑马圈地”

  “每年的两会期间,电力企业负责人会见各省领导都是重头戏,而寻求新能源的发展合作几乎都是交谈的重点。”一位研究人士透露。在多项政策支持下,五大发电集团不惜成本跑马圈地。

  “中国风电市场的发展几乎主要是靠政策支撑的。”国内一家知名基金公司经理的概述一点也不为过。

  2005年,《可再生能源法》正式颁布,以法律形式明确提出国家将实行可再生能源发电全额保障性收购制度。这给予了投资者信心。

  2007年出台的《可再生能源中长期规划》中又明确规定,权益发电装机总容量超过500万千瓦的投资者所拥有的非水电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容量,到2010年和2020年应分别占比3%和8%以上。

  而在国内超过500万千瓦的投资者多是央企和地方大型发电集团,也意味着主要发电集团发展风力发电是一项任务。

  在多项政策支持下,中国风电发展步入快速轨道。占据国内60%发电市场的五大发电集团开始跑马圈地,在各地建设风电场。各地地方政府也将风电发展纳入地方经济发展战略中。包括甘肃酒泉在内,目前国内已经有7个千万级的风电基地,并都计划将其打造为“陆上三峡”。

  虽然在风电开发之初,成本较高,风电电价较高,但为了获得风电资源,不少企业仍是不惜亏损取得项目。一位资深电力研究人士表示,“那时候要获得项目拼的其实就是企业的抗亏损能力。”

  他介绍,在每年的两会期间,电力企业负责人会见各省领导都是重头戏,而寻求新能源的发展合作几乎都是交谈的重点。曾有媒体披露,在北方某省,一家企业本已与当地政府签订了风电项目协议,确定了开发区域,没想到省里直接安排来了一个更大的央企,于是该企业手中的项目作罢,先前的协议也等同于一张废纸。

  2011年新年伊始,能源大省山东有20个建设项目获得发改委批准,16个为新能源建设项目,其中12个为风电项目,华能、国电、大唐、华润等电力巨头均在其列。

  其实这样的圈地行动还在继续上演,并开始蔓延到海上。在2010年9月国内首轮海上风电特许项目的招标中,多家央企电力集团报出令业界瞠目的超低价。央企中国电力投资集团更是两次投出0.6101元/千瓦时的全场最低电价,这一价格不仅逼近目前我国陆上风电价格,甚至也低于一些地区火电的高峰电价。这一价格被普遍认为将注定亏损,因为业内的普遍预计海上风电保本电价大约为1元每千瓦时。

  风电概念“失宠”资本市场

  就在中国成为世界的风电大国之际,问题也不断显现。一时间风电似乎已“失宠”,风电并网问题越来越突出,政策的加持力似乎也开始失效,资本市场也不再看好这个新能源概念。

  2007年12月26日,风电设备制造商金风科技在A股上市首日,就以138元的价格强势开盘,以131元的价格收盘,较其36元的发行价,上市当日涨幅超过250%。但同是风电设备巨头,并后来居上的华锐风电虽以90元的发行价创下最贵IPO纪录,但在2011年1月13日交易首日就破发,跌幅达到 9.59%。

  三年时间里,资本市场似乎对风电概念失去了耐心。一位基金经理表示,“国内的风电已经经历了高速发展期,而且风电上网问题没有解决,现在盈利主要依靠的是政府补贴。”

  风电上网问题的确是行业发展的瓶颈所在,2008年一项统计数据就显示,国内有三分之一的风机处于空转状态。也就是说由于电网公司的电网输送建设滞后于发电厂的建设,一些风电厂在装机后,所发的电能无法输送给电网,因此发电企业也就无法实现有效发电,从而实现盈利。

  电监会此前曾指出,电网建设与风电场建设不配套是并网问题无法解决的重要原因。电网企业也曾表示发电企业和地方政府发展风电的热情过高,没有兼顾本地的电网建设规划。但其实目前电网建设由电网公司投资,而风电场建设则由发电企业来建设,在建设风电场的热情上发电企业与地方政府的热情与电网企业并不同步。

  电网公司的一位专家则表示,风电运行并不平稳,并不能作为电网的主要支撑力量,因此同样规模的风电还要配备相当的火力或者水电资源,换句话说,解决风电上网问题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并不是有了电网就可以上。

  对风电失去信心的不仅是A股投资者。2009年底,国电集团旗下的龙源电力集团以亚洲最大的风力发电商的头衔在香港上市,以每股8.16港元的发行价筹资171.36亿。在龙源风电的带动下,其他两大央企发电集团华能集团和大唐集团旗下的新能源公司相继计划在去年底赴港上市,但因市场低迷华能集团最终放弃了如期在香港上市,盘子较小的大唐新能源虽如期上市,但上市首日就破发。

  即便龙源电力执行董事、总经理谢长军表示2010年公司盈利将翻番,资本市场对于风电也不再像往年。

  国内一位知名基金经理说,“风电看起来很赚钱,但龙源风电从上市以来就很少有基金经理在这只股票上挣过钱,伤了很多基金经理的心。”截至2011年1月28日,龙源电力港股报收7.02港元,上市一年来其股价下挫了14%。

  ■ 分析

  政策变调 风电进入暮年?

  除了并网问题,在经历了5年的成倍增长后,未来风电能否保持快速增长以及国内的风电政策似乎也都“变了口风”。

  近日国家能源局新能源与可再生能源司副司长史立山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与风电、太阳能发电目前还面临上网问题,以及生物质发电还要解决原料收集等问题相比,我国的水电开发已经具备了完备的系统,水电具有加快建设的条件。”

  “十二五”期间中国每年的水电新增装机将达到2000万千瓦左右。

  这是否意味着,风电已进入暮年?

  史立山说,“风电运行不稳定,不能作为电网的主要支持力量,只能是适当参与电网调峰。”这表明风电只能在电网中充当配角。

  目前的共识是,水电和核电的发电成本要明显优于风电,且水电、核电运行稳定。

  瑞信去年12月一份研究报告显示,目前国内风电、火电、水电、天然气、核电这五类电力供应结构中,其总发电成本分别为418元/兆瓦时、354元/兆瓦时、296元/兆瓦时、616元/兆瓦时、220元/兆瓦时,水电和核电的成本优势十分明显。

  但中国可再生能源协会风能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秦海岩对风电的发展依然乐观,他认为要实现中国政府到2020年非化石能源占到一次能源消费比重15%的承诺,意味着到2020年风电的装机容量应该达到2亿千瓦左右。

  以目前国内风电装机容量才4000万千瓦出头计算,在未来十年,平均每年新增的风电装机容量应该能达到2000万千瓦左右。但即便2011年新增装机达到2000万千瓦,2011年风电装机的增速也仅为50%左右,今后每年随着基数的增加,增速也将递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