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油管爆炸事故原因下周或定论 受损认定困难

2010-7-23 07:59 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
780 收藏到BLOG

  事故原因下周或有定论

  大连输油管道火灾爆炸事故已过去6天。昨天,记者从现场获悉,事故结论可能会在7月27日左右出炉,下周或有定论。目前,事故调查组仍在继续了解事故发生的各个细节。

  大连市安监局副局长孙本强介绍,18日上午,辽宁省成立大连输油管道爆炸事故的联合调查组,对事故原因展开调查。调查组包括辽宁省安监局、公安厅、公安消防总队、监察局、总工会等部门工作人员与专家。

  事发时的值班员、管理员和操作人员已在接受调查,与爆炸有关的利比亚籍油轮也被扣在了大连湾。

  记者昨日在中石油大连储油库现场看到,中石油10多位工作人员聚集在储油库外围的临时工作站点。站点内搭建了两个雨棚,专门用来接待各方调查人员。环境监察部门、调查组部分人员在7月21日都曾来过该站点盘查事故细节。

  昨天,调查组的成员还专门提出,要中石油方面提供储油罐及管道等部分的损坏设施,以便详查。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整个事故调查将会持续近一周,可能出结果的时间会在7月27日、28日。

  记者还获悉,因大连新港输油管道爆炸事故停输的新大线(新港至大连石化公司)一线原油管道管输已经恢复,正以每天4.5万吨的输量向大连石化供油。截至7月21日12时,大连石化公司已累计接收原油6.6万吨,炼化生产正逐步提量。

  对于此次事故的初步原因,交通运输部的一份公告中已有所透露。

  交通部表示,30万吨原油船“宇宙宝石”轮在大连新港中石油原油储备库卸油过程中,由于原油储备罐陆地管线在加催化剂作业时发生爆炸,引起火灾,并导致部分原油泄漏入海。

  但添加剂为何会引燃管道,业界各持己见。

  中石油在解释管道火灾爆炸事故时表示,管道出现了闪爆,引发了火灾。宁波实华原油码头有限公司的一位高管对本报表示,添加剂加入时,很有可能是与油管壁摩擦,产生了静电,导致管线爆炸。

  中国石油大学储运系系主任李自力认为,虽然是加了添加剂,但是当时管道里可能混进了空气。

  另有媒体报道称,爆炸事故与第三方公司祥成商检在添加催化剂过程中操作不当有关。添加催化剂的原因是该原油产自委内瑞拉,含硫量较高,需要进行脱硫。但祥成商检内部人士在接受本报采访时予以否认,“公司并不生产和操作催化剂,我们只是对进入港口的油品重量等做一些检测。”

  当地的一位火灾目击者则对本报说道,爆炸是由于操作工人对于管道阀门的开关动作出现失误引起的。“当时,石油管道的进口阀门开着,而出口则关了,原油被打入管道后,对管道阀门的压力瞬间变得很大,造成了事故。”

  不过,宁波实华原油码头的一位工作人员则表示:“输油管上确实有很多阀件(即阀门)。但输油途中,不是所有阀件都必须要打开,会有一套完整的程序。无论如何,整个流程要通过自动化程序来设计好,再输送油品。”

  大连新港原油污染损失谁埋单?

  7月16日傍晚发生在大连新港的输油管爆炸事件,已对当地的旅游、渔业等产业产生较大影响,一旦责任方界定,必然会面临巨额索赔。

  不过,这场事故的责任方究竟是谁,还要等待事故调查组的结论。

  由于原油污染涉及多个产业,事故责任方如何进行受损认定、采取何种赔偿方式以及具体的赔偿额,都还是未知数。这起事件是否会开创中国海洋污染赔偿的先河,也值得关注。

  三大产业受影响

  此前,《新京报》的报道称,大连新港油管爆炸后,初步估计有1500吨原油流入了海洋。中国海监船19日13时30分监视结果显示,受污染海域约430平方公里,其中重度污染海域约为12平方公里,一般污染海域约为52平方公里。

  据记者掌握的情况,泄漏的原油污染大连当地海域所影响的产业主要有三个。

  首先是渔业。现在正处于禁渔期,尽管靠近原油泄漏地的新港码头产鱼不多,但分布在周边地区如瓦房店、庄河等处的渔民担心9月捕鱼季节到来后难打上鱼。大连海洋渔业局的一位人士表示,现在该局也在统计相关受损数字,“影响是一定有的。”

  养殖业也将是受影响的行业。昨天,生产贝类产品的獐子岛(002069.SZ)董事会秘书王欣红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公司每天24小时有人瞭望海面,监控污染扩散的情况。“截至7月22日,还未发现污染进入广鹿岛。”广鹿岛是该公司距事故地最近的养殖区域,约50公里远。

  受影响的行业还有旅游业。在大连的金石滩、泊石湾以及老虎滩等著名旅游景点,记者都看到了大片原油污染区。泊石湾最大一处的污染区大约有40平方米。

  尽管已有千人在金石滩附近除污,但金石滩的相关负责人对本报估计,今年因为污染而带给旅游区的损失至少在1000万元人民币以上。

  1~7月,大连市接待国内外游客1916万人次,同比增长16.7%;实现旅游总收入259.2亿元,同比增长22.3%。虽然目前尚没有大连海域受污染影响旅游业的确切数字,但单从金石滩海滨浴场80%的退团量来说,前景不容乐观。

  受损认定有困难

  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律师王科峰告诉本报,如果从赔偿角度看,渔业和养殖业有所不同,“渔业的渔民是否属于受害主体不好说。因为渔业是海洋中自然形成的。养殖业则是养殖户将某种海产品的幼苗放在固定区域去养殖,赔偿主体清晰。”

  不过比较BP公司在墨西哥湾的污染赔偿,大连的渔民仍可能会得到补贴。据媒体报道,BP除了发给渔民每日1200美元清污补偿费外,还针对渔民的损失发放每日80到120美元的补贴。

  而本报记者从渔民处了解到,参加油污清理的渔船每天可获得1000元的清污补贴。但中石油、大连市政府方面都未确认该数字。

  上海市润华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张伟称,在事故责任方确认后,旅游业经营者、渔民及养殖业主们可以向责任方要求赔偿,但一个难题在于,不少企业的收入每年都不固定,该向责任方索赔多少金额,不易定论。

  张伟认为,受损方需先对损失情况做详细统计,再与企业商议补偿。“但要留意到一点,如果海洋生态平衡被打破,养殖业可能会遭遇到无法在某地进行长期养殖的尴尬。这将是责任方和受损方争议的焦点。”张伟说。

  赔偿不应“一锤子买卖”

  关于海上石油泄漏赔偿金额,我国目前还没有法律细则可循。

  在沿海各地,也普遍存在着海洋环境保护行政执法难、处罚难、追究难等问题,这使海洋生态保护面临诸多困境。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专家表示,我国海洋方面的法律法规,普遍缺少具体的执行标准和配套的实施细则,致使大量法律漏洞存在,从而无法真正地做到追责,使其在实际执行中仍然处于尴尬的状态。

  王科峰表示,如果大连石油管道爆炸案确认了责任主体,那么最可能的做法肯定是对其进行行政处罚。

  但依照相关规定,海洋行政主管部门也只能对责任方处以最高30万元的罚款。

  即便是受损方可获得赔偿,由于损失认定的复杂性,一次性赔偿的做法存在缺陷。

  BP原油泄漏给美国墨西哥湾造成灾难后,美国政府已将原先的原油泄漏赔偿责任限额从7500万美元提高到了无限责任。随后BP答应成立一只200亿美元的基金,用于支付其对海洋生态以及各个相关行业的赔偿费用。但目前在我国,尚未有类似的基金出现。

  张伟认为,尽管中美相关法律有所不同,但中国企业仍可尝试实施这种赔偿制度。他认为,这种制度可做成一种长期行为,比如石油、石化企业每年可拿出一笔钱放在基金中,以便应急。另外,该基金的成立也便于政府监管企业的污染赔偿行为是否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