蜱虫咬伤检查费村民负担不起:一口咬掉10年收入

2010-9-26 07:35 来源: 《新京报》
954 收藏到BLOG
  

9月11日,73岁的崔先生手捧妻子蔡云芳生前照片。

  9月13日,曲清香(右)和老伴展示长达两米的“价值”十多万元的治疗单据。 本报记者 黄玉浩 摄

  ■ 核心提示

  同是疑似蜱虫咬伤,山东蓬莱的患者要做数十到上百项检查,花费数万元;在河南商城,患者则可能花费几千元———因尚未分离出病原体,医院对疑似蜱虫传播疾病的治疗,体现出强烈差异性。

  而因财力、人力有限,基层防控体系对于疑似蜱虫传播疾病的宣传、防控尚有诸多无能为力,也使得当地疾控部门难以全面掌控。

  对此,有关专家和基层防控人员均呼吁,希望国家尽快将疑似蜱虫叮咬所致疾病,纳入法定报告传染病中,并由财政进行帮扶。

  曲清香是蓬莱市北沟镇南王绪村农民,以种植葡萄为生,一年收入一万多元。

  今年6月20日,她在葡萄地里被蜱虫“咬”了一口。这一口,咬掉了10年的收入。

  2米多长的账单,100多项检测。

  在蓬莱市人民医院重症室住院25天,共花费11万3千元治疗费,64岁的曲清香这才“蜱口”脱险,保住性命。

  曲清香不明白为何要检测100多个项目。而她所用的多西环素为何在河南可以报销,在山东则不能。

  9月10日,山东省卫生厅通报关于蜱虫的问题。该省累计发现“发热伴血小板减少综合征”182例,死亡13例,其中,蓬莱市26例,死亡6例。部分病例有明确的蜱虫叮咬史。

  从河南、江苏、安徽等地通报的情况来看,该病病例出现日益增多的趋势,且今年通报的死亡病例高于往年。

  记者调查发现,虽然卫生部门强调该病可防可治,不过在此病的确诊治疗过程中却暴露出基层卫生防疫的一些问题,例如如何宣传预防、如何诊疗,甚至药品的报销范围等,均待规范统一。

  高额诊疗费与无法确诊

  曲清香通过新农合报销了2万5千元,但她和老伴仍为8万多元的债务发愁。

  在蓬莱,遭遇高额诊疗费的不只曲清香一人。

  皂户于村于佩河,花费10万元后死亡;北李庄村鲁永华,花费5万元后死亡。

  今年7月,铜井村85岁的老太太马淑玉,也在蓬莱市人民医院确诊为“发热伴血小板减少综合征”。治疗14天,花费4万多元。

  检查做了70多项,用了各种药。后来每天要补充4个血小板,一个1400元。

  家属决定放弃,回家准备后事。“我们实在没办法了,到后期住院一天5000多,当时人已经没意识了,我们又拿不出钱。”马淑玉的女儿王桂明说。

  放弃治疗的马淑玉,回家后却逐渐苏醒过来。她吃了外孙买来的维生素营养品后,身体开始康复。

  蓬莱湾子口村的蔡云芳则没那么幸运。7月22日,在烟台毓璜顶医院住院4天后,蔡云芳死亡。共花费12418元,其中检测与化验费合计4000多元。她也接受了70多项检测,包括血清、巨细胞、乙肝、丙肝、梅毒和艾滋病毒检测(人体免疫缺陷病毒抗体检测)等。

  记者采访中,多名疑似蜱虫叮咬患者的家属,对一些医院动辄几十项的检测提出质疑。这些患者的化验、检测费占到治疗费一半左右。

  当地一名乡镇医院院长介绍,因乡镇医院、县级医院无能力治疗,蜱虫咬伤患者只能去蓬莱市人民医院。他做过调查,每个治愈病人平均花费3万到4万,死亡患者花费则在6万以上。他说,蓬莱山区农民人均年收入4000多元。

  而记者了解到,在同为蜱虫重灾区的河南商城县,病患的医疗费用一般在数千元至一万元左右。

  商城县人民医院副院长王德强说,一般而言,除非有严重的并发症,治疗疑似无形体病可以控制在几千元之内。

  被质疑“天价诊疗费”,蓬莱市人民医院副院长秦焕玉认为,如此多的检测是必需的,“因为病人多有高烧不退症状,我们要先检测是不是霍乱,是不是非典,是不是禽流感,等等。”

  秦焕玉承认这种检测的花费很大。他说他们 (微博)也没办法。因为分离不出病原体,就无法确诊,也没有特效药,只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研究空白下的治疗差异

  今年夏天,河南商城县也出现许多被蜱虫咬伤的病例。当地疾控中心通报的数据显示,今年4月至9月中旬,商城县共发现疑似无形体病例120个。

  河南省疾控中心副主任许汴利对记者说,蜱传疑似无形体病的治疗并不复杂,也不昂贵。他曾经在一个乡镇卫生院调研时发现两名患者,“按照我的治疗方案,在那个卫生院治好了他们的病,三四天就能下病床。”

  商城县人民医院副院长王德强介绍了他们医院的诊疗方案。他们在2008年4月遇到第一个疑似无形体病患者,展开了全院大会诊。一个月后,一个医生在卫生部网站上发现了“人粒细胞无形体病的防治指南”,院里就打印下发,再次会诊学习。

  王德强说,现在遇到疑似患者后,院里都会按照指南上的规定,对病人进行血常规、尿常规、粪常规、心电图、肝肾功能、电解质、胆红素等项目的检查,这些项目要求的检测水平和费用都不算很高,也都在新农合的报销范围。一些危重病人,还会依据其既往病史和现有症状,加上脑CT、肝脏CT等比较贵的检查,不过这些同样可以通过新农合报销。

  对于为什么没像商城人民医院那样根据卫生部指南进行诊疗,蓬莱市疾控中心副主任王治电解释说,因病原体至今没分离出来,患者是否由无形体细菌造成的,蓬莱患者是否与河南商城病人患有一样的病毒,两地为害的蜱虫是否为同一种类,目前都是未知。

  流行病学专家、中国医学科学院黄建始教授认为蓬莱疾控中心的解释是一种托辞,但这种托辞又是合理的,毕竟还没有相关研究结论。

  2006年安徽发现第一例疑似无形体病例,并出现传染和病患死亡。由于未分离出病原体,今年卫生部专家将其暂定名为“发热伴血小板减少综合征”。今年9月,中国疾控中心在商城县宣布分离出新型布尼亚病毒。

  一名流行病学专家认为,疾病名字会变化,也表示对此疾病还不确定,也就无法让基层医院去参照‘无形体病指南’进行规范诊疗。

  日前,卫生部专家组成员、中国疾控中心病毒所主任王世文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由蜱虫传播疾病具体致病病原体尚未最后确定,还需要进一步研究。

  旧指南与新病名

  蔡云芳去世后,儿子崔洪良在网上搜索了许多关于蜱虫致病的资料。他搜到了卫生部制定的《人粒细胞无形体病预防控制技术指南(试行)》,该病由蜱虫传播,症状和母亲的极为相似。

  崔洪良还发现,指南中明确指出,治疗该病时慎用激素,以免加重病情。而蔡云芳的用药清单中有胰岛素、地塞米松磷酸钠等激素类药。

  “为什么市人民医院不遵照指南中的警示?”崔洪良感到疑惑。烟台毓璜顶医院拒绝了记者的采访请求。

  蓬莱市人民医院副院长秦焕玉说,他们在治疗时也使用过激素用药。

  他解释说,指南上所说的无形体病是一个确诊的病,而现在的“发热伴血小板减少综合征”是一个不确定的病,他们针对患者出现的某些症状,只能使用激素药品。

  一名流行病学专家也认为,这确实是一个问题,当把无形体病改名为“发热伴血小板减少综合征”后,基层医院也就有理由不遵照原来指南的警示了。

  无形体病防治指南中要求,做好各级卫生机构的宣传,这一点也被忽视了。

  崔洪良说,他们村以前根本不知道什么叫无形体,也不知道蓬莱山区常见的蜱虫叮咬能导致这种病。蓬莱湾子口村的村医崔大地说,没有卫生机构来宣传过。

  蓬莱市第二人民医院主管医疗的王姓副院长称,蓬莱地区早在2007年时就出现过蜱虫咬伤人的情况,2008年烟台市和蓬莱市曾向县级医院下发过卫生部颁布的无形体病防治指南,“但是大规模出现蜱虫伤人是从今年开始的,之前没听说过有人被咬致死”。

  蓬莱市疾控中心副主任王治电称,今年6月份,他们接到市人民医院第一例疑似蜱虫叮咬案例报告,并对病人进行了个案调查和流行病学调查,“我们采集了相关样本送交上级部门,但没有证据显示患者是被蜱虫咬伤患病。”

  王治电说,7月份以来,蓬莱市疾控中心配合省、市两级疾病预防控制部门展开了无形体病调查,“对疑似病症患者进行的检测发现,无形体检测均为阴性”。

  “病人携带的病原体目前是否分离出来,省疾控中心还没给我们反馈,是否与河南商城是一样的蜱虫叮咬携带的布尼亚病毒,现在还不可知。”王治电称,“未确定疫情的情况下,我们不能宣传,以免引起更大的恐慌,对群众也是不负责任的”。

  财力、人力亟待加强

  蓬莱45万市民,只30人在门诊中做防疫疾控工作,“根本无法完成疾控任务”

  据商城县卫生局副局长李贤峰介绍,2008年起,他们对辖区内医生尤其是村医,进行了数次培训,要求尽快发现疑似病例,防止误诊误治。 即便如此,在今年夏天,当地依旧有村医等基层卫生系统人员,对疑似病例误诊。

  李贤峰也有他的苦衷。

  据他介绍,去年商城县财政收入刚过亿元,县财政支出一年11亿元左右,10亿元差额全靠上级财政转移支付。

  该县去年投入公共卫生1000多万元,今年县卫生局机关财政预算800多万元———包括县医院、农合办、疾控中心等在内,“典型的吃财政饭。”

  其中,县疾控中心有106人,财政预算是140余万元。

  商城疾控中心主任余芳说,该中心流行病控制科共有12人,在2003年之前,疾控中心甚至没有一辆工作用车。只能骑自行车、摩托车去搞流行病调查。

  今年5月底,商城被中国疾控中心设为无形体病的监测点,不过商城县没有因此获得上级财政的支持。

  今年7月,疾控中心印制了数十万份“发热伴血小板减少综合征”的宣传页,还是卫生局特批的费用。

  商城县19个乡镇共有22所卫生院,每所卫生院,有一名副院长和两三名医护人员负责疾控和计划免疫等工作。而负责疾控的人员,工资几乎是最低的,他们要忙于日常的免疫接种以及数十种法定传染病的防治上报等工作。

  蓬莱当地的疾控人员也遭遇相同困境。

  “人手根本不够。”北沟镇卫生院院长称,整个卫生院一共18个人,只有两名防疫人员,十多个村庄几万人口,又都住在山区农村,“几乎每个月都有疫苗接种任务,全院的人都要出去干,蜱虫不是法定上报传染病,我们没人去专门宣传”。

  蓬莱市疾控中心负责人透露,目前全市45万人口,15个乡镇级的预防接种门诊,目前只有30人在门诊中做防疫疾控工作,“根据国家要求,从事公共卫生工作的人员应是卫生系统工作人员总数的20%,目前缺口达1/3,防疫工作量巨大,根本无法完成疾控任务”。

  针对这次蜱虫的疫情,蓬莱市疾控中心已向市财政申报资金,用于解决蜱虫防控的宣传和防疫的人手问题,希望能购置相关药物分发给村民,“能否批下来,现在还没有消息”。

  河南商城县卫生局局长徐迪说,在媒体大规模报道之后,县里已批准为乡镇卫生院配置一名业务能力强的疾控医生,编制和工资都独立出来,由卫生局直接解决。

  流行病专家黄建始认为,蜱虫致病事件也充分说明公共卫生教育的重要性,而目前国内从事公共卫生工作的人还比较少,缺乏资金和制度保障,他呼吁国家在公共卫生领域继续加大投入。

  呼吁纳入法定传染病

  卫生部专家介绍,蜱虫可防可控并且病死率很低,公众不必惊慌

  9月9日,有媒体报道称蓬莱市一名医生透露,截至7月14日,他们一家医院就接收蜱虫叮咬致死患者11例。

  当天,山东省卫生厅疾控处处长宗玲在接受采访时称,截至当日省卫生厅还没有接到一例蜱虫致死确诊病例的报告。

  按照无形体病预防指南中的要求,该病需要按照乙、丙类传染病上报。但在采访中,无论是河南商城还是山东烟台,许多应承担上报功能的乡镇卫生院均未按要求上报。

  蓬莱疾控中心副主任王治电承认现在关于该病上报还有可完善的地方。“目前中心还无法掌握全部患者的详细情况,一些死亡病例可能并未被纳入官方统计口径。”王治电说,即使是蜱虫叮咬致死,目前此病也不是法定报告病种,医院可以报可以不报,疾控中心无法了解所有病例“是有可能的”。

  蓬莱市人民医院副院长秦焕玉说,如果病人死亡在医院,应由所在医院向同级疾控中心报告,但前提是此病为法定传染病,医院才有法定上报义务。

  秦焕玉认为当务之急,应尽快研究出病原体,并将该病纳入法定报告传染病。河南商城疾控中心的负责人也表达了相似愿望,并且希望国家对该病予以更多重视,由政府财政进行适度帮扶。

  王治电介绍,目前蓬莱疾控中心在积极消除蜱虫带来的恐慌,并加强防控工作。

  据新华社报道,蜱虫叮咬致病的情况已引起卫生部高度重视,积极组织专家研究、探索此类疾病的病因。

  9月中旬,卫生部派出专家赴河南调查蜱虫中毒疾控、医疗救治等情况。据介绍,中国疾控中心专家已分离出“新型布尼亚病毒”。有关专家表示,目前来看这一病毒主要由蜱虫传播,是可以治疗的,而且病死率很低,公众不必恐慌。

  卫生部专家组近日已将“人感染新型布尼亚病毒病诊疗方案”上报,卫生部批准后这个方案就可出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