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部门联手查抄低价买死猪黑窝点

2010-11-04 08:05 来源: 京华时报
681 收藏到BLOG

1.记者暗访时,拍摄到越野车向黑窝点运送死猪。

2.一辆面包车将死猪肉运到肉铺内。

3.一名嫌疑人被带上警车。

4.黑窝点内的砧板上脏乱不堪。

5.工作人员在越野车上查获死猪。

6.黑窝点的冰柜内存放着分割完的死猪肉。

  黑窝点低价买死猪批发上市

  知情人说购进一头死猪仅几元钱多部门联手查抄

  在海淀区田村路附近一处平房内,隐藏着一个经营死猪肉的黑窝点。该窝点收购死猪的价格低得吓人,知情人说,一头死猪只要几元钱。经过简单分割后,这些死猪肉流向早点摊、小饭店和一些肉铺。

  经过连日蹲守暗访,记者摸清了该窝点的运作流程。11月2日晚,在获取证据后,记者带领工商、动物检疫、公安等部门的工作人员,将黑窝点查抄。两名嫌疑人落网,一人在逃。动物检疫部门称,这些死猪肉未经检疫,是否是病死猪还有待检测。目前,此案仍在进一步调查中。

  暗访

  死猪送进黑窝点

  10月中旬,有读者致电本报,称在位于海淀区田村路附近的碧桐园小区西北侧有一排平房,暗藏着一个销售死猪肉的黑窝点。这一窝点已经存在近一年,每天晚上9点半以后,都会有一辆越野车,将一车死猪拉到这里。以前拉死猪的是一辆捷达车,后来因生意越来越火,才改用越野车。

  10月29日,根据读者提供的地址,记者找到了这处黑窝点。黑窝点的位置非常隐蔽,唯一的一扇小门朝着铁路,门前是坑洼不平的土路,铁路的另外一侧是工地。如果没人带路,很难找到这里。

  记者在隐蔽处观察到,晚上9点前,平房内一直漆黑一片,门板上还上着锁。9点刚过,一女子骑自行车至此将门打开,随后一辆黑色轿车停在门口,车上下来一名身材矮胖的男子,二人先后进入平房。

  9点40分,一辆挂着京LW0705牌照的越野车缓缓开来,车尾对着平房的小门。开车的男子下车后先环顾四周,然后打开车的后备厢,和屋里的一男一女一起将后备厢内的死猪卸下。

  记者看到,所有的死猪都没有猪头,看上去只有成年猪一半大小,且皮毛已经被褪掉。三人将死猪搬进屋后,直接扔在泥泞的地上,屋里根本没有专用案板。

  装卸死猪的过程持续了10多分钟,十几头死猪被卸下。司机和屋里的男子交谈几句后驾车离开。

  分割死猪凌晨销售

  随后,记者驱车跟踪那辆越野车,试图找到死猪的来源。但司机非常谨慎,一发现有车在后方,立即将车停在路边,甚至突然急转弯后将车停下,待后车开过后再继续前行。

  为了不引起对方的注意,记者没有强行跟踪那辆越野车,又返回到黑窝点。

  黑窝点的门关着,里面传来分割肉和肉摔在地上的声音。透过门缝,记者看到,一男一女正拿着工具按照不同的位置分割猪肉,分割好的肉装进大塑料袋,然后放进一旁的冰柜内。

  二人分割肉的技术很熟练,不到一个小时,这十几头猪就全部被分割完。大约在晚上12点,一辆灰色面包车开了过来,取走两袋肉后迅速离开。

  窝点里的人非常小心,经常停下手头的活儿,到外面观望,甚至拿着手电筒在附近“巡逻”。

  流向早点摊及肉铺

  10月30日凌晨,窝点里的人离开,他们的住处距离窝点大约一公里。那名女子先骑着电动三轮车,将一些需要送货上门的猪肉送出去,这些肉大部分被送到附近的小饭店和早点摊。

  11月1日凌晨5点半左右,记者再次在窝点附近蹲守时,发现来此买肉的车逐渐增多,大多数买肉的人都开着面包车来取货。其中,一辆挂着京LP8711牌照的面包车开到窝点门口,装走大量猪肉,记者随后开始跟踪这辆车。

  面包车一直开到丰台区大成路附近,而后在一家肉铺门前停下,肉铺上挂着“双汇冷鲜肉”的牌子。黑窝点的死猪肉就这样上市了,售价与市场价相仿,或者便宜一两元钱。

  白天,那辆面包车仍然停在肉铺门前。周围的居民告诉记者,这辆车就是这家肉铺的进货车,但从哪里进的货他们都不清楚。

  几元钱收一头死猪

  据知情人介绍,这些死猪肉肯定不新鲜,走近时能闻到一股臭味。肉不是按斤收的,而是按头计算,价格非常低廉,一头猪甚至不到10元钱。

  黑窝点里的人是对夫妻。窝点很小,大概也就八九平方米,里面只摆放两个冰柜和一些道具架子。

  知情人说,晚上12点前,肉基本都被分割完毕,从凌晨开始,就会有人来取肉,取肉的高峰期在凌晨5点半以后,要得多的会把车开进去,要得少的会将车停在路边,等里面的人送出来。“来此取肉的都是一些熟客,没有人介绍很难将肉买出来”。从死猪的价格和体型上判断,这些肯定不是正规屠宰场出来的肉,有可能就是病死的小猪。供货方着急出手才卖得这么便宜,上市后,这些肉与正规肉混在一起卖,中间差价绝对是暴利。

  这位知情人强调,他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这样的肉根本就没有经过任何检疫。虽然每天只有几百斤,最多的时候也不过千余斤,但在一年的时间里,这些肉不断地流向市场,得有多少老百姓受骗上当呀,如果这些肉是病死猪肉,后果更是不堪设想。

  查抄

  联合执法查抄窝点

  前天晚上9点多,本报记者带领海淀工商、动物检疫、公安等部门的工作人员前往非法加工死猪肉的窝点。

  当时,窝点外有交警正在设卡查酒后驾驶。记者注意到,窝点内漆黑一片、空无一人。工作人员分析,窝点里的人很可能是为了规避风险才关门的,但不会因此断了生财之道。

  在经过一个多小时的等待后,交警陆续撤离。就在交警撤离后的两三分钟内,运肉的越野车便出现在窝点门前,但当时窝点的一男一女还没有出现。又过10多分钟,窝点里的一男一女陆续赶来。

  三人没有像往常一样卸肉,而是分别向三个方向走去,巡视周围的情况。

  工作人员当机立断,立即下车开始行动。三人见状转身就跑。窝点里的女子和送肉的司机被控制,女子曾试图冒充路人蒙混过关被识破。

  在黑窝点前,执法人员发现一辆黑色雪佛兰科鲁兹轿车。民警查询发现,该车车主姓李,登记地点为石景山。民警打电话给李某,让对方来取车。然而,来取车的却是一名姓王的河北籍男子,他声称是李某的朋友,来替李某开车。

  在这辆科鲁兹轿车上,民警发现了不少票据,上面写着“里脊”、“排”的数量以及钱数。记者看到,票据上记录的日期中有今年7月份的。在车上,民警还发现了李某的驾驶证等证件,确定车主李某正是逃走的男子。

  嫌疑人不肯说名字

  工作人员从司机身上起获越野车的钥匙,并打开车的后备厢,一股刺鼻的臭味迎面而来,工作人员被呛得直捂鼻子。只见后备厢里整齐地摆放着十几头已经褪完毛的死猪。

  工作人员又用女子身上的钥匙打开窝点门。记者看到房间内脏乱不堪,也同样散发着臭肉味。七八平方米的屋子里,摆着切肉的工具、砧板,还有两台冰柜,其中一台冰柜装满已经分割好的肉,另一冰柜是空的,但明显有放过肉的痕迹。

  据了解,送肉的司机自称是江西人,来北京不久。他说,每天晚上他开车到平谷,会有人跟他接头,将肉装到他车上,他再直接拉到窝点。价格低得吓人,都是按堆儿算的,几头死猪堆成一堆儿也就几块钱。这名男子声称他干这行时间不长,属于机缘巧合,但至于是什么样的“机缘”,男子拒绝回答。

  被控制的女子自称是河北人,并声称自己就是老板。当记者问她这些肉卖到何处时,她声称是卖到养狗场。

  两名嫌疑人随后被带到田村派出所。面对民警的讯问,那名女子一会儿说自己姓严,一会儿说自己姓李,而她所说的身份信息,民警几次核查,发现都不对。二人不配合调查,甚至连姓名都不说。

  结果

  死猪肉未经检疫

  工作人员表示,该加工点没有证照,属于无照经营。

  动物检疫部门的工作人员表示,这些肉不是出自正规屠宰场,未经过检疫。虽然是死猪肉,但是否为病死猪肉,还需要送检才能最终确定。在检测结果确定后,将会根据结果对当事人进行处罚。如果是病死猪肉,当事人可能被追究刑事责任。

  据了解,按照《食品安全法》规定,经营腐败变质的食品,经营病死、毒死或者死因不明的禽、畜、兽、水产动物肉类,经营未经动物卫生监督机构检疫的肉类等,由有关主管部门没收违法所得、违法生产经营的食品和用于违法生产经营的工具、设备、原料等物品,违法生产经营的食品货值金额不足一万元的,可罚款2000元以上5万元以下,货值金额在一万元以上的,可罚款货值金额5倍以上10倍以下。构成犯罪的,将依法追究刑事责任。(记者肖岳袁国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