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味精诱发环保旧伤 回应不一或因利益之争

2010-11-18 11:08 来源: 公益时报
收藏到BLOG

  核心提示:当梅花味精集团准备再一次进入资本市场时,又被自己的“环境账”挡在了面前,进入11月份以来,梅花集团因一封来自河北省霸州市的群众举报信再次身陷“环保门”。此时,距离五洲明珠在上海证券交易所公告公司重大资产出售及以新增股份吸收合并梅花生物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重大资产重组方案,才过了三天。

  梅花味精污染事件调查

  梅花味精诱发“环保旧伤”或因利益之争

  刚进入11月的第二天,《经济参考报》的一篇题为《梅花味精污染难题久拖未决,村民多年不敢喝地下水》的文章在网络上掀起轩然大波。

  这篇报道指出,一封来自河北省霸州市的群众举报信,举报在位于河北省霸州市的河北梅花味精生产基地(下称梅花味精)周边,烟尘污染严重,十余个村庄的居民饮用水不同程度受到污染。当地村民不敢喝地下水已经很多年了。

  该报道称,国内味精生产企业巨头梅花味精被当地群众举报称:十余个村庄的居民饮用水不同程度受到污染。

  紧接着,多家门户网站争相转载这篇报道。短短数日,就有数万网友跟帖评论。同时,更有河北网友爆料,每次在保津高速途经梅花味精生产基地时,都能闻到刺鼻的味道。

  《经济参考报》在报道中指出:霸州市堂二里镇多位村民表示,梅花味精是当地政府树立的“明星企业”。然而,在他们眼里,梅花味精却是污染大户。村民们说,梅花味精不仅污染农田,还对空气质量和地下水带来严重威胁。

  文中提及的梅花味精污染只有附近村民的“口供”,而未得到官方证实。而且在廊坊市环境监测站所看到的对梅花味精废气和废水污染源的季度抽检监测报告显示,废气监测项目均为达标排放,废水各污染物检测值均符合标准限值。

  事实真相究竟怎样?梅花味精是否还存在严重的污染问题?《公益时报》记者进行了实地调查。

  记者调查:

  周围垃圾成堆 土地龟裂发黑

  其实,此次关于梅花味精的污染报道并不是第一次。在2009年5月,因污染问题,梅花味精就被央视节目《焦点访谈》曝光并被罚款停产整改。

  梅花生物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由创立于2002年的河北梅花味精集团有限公司整体改制而来,是从事玉米深加工的大型企业,农业产业化国家重点龙头企业。

  11月5日,《公益时报》记者专程从北京前往位于河北省霸州市的梅花集团一公司,当即将进入保津高速的胜芳镇收费站时,就能远远地看见标有“99梅花味精”的广告牌,在这块硕大的广告牌上,清晰地可以看到倪萍民生大议 (微博)手拿梅花味精。

  进入霸州市胜芳镇的堂二里镇后,由于周边工厂众多,这里的天空灰蒙蒙一片,即使是在上午11点,能见度也较低。

  在距离保津高速出口不到一公里处,梅花味精一公司的牌子正好被其门口的一颗树挡住了,致使记者来来回回找了很多遍才找到。记者看到,梅花味精一公司门口右侧的车棚里停放了许多自行车和摩托车,大门里树了一块“梅花集团公司员工六讲六不”的标语,在上午11至13时,不时地有货车和工人进入出工厂。

  在距离一公司厂区10米处的洼地,到处是浑浊的臭水和堆积着各种垃圾。沿着梅花味精左侧的小道一直走,记者发现旁边的一条河流已经干涸,露出河流下的土地已经发黑并且裂成一块一块,每块干裂的土地间有五六厘米的距离。再往前走一点便有一个满池飘满绿色浮萍的水塘,污浊的脏水和池塘两侧堆满了垃圾,让这里散发着难闻的气味,而这个小池塘与梅花味精只有一墙之隔。

  而让记者惊讶的是,从梅花味精厂延伸而出的排污管有近50厘米的半径,这些如同长龙般的管子沿着路边一直伸向远方。据了解,从2009年5月7日,梅花味精的污水就不向污水池排放了。现在生产基地污水经公司污水处理厂处理后进入胜芳城市管网。

  记者跟随从梅花味精厂出来的排污管走了约五公里,始终没有看到其最终排污处。但是,管道沿路的河流已经干涸龟裂,并且寸草不生。

  住在距离梅花味精不到300米的当地居民告诉记者,每天还是能闻到从梅花味精飘来的难闻气味,空气质量确实不行。

  霸州市回应:

  污染问题根本不存在

  在查看了梅花味精一公司周边环境后,记者拨通了廊坊市委宣传部的办公电话。一位工作人员在得知《公益时报》记者的来意后,称此事要请示下领导,看如何处理,并让记者留下姓名和手机,说得到领导回话后会与记者联系。

  在大约五分钟后,这位工作人员向记者打来电话,说相关领导让我们直接联系霸州市相关政府部门。

  当记者反问“梅花味精的污染问题不归廊坊市管吗?”在电话另一边的工作人员解释,“因为霸州是个县级市,根据属地管理的原则,梅花味精的问题还要与当地部门联系。”

  霸州市市委宣传部一位李姓的部长得知《公益时报》记者来调查梅花味精污染问题时,详细地向记者解释了梅花集团的现状。他对记者说:“11月3日,得知有媒体报道梅花集团的污染事件后,霸州市政府非常重视这个事件,当天晚上7点左右便召开了紧急会议,并组成了一个专门的环保小组调查梅花集团。”

  上述李姓部长非常坚定地说:“通过环保小组的调查后,梅花味精的现在的污染状况与媒体报道不符。”他说,这篇报道所写情况还是2009年《焦点访谈》曝光之前,梅花集团所存在的问题,在曝光之后,其环境污染问题都已整改,该集团凡是环保不达标的生产都已关闭,根本不存在现在报道的污染问题。”

  “梅花味精即将上市,居民们很担心上市后企业会不会扩大生产规模?造成新一轮的污染?”《公益时报》记者问,上述李部长马上斩钉截铁地说:“肯定不会有污染,这个你放心。”

  李告诉记者,这件事情他们已经上报给上级领导,并希望记者不要再对梅花集团进行任何报道,称梅花集团即将上市,之所以有媒体报道其还存在污染问题,可能是集团利益方面的问题。

  而此时,李部长表示还有其他事情,并说明会有梅花集团一公司所在的堂二里镇相关负责人向我们详细介绍梅花味精的情况。

  梅花味精:

  得知是记者采访电话立即挂断

  大约四十多分钟后,堂二里镇一位自称姓付的女工作人员拨通了公益时报记者电话,记者问了几个关于梅花味精的问题,该工作人员都说自己不知道,还反问记者:“李部长是怎么跟你们说的呢?”这位工作人员还一再邀请记者去堂二里镇,但当记者表示希望能采访到关于梅花味精的一些事情时,她表示她也不清楚。

  “你们那边有梅花味精负责人的联系方式吗?”在《公益时报》记者的要求下,这位工作人员很爽快地便告诉了记者一个姓刘的副总经理的手机。并称要了解事情真相最好就是直接找梅花味精的负责人。

  但是,当记者拨通她所提供的梅花味精一位刘姓副总经理的手机后,对方先问记者是谁?当记者说出身份后,对方称记者打错了便立即挂断电话。难道是手机号出了错?记者找到堂二里镇工作人员再次核对后再次拨打便无人接听。

  堂二里镇的工作人员解释道:“也许我们这里登记错了,还是这位副总经理换了手机号也说不定。”

  经参记者:

  我保证报道内容的真实性

  既然霸州市市委宣传部李部长认为梅花味精被曝光的污染问题根本不存在,那么《经济参考报》所刊发的文章《梅花味精污染难题久拖未决 村民多年不敢喝地下水》是虚假报道吗?

  11月10日,记者与发表此文的记者李二峰取得了联系,李二峰告诉《公益时报》记者,他和同事郭煦于10月中下旬对位于霸州市的河北梅花味精生产基地进行了实地考察和采访,他一再强调自己对文章内容负责,并保证内容的真实性。“我们肯定保证内容是真实的,你们也去现场采访了,具体究竟是个什么情况你可以根据你们自己看到的情况来写,反正我对我自己写的内容负责。”李二峰说这话的语气很坚定。

  记者将霸州市市委宣传部李部长称其报道的污染问题根本不存在一事转告给李二峰时,他表示,就在文章刊发后不久,是有相关部门来找过他所任职的报社,并称现在事情已经解决。《公益时报》记者追问相关部门是否是霸州市委宣传部?李二峰记者说具体不清楚,反正现在事情已经解决了,至于是什么样的解决结果,他本人也不清楚。

  在快结束采访的时候,李二峰记者还强调了一句:当地部门肯定不会说自己那里不好的!

  网友疑问:

  污染问题被曝光为何总在其上市的节点?

  多年以来,污染一直是梅花味精亟待解决的难题。早在2009年5月,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节目曾曝光了梅花味精的污染问题。而在2009年5月央视节目曝光前,梅花味精与五洲明珠(600873)已经在商谈重组上市事宜,并接近了成功的边缘。

  节目播出前一周,2009年4月29日,五洲明珠发布公告,公司拟出售大部分资产并定向增发约9亿股吸收合并梅花味精,其时梅花味精集团的初步估算价值约为58亿元。按照2008年2月国家环保总局(现环保部)联合证监会推出的‘绿色证券’政策,环保不过关的将不能上市或再融资。

  但经《焦点访谈》曝光后,资本市场对梅花味精的重组上市一片悲观,此前连续7个交易日涨停的五洲明珠的涨停态势在5月8日被打开。

  不知道是否巧合,一年后,2010年9月30日,五洲明珠在上海证券交易所发布公告表示,公司重大资产出售及以新增股份吸收合并梅花生物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重大资产重组方案于9月29日获得证监会有条件通过。就在这一消息公布之后,其梅花集团的“环保门”再次被有关媒体大肆报道。而报道的由头是:一封来自霸州市的群众来信……

  有网友也提出了自己的质疑:“如果污染问题一直存在,为什么媒体曝光的时间总和其公司上市的进展紧密相连?”

  对于媒体的曝光,霸州市市委宣传部李姓部长对《公益时报》记者表示:2009年焦点访谈曝光之前,梅花集团确实存在一些环保方面的问题,但在曝光之后,霸州市政府对梅花集团的环保问题进行核查、对存在的问题要求其整改,但是环保问题在2009年5月之后都已整改,对环保不达标的厂梅花集团都已关闭,根本不存在现在报道的污染问题。他说,因为梅花集团即将要上市了,这中间可能是因为集团利益之间的问题。

  记者手记:

  梅花味精要彻底整改 村民应得到赔偿

  先看看梅花味精近年来的环保表现:据梅花味精称,其自2002年成立以来,一直致力于企业发展和环境保护协调发展,企业用于环保设施的投资总数占固定资产总数的28%,拥有污水处理厂3座、UASB厌氧反应器16座、好氧组合生化池3座。梅花集团污水处理厂达标排放水河北分公司和通辽分公司的COD值分别为150mg/l和100mg/l,明显优于国家味精工业污染物排放标准线200mg/l。

  2008年,梅花集团炉内喷钙工程完成,在线监测通过廊坊市环保局验收通过,实现与廊坊市环保局联网。同年,梅花集团斥资1000万美元与加拿大签订技术合作协议,引进5套电除雾设备,用于复合肥生产过程中的尾气处理,该设备可以有效除去尾气中的细微粉尘和水蒸气中的有机物成分,效率高达99.5%。

  2008年9月27日,国家环境保护部发布新的“味精工业清洁生产标准”,梅花集团各项指标均已达到国际清洁生产先进水平,作为行业龙头企业,梅花集团在产能占比不断提升的同时,逐步改进生产技术,摆脱高污染、高耗能的局面。

  就是这样一家自称在环保方面取得硕果的明星企业,其环保面纱背后确是劣迹累累的污染恶行。

  2009年5月,央视《焦点访谈》即曝光梅花味精以种树为名租用大量田地,却用来排放污水,导致浓烟笼罩厂区周边,土地被撂荒,树木枯死,周围庄稼减产,村民们求告无门。

  日前,《经参》又报道,这些地至今仍荒着,大片的污水坑散乱分布其上,污染比去年更加恶化,已经污染了10余个村庄的饮用水,村民几年不敢饮用地下水。并且,原先梅花味精对每亩地还有补偿,去年5月被曝光之后,污水直接排至霸州市胜芳镇城市管网,梅花味精便不再发补偿了。

  对这样重大的污染行为,环保部门和当地政府要么敷衍了事,要么袖手旁观。究其原因还是地方利益。

  2009年梅花味精净利润2亿多,向霸州市上缴税款1.72亿,而2009年霸州市地区生产总值216亿元,财政收入20.47亿元,按此数据计算,梅花味精上缴利税占该地区财政收入的近9%。

  排污事件案发时,霸州环保部门称梅花味精是国控企业,霸州环保局对它没有检测权限。河北省环保厅“经调查核实,问题较为严重”,廊坊市环卫局也不过罚了梅花味精81万元,追缴排污费4.8万元。

  另外,霸州市政府2009年5月颁发的《关于梅花集团环保问题核查、整改情况及处理结果的通报》称,梅花味精对相关问题进行了整改,一分厂淀粉车间与味精车间已经停产。整个处理只字未提对受害村民的赔偿问题。

  这让人不禁想起前不久的紫金矿业有毒废水泄露事件。由于处罚太轻,让一些企业敢于铤而走险,冒天下之大不韪破坏自然环境,伤害老百姓。事实证明,在巨额的赔偿面前,让紫金矿业董事长陈景河后悔不已,“避免这次事故所需的工程也就是几个亿,而现在除了面对赔偿和处罚超过7亿元外,紫金矿业的品牌形象已如英国石油一般,成为破坏环境的企业代名词,而这已不是短时间三五年能够恢复的。”

  千亩农田被毁,十余个村庄的居民饮用水被污染,不管出于何种原因,污染带来的后果都将是灾难性的。这还仅仅是一家企业,若放眼全国,由污染造成的生命健康损失就更无法估算了,单就经济方面,据中科院测算,目前由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造成的损失已占到GDP总值的15%,这意味着一边是9%的经济增长,一边是15%的损失率。环境问题,已不仅仅是中国可持续发展的问题,已成为吞噬经济成果的恶魔。

  因此,不管出于何种原因,也必须让村民讨回公道,让污染企业得到应有的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