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排在国内也应施行"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

2010-11-30 11:24 来源: 人民网
648 收藏到BLOG
  《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16次缔约方会议暨《京都议定书》第6次缔约方会议29号在墨西哥海滨城市坎昆开幕,为期12天的会议将继续就气候变化问题进行磋商。人民网邀请中国社会科学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所所长潘家华就此与网友进行了在线交流,文字实录如下:

  主持人:您刚才提到对不同的地区应该有不同的政策,我理解是不是意味着在温室气体减排方面,在我们国家内部比较发达的地区和欠发达地区,也应该实行“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这样一个原则? 

  潘家华:客观上,就应该是这样。我们在气候变化国际谈判中,要求发达国家率先垂范。原因就在于,发达国家有资金、有技术、有管理能力,发展已经饱和。像欧美发达国家,发展已经饱和,第三产业占主导,美国第三产业超过70%,欧盟也超过70%。所以,他们应该有能力、有技术、有条件率先减排。

  对于中国来讲,道理应该是一样的。中国现在有地区差异,沿海地区、中部地区、东部地区,地区差异比较大。东部地区发展已经接近饱和,东南沿海地区、长三角、珠三角地区,现在就没有土地再开发利用了,已经饱和了。

  经济上,浙江、广东、上海、江苏,这些都是属于经济上特别发达的地区,他们人均的GDP现在已经是属于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了,北京现在都已经接近于高收入水平了,因为已经有这个能力,而且有这个技术。

  关键问题在哪呢?中国现在排放,实际上地区差异也比较大,上海人均排放已经是9.7吨,9.7吨是什么概念呢?现在欧盟也就是11吨、12吨这个水平,法国只有5.7吨,瑞典只有6吨,上海人均水平已经超过法国、瑞典,和欧盟的平均水平差不多了。

  还有日本东京,人均只有5吨,上海现在人均的温室气体排放已经超过东京的一倍了。现在你说上海不减,你让宁夏、甘肃、西部地区去减,它没什么可减的。你让农村减,农村人均电力消费只有城市的四分之一,你让它去减?没有什么可减的。我在国际上就说,美国人均20吨,你减上一吨,有什么了不起。但是对于埃塞俄比亚,人均只有0.08吨,你让埃塞俄比亚减一吨,他不吃不喝能行吗?不可能。他本来只有0.08吨,怎么减?

  中国现在也是属于这样,东中西部差异比较大,城乡差距比较大,穷人和富人差距比较大。现在富人住着大别墅,三五套房子,三五套房子是什么?都是属于碳的存量,都是属于排放。穷人现在蜗居,还属于“蚁族”,他有多少可以排放的,他想排放也没有地方可以排放。

  所以,我们就说,在中国,这些富人、这些发达地区,有能力、有条件、有技术,就得要率先垂范,先把碳降下来。给国内的穷人做一个榜样,你就低碳了,咱们也可以跟着低碳。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这个不叫“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的原则,而是叫“率先垂范”,根据实际情况,做出一些差异的对待。所以,国家在温室气体排放的目标控制的分配上,也应该针对不同地区、不同产业结构、不同发达水平,在目标分解上应该有所体现。

  然后,对于消费,特别是对于这样一些高的消费,应该有所打压,中国现在这一小部分富起来的人,简直是不知天高地厚,不承担社会责任,任意挥霍浪费,不光是在中国,还跑到美国,涉足房地产、奢侈品的消费,这在世界上都有名。这也是别人为什么说中国不是发展中国家,这一小部分富人,人不多,但是他是从中国众多的老百姓中间、纳税人钱中间,收集起来的这么一些钱财,集中在这一小部分人手里面,他们就把钱不当钱。

  国际上到处抢购,奢侈品浪费。而中国老百姓基本生存现在还保证不了。所以,如果不对这部分人加以遏制的话,我们的低碳社会就建立不起来。所以我们还要从消费者入手,对于富人奢侈、浪费性的排放,要加以遏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