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靠重演血铅事件矫正“污染政绩观”

2011-1-07 20:10 来源: 华商晨报
606 收藏到BLOG
  自2010年12月底,受安徽怀宁县博瑞电源厂铅尘污染,已有200多名当地儿童被送到安徽省立儿童医院接受血铅检查,血铅超标儿童达100多名。怀宁县环保局表示,他们早就下发了停产通知,但附近的居民说博瑞公司一直在偷偷生产。

  智力下降,写字也不行,好动,老说头发昏,挑食而且学习成绩下滑厉害。血铅中毒对孩子的摧残与毒害令人恐惧,更令人愤怒。那么,到底是污染工厂太狡猾、太猖狂,还是环保部门监管不给力?这值得追问。

  事实上,因为污染企业造成血铅中毒的情况并非个别,比如郴州血铅事件的教训就十分深刻。从郴州市环保局的工作记录来看,从建厂到生产,环保部门对重污染冶炼企业先后10次发文责令停产。但是,环保局的十道“令牌”都没能关闭污染企业,直到爆发“血铅超标”事件,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在湖南省政府直接干预下,污染企业才被关闭。尽管怀宁县环保局没有下十道停产令牌,但是从博瑞公司无视停产通知一直偷偷生产,直至酿成重大血铅中毒事件的现实来看,执法疲软几乎是环保部门的通病。

  在此,我想说两则旧闻。一则是:为了关停辖区内的两家污染企业,江苏省仪征市环保局几任环保局长、书记联名举报污染企业四年;另一则是:黑龙江省召开全省环境执法暨应急管理工作会议,邀请10余家媒体参会,而对哪些企业仍在违法排污等情况一概“保密”。

  其他地方的环保局奈何不了污染企业,怀宁县环保局恐怕也没有三头六臂。听了仪征市几任环保局长书记举报污染未果,与黑龙江环保部门为排污者保密的消息,我们或许可以理解,怀宁县环保局执法疲软也有其“苦衷”。

  事实上,很多环境污染企业,特别是政府重点保护的利税大户,环保部门均“无能为力”。如果环保部门地位不独立,人财物配备都受制于当地政府,没有强制执行权,环保部门有心对污染企业作出了处罚、停产决定,也撼动不了污染企业一根毫毛。

  其实,环保局遭遇执法尴尬是普遍现象。种种事实表明,要破解环保执法难题,单凭环保一个部门的战斗力远远不够。政府切实转变环保观念,痛下决心改革政绩评价体系,落实环境污染问责机制,扣除官员的“污染政绩”,才是问题的关键。无论如何,到了必须铲除拿环境换GDP的现实土壤,遏制住官员制造“污染政绩”冲动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