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价就断货?下一个“鱼精蛋白”会是谁?

2011-9-20 10:24 来源: 南方日报
收藏到BLOG

  如果公立医院以药养医的机制不变,高价药自然比廉价药受欢迎——道理很简单,只有开高价药,医生的“提成”才会多,医院的利润才会高。

  药物鱼精蛋白今年下半年曝出缺货,但它并不是偶发事件。去年年初,沈阳、南京、扬州等多个城市的医院均不同程度地出现了注射用红霉素断货的现象,有的医院甚至在春节前就已经断货。

  再往后推几年,2006年,上海儿童医院的重症监护室里两次被下达病危通知的患儿不得不等待着一种救命药——经典特效药复方磺胺甲唑注射针剂。2005年,上海儿童医学中心为一位白血病患儿曾急寻救命药“环磷酰胺”。还有记者在武汉遍寻14种经典老药,其中80%不见踪影。这几件事例都曾唤起人们对廉价老药消失的反思,然而在反思中,廉价又好用的老药,却前赴后继的出现断货。原因几乎都是指向:降价之后价格低所致。

  往更深处找原因,有人感叹是医改的荒谬:一切医改,都从药改开始并停留在药改;医改就是降价;发改委定一切价格,但不管市场有没有供应;卫生部管招标,只管把价格砍下来;药监局管质量,脱离实际无限提高标准,造成成本不断上升。结果就是:企业逼急了——我不做还不行吗?

  如果公立医院以药养医的机制不变,高价药自然比廉价药受欢迎——道理很简单,只有开高价药,医生的“提成”才会多,医院的利润才会高。在这个意义上,只有从医改宏观视野入手,切断医院与药品之间的利益链条,让药品回归其单纯治病的属性,廉价药才不至于总是“要死不活”。

  基本药物制度施行以来,国家发改委先后27次对上万种基本药物降价,其结果却是越来越多的降价药从市场上消失。有三甲医院透露,一些低价药经常出现“中标死”,因为购买不到好用又价廉的药,临床上只能给患者用贵的药。今年几个月前,四川蜀中制药公司生产的板蓝根被质疑以苹果皮作原料,因而被国家药监局查处,就是个教训。据了解,蜀中制药中标的板蓝根10克、20袋规格的中标价格是2.35元,牛黄解毒片12片每袋的价格仅为0.1元,藿香正气水每盒10支装的价格也只有1元。

  还是那些反复强调的老话,当药品价格低到无法补偿原辅料及包装成本时,企业要么停产,要么为了生存想方设法降低成本,低限投料、以次充好、不足投料,甚至偷梁换柱,这就必然导致药品质量无法保证,最后倒霉的还是老百姓。就像当年张悟本、李一、马悦凌等“养生专家”一样,被揭露倒掉一个,没多久就再上一个,养生保健市场的问题暴露了出来,但没解决,伪劣专家继续混江湖,骗百姓,正所谓倒掉我一个,还有后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