蜱虫咬死多人 商城为维稳隐瞒疫情

2010-9-08 07:37 来源: 新京报
1080 收藏到BLOG

蜱也叫壁虱,信阳当地俗称草别子。蛰伏在浅山丘陵的草丛、植物上,爱躲在茶叶背面。不吸血时,有米粒大小,吸饱血液后,有指甲盖大。

8月24日,鲇鱼山乡平塘村村民鲍祥义的妻子,展示丈夫遗照。


8月24日,丁勇席手持妻子病历,质疑伏山乡卫生院耽误医治,否则其不会死去。

鲇鱼山乡下马河村村医周世瑶的诊所门口,贴着泛黄的《人粒细胞无形体病防控知识问答》,经过培训后他才了解毒虫危险。

  河南商城县多名村民被蜱虫咬后死亡,国家疾控人员前往研究对策,该病称为无形体病,早发现可防可治

  去年10月初,商城县鲇鱼山乡下马河村,68岁的季德芳患疑似无形体病死亡。在她出殡时,曾照顾过她的儿媳黄志菊因身体不适住了院。对症治疗后,黄志菊康复。

  在季德芳去世的20天后,她的远房亲戚、同村49岁的妇联主任罗林英也因无形体病死亡。她死的第二天,曾照料她的二嫂突发高烧住院,按无形体病治后康复。

  两家患者的家属均对记者说,她们在商城县人民医院陪护病患时,医生并未叮嘱过,那种病具有传染性。

  记者了解到,卫生部于2008年2月19日,曾向各级卫生部门下发《人粒细胞无形体病预防控制技术指南(试行)》(下简称“《指南》”)。

  其中指出,蜱虫咬的无形体病属于传染病,人对此病普遍易感,与危重患者有密切接触、直接接触病人血液等体液的医务人员或其陪护者,如不注意防护,也有感染的可能。

  商城县人民医院副院长王德强表示,知道该《指南》,但对于上述两家患者家属的说法予以否认。他说,医院对于蜱虫患者都是按照传染病要求防护的。

  虫毒误诊为“精神病

  去年商城已出现因蜱虫而死亡的病例,但许多村医仍不认识此病,诊断为感冒、脑炎等

  谈起蜱虫,王德强并不像村民杨富等人那么紧张。他说,这种病的临床死亡率大约在2%—8%之间,死亡病例多发生于老年人。

  资料显示,1918年—1919年的美国大流感,死亡率最高时达到5%。

  据王介绍,从去年起,商城县感染无形体病的患者中,死亡病例增多,这也让卫生部门加强了培训力度。“关键是不要误诊。一旦误诊,出现并发症就很难救回来。”

  而在记者调查中,误诊并不在少数。

  商城县探访的7起疑似病例死亡者,横跨去年夏天至今夏,初发病时首先找的都是村医,且都被诊断为感冒。

  其中,曾泽平被错误诊断的病种最多。在治疗中,她却先后被诊断为感冒、精神病和脑膜炎等。

  曾泽平住在商城县鲇鱼山水库边,去年夏天,她去拎猪食,忽然觉得很困。虽然在村医处被当做感冒,进行输液。几天后,因高烧,她开始胡言乱语,自称看到神鬼。家中请来“大仙”驱邪。但曾泽平每夜会疼醒一二十次。

  随后,曾泽平被丈夫岳昌余送往商城县人民医院。

  “急诊科的医生说我老婆有精神病,我就把她送到了县精神病院。”岳昌余说,在精神病院里,她被约束住,喂吃镇定药后,平静了很多。

  几天后,曾泽平全身抽搐,大小便不能自理,又转到武汉某医院。治了五天四夜仍无果,曾泽平在剧烈抽搐中,咬烂了自己的舌头,被一辆救护车送回商城。

  岳昌余说,“救护车司机也是河南人,他很同情我老婆,说他一辆车就拉过五六个同样的病人,都是被虫子咬的,没治了。”

  鲇鱼山乡一名不愿具名的村医说,去年很多村医确实不知道还有一个“疑似无形体病”。

  他记得,此前卫生部门曾就疑似无形体病给乡镇和村里的医生宣讲过,“不过也就是随便说说,发些宣传资料,我们都没当回事,谁知道这病这么要命。”

  在患病和死亡人数都比较多的鲇鱼山乡下马河村,村医周世瑶的诊所门口,还贴着一张泛黄的《人粒细胞无形体病防控知识问答》。

  周世瑶说,这是去年秋冬之际,卫生防疫部门下发的宣传单。当时,连续两名村民的死亡,使下马河村成为疑似无形体病的防疫重点村。

  误诊为了牟利?

  信阳加强相关培训,但误诊仍在发生,有村民质疑基层卫生院为让患者多吊盐水才误诊

  今年5月24日,国家疾控中心派员到信阳,对商城、罗山、光山等5县85个乡镇的负责人进行培训,要求“及时发现、报告和调查”。

  7月9日,任务被层层分解,信阳要求其自市级医院到村诊所,必须加强对疑似无形体病的防治培训。

  杨富和商城县的所有村医都被召集,进行了培训。杨富说正因为参加了培训,才救了妻子的性命。

  培训要求村医,遇到发烧者,一定建议其去乡卫生院验血,血小板和白细胞低于人体正常值,且日渐锐减,确定为疑似无形体病个例,要建议去信阳154医院救治。

  今年6月,中国疾控中心应急办主任丁凡一行赶赴信阳,商讨对该病的应对策略。

  据信阳154医院感染科主任崔宁介绍,从去年起,该科已经治好了100多名感染无形体病的患者。“只要初期不被误诊耽搁的话,这病太好治了。”

  但是,出于各种原因,延误治疗的病例还是在不断出现。

  商城县人民医院一位负责人说,农民想省钱,只好去找村医;而输液是村医赚钱的主要项目,不排除有村医为了赚钱,“先挂几天水再说”。

  调查中记者发现,也有村民质疑乡镇卫生院为赚钱,延误病患治疗。

  伏山乡枫树村55岁妇女雷呈华,便是其中一例。

  7月12日,村医余涛为雷呈华治病。两天,烧不见退。余涛联想到蜱虫咬死人的传闻,建议其去乡卫生院去验血。

  这是余涛遇到的第一次无形体病疑似病例,“以前也没人来村里宣传过这个”。

  在伏山乡卫生院,抽血化验后,医生告诉家属,雷患有急性肠炎,要住院。女儿丁保玉对此表示怀疑,“我母亲半年前曾在商城县人民医院做过肠炎检测,没有任何问题。”

  4天后的7月18日,家属将雷转至县医院。雷被诊断为疑似无形体病,后又被送往信阳,在154医院,雷病亡。

  “医生说我们来得太晚了。”丁勇席含泪说,他们怀疑伏山乡卫生院将雷留治4天,可能为了赚取医疗费。他们去卫生院讨要验血单,被告之结果正常,且已被县医保部门收走。

  伏山乡卫生院院长张晶告诉记者,当时检查时,雷呈华的血小板和白细胞并无明显减少。她并解释说,“这种病人体征每天变化很快,可能是在后期变化了。”

  “公布疫情,止息恐慌”

  商城县村民因不了解疫情已产生恐慌情绪,信阳市、商城县卫生部门都不公布具体病例

  虽然关于疑似无形体病的培训在村医中展开,但很多村民仍对此病感到陌生,并害怕。

  传言开始盛行。在商城县城区,数人告诉记者,蜱虫侵入公园,已经咬死了几个在草丛游玩的市民。

  记者走访商城县多个村庄发现,绝大多数村民至今都没有看到官方防治无形体病的宣传。在死者龚正成所在的鲇鱼山乡庙岗村杨桥组,一老者问记者,“什么时候能救救我们?”

  他说,只要下地,就肯定会被蜱虫咬住。“我年纪大了,不怕,咬死就咬死了,不种地吃啥?”

  有旁观者还建议,国家能否派飞机过来播撒杀虫剂,杀死蜱虫。这马上遭到反驳。“蜱虫都钻在地里,你撒药有啥用?”

  目前,无论是信阳,还是商城县的卫生部门,都表示无法提供具体疑似病例的数目及患者名单。

  据信阳市卫生局一位内部人士透露,信阳市政府曾经研究过如何宣传该病。“今年4月份,市长专门听取了卫生系统的汇报,最后领导得出结论,在病原体和传播途径尚未弄明白的情况下,大规模宣传容易造成群众恐慌,产生不稳定因素。”

  这位人士还称,信阳作为一个地级市,是否有权发布疫情,让有关领导难以把握。

  伏山乡主管政法的一位乡领导说,政府之所以没有公开蜱虫疫情,是维稳需要,“怕引起进一步恐慌,更何况病毒此时还未知”。

  而调查中,有村民向记者表示,政府若不公布确切疫情,反而容易产生社会恐慌。

  记者获得资料显示,仅2007年3月到9月的半年内,河南共报告无形体病例79起,死亡10例。其中信阳72例,死亡9例。南阳市桐柏县7例,死亡1例。商城县在这半年内,报告了4例。

  吴玉涛认为目前数据肯定超过资料上的。他估计,整个余集镇,从去年到现在至少有近百人被蜱虫咬伤。据吴所知,有3人因此病而死亡。

  伏山乡卫生院院长张晶拒绝透露,伏山乡蜱虫叮咬的疫情,但她表示,“被咬的人的确很多”。

  根据“无形病防治指南”的要求,发现一例疑似无形体病,要在24小时内,通过国家疾控中心网报系统,按乙、丙类传染病上报。

  张晶还说,目前对于乡卫生院诊断出的疑似病例,并未网络直报。理由是,“目前能检测的只是疑似病例,不知道是否该报。但已将情况向县卫生局汇报了。”

  吴玉涛认为政府应该让更多人知道这只虫的真实情况,至少人们知道该如何防治。只有公布疫情,恐慌才不会蔓延。

  他告诉记者了这一幕:

  今年6月,父亲吴德政出殡的那天,一个12岁的少年脖子上爬了一只小虫子,他的母亲发现后,尖叫一声。

  人群霎时乱作一团,都慌了。

  友情提醒

  防虫 由于蜱虫主要栖息在草地、树林中,因此外出游玩时最好在暴露的皮肤上喷涂驱蚊液,尽量避免在野外长时间坐卧。注意做好个人防护,穿紧口、浅色、光滑的长袖衣服。蜱虫常会附着在人体的头皮、腰部、腋窝、腹股沟及脚踝下方等部位。

  除虫 如果发现蜱虫附着在身体上,应立即用镊子等工具将其除去。因蜱虫体上可能含有传染性病原体,所以不要直接用手将蜱虫摘除或是用手指将其捏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