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生态控制线的利益博弈 生态补偿进入倒计时

2010-10-25 08:31 来源: 中国青年报
收藏到BLOG

  开办模具厂的梁小为怎么也想不到,几个月前将几千平方米的厂房从深圳市宝安区龙华街道搬迁到宝安区观澜街道的大水田村,原本以为可以大干一场,没想到因为自己的厂房租住在生态控制线内而无法办理营业执照。

  2005年,深圳市划定全国首条生态控制线。这条被称为“铁线”的生态控制线,是深圳当年11月以8处大型区域绿地和18条城市生态廊道组成的生态绿地系统为基础划定的。按照要求,生态控制线内除了重大道路交通设施、市政公用设施、旅游设施和公园外,其他建设被严格禁止。

  5年过去了,这条生态控制线面临争议,有人呼吁优化调整,相关生态补偿也进入倒计时。

  “划线”划掉了家庭收入来源

  2005年,大水田村整体被划入生态控制线内。也就从那时起,经济曾经持续发展的大水田村开始走下坡路。

  “说起来真是个笑话。2006年我们村里很多人还不知道已经有了这条生态控制线,一直到出租厂房办手续通过不了时才发现。”大水田村村委会主任陈伟明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当时有个村民在大水田鱼塘旁边搭了一个小房子当厕所,没想到马上就被遥感卫星发现,被责令整改拆掉了。”

  据陈伟明介绍,2004年搞城市化建设后,村民转为城市户口,却没有地了,也没有其他的求生技能,只能建厂房出租,然后再把家中的房屋出租给工厂的工人。

  这样的日子一度倒也过得不错,但2006年后,每年到年底不能分红的村民们就有意见了。“厂房租不出去,只好降低租金,但还是租不出去。”陈伟明说,“流动人口下降得很快,以前有两万多人,现在只有1万多,像宝明光电厂这样的大厂,人员迅速从3000人降到500人。”

  光明新区的陈泰现在提起故土红星村,叹息连连。

  “现在我很想租村里的厂房,也算是一种对家乡的支持,但那条线(即生态控制线——记者注)在,我也没办法硬闯。”陈泰告诉记者,由于红星社区很多工厂都在生态线内,导致办不了环保相关方面的证件,公司都不敢租他们的厂房。

  因划定生态控制线而划掉了家庭收入来源的情况在深圳市各区都存在。据了解,宝安、龙岗两区和南山、光明新区有相当数量划线前建成的社区和项目被划入线内。比如宝安区38.17%的面积位于基本生态控制线范围,龙岗、光明新区基本生态控制线内面积也占总面积的56.1%和53.4%。由于大量的土地位于基本生态控制线范围内,可供发展的用地严重不足,工业建筑招租困难,相当数量的危房无法改建新建,经济发展和居民生活受到影响。

  社区因在控制线内由盛到衰

  光明新区公明办事处南部的红星社区也有很多土地被划到生态线内。张俊校是红星社区本地人,目前他在社区工作站工作,负责社区股份公司厂房、企业等领域的工作。“以前我们社区有三四万人,现在不到1万人,因为很多工厂停工,出租屋也租不出去。”张俊校带着记者在社区内查看,随处可见租房和转让铺位的信息。在社区最西边,空置着整排整排的厂房。

  据张俊校介绍,红星社区有各类企业48家,商业铺325间,工业厂房、宿舍152幢。2005年深圳规划生态控制线时,生态线内用地全部是2004年前建成的,生态线内物业总建筑面积322107平方米,占社区全部建成面积的90%。

  在张俊校看来,“划线”对社区经济产生了不可估量的不利影响。

  “目前工业区内空置厂房面积达4.5万平方米,一年少收租金500多万元,对社区居民生活影响很大。”张俊校说,上个月他经手的3家大企业希望进驻社区生产,但一听说工厂在生态线内就不来了;而因同样原因打算搬走的企业数量却在增加,甚至包括一些有着近20年历史的公司。

  受影响的不只是红星社区,同样位于光明新区的玉律社区有544万平方米土地在生态控制线内,占社区用地面积的56.7%。线内建成区土地有21.5万平方米,工业总产值4.5亿元。因生态控制线造成的减租与少租损失一年在500万元以上。在玉律第三工业区,4.6万平方米的厂房中有1.2万平方米空置,一年损失达400多万元。玉律社区党支部书记曾善林表示,第三工业区1991年就已建成,并有合法手续。他呼吁尽快优化生态控制线,恢复正常的生产经营。

  而在上村社区7.9平方公里土地中,有35%的厂房、商铺被划入生态控制线。其中一个数万平方米的工业区已空置多年,厂房内的门窗已被盗窃一空。

  “政府部门划线应该尊重历史”

  据了解,深圳市存在的大量农民房、城中村都是历史遗留问题。“深圳建设初期是鼓励农民盖房、自建住房的,但随着自建房的无序发展,到现在变成了一个无法解决的结”。红星社区原住民,53岁的周建春有一栋9层的楼房,这是几年前他拆掉老房子重新盖起来的新房。为了盖新房,他借了100多万元的债务。

  房屋建成后头几年,出租形势很好。但周建春的好日子持续了没几年,现在,他连还房贷都成问题。

  周建春的邻居周德胜家里有一栋7层的楼房出租,但目前的房间也大量空置。“我们村有90%的面积在生态线内,我觉得应该把我们的村庄与厂房从生态线里面挖出来。”周德胜说,在2005年划定生态控制线之前,他们村的出租屋与厂房都已经建成了。“应该尊重历史,我们也曾经为深圳的发展作出过贡献。”周德胜说。

  “我们眼下的发展遇到了困境,许多老板跑了,欠下的房租与水电以及工人的工资,全部都要我们村里来垫付,一年几百万元啊,我们村里的干部也不好当啊。”周德胜认为,只要将他们村里的土地从生态控制线内划出,他们就可以改变现在的状况。

  “我们村的厂房都是2004年前建成的,但是2005年划定的生态控制线将整个村90%的面积划入了生态线。我觉得政府部门划线应该尊重历史,至少要给我们一条出路。”红星社区股份公司董事长周瑞平说,他们曾经向区里与市规划等部门反映过多次,但是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

  据记者调查,其实并非所有在生态线内的建筑都是合法建筑,也有不少违法建筑。深圳市政府曾调查发现,截至2006年年底,深圳市基本生态控制线范围内,生产生活类建筑用地共44.81平方公里,占线内用地的4.6%,但其中违法建筑用地共31.76平方公里,占建设用地的70.88%。此外,线内工业企业层次较低,规模普遍较小,技术含量低,产品附加值低。

  生态补偿进入倒计时

  面对越来越多希望调整生态控制线的呼声,以及确实有不少工业区和居民建筑等合法建筑在生态线内受影响,深圳市人大和政协也专门对此进行了调研。深圳市人大代表杨剑昌在对光明、宝安等区的线内村民生活进行调研后得出结论,深圳市基本生态控制线是2005年划定的,但是线内绝大部分厂房、宿舍在2005年前已经建成;生态线内的部分物业无法办理房产证,物业抵押、买卖等无法进行,物业的价值无法实现,影响了社区居民的生活。

  如何解决问题?在利益的博弈与较量中,有人建议,一是优化调整,将未划入线内的绿化面积划入线内,以此来置换没有划到线内的已建成建筑;二是进行生态补偿,将村民为生态失去家园和发展机会的利益补偿起来。“比如玉律社区,被划入生态控制线内的玉律发电厂二期、喜得盛碳纤厂等建筑面积为215108平方米,但是没有划入生态线内的线外用地如林地就有564951平方米,完全可以将两种地块进行置换从而优化调整。”杨剑昌说。

  他在今年的深圳两会上作了专题议案,指出应当尽快成立生态控制线优化调整领导小组,专职负责处理解决生态线所造成的历史遗留问题。

  他甚至提出了一些具体的建议:对于宝安龙岗等社区建成区被划入生态控制线,可参考大鹏半岛保护与开发的综合补偿办法进行生态补偿,通过发放专项资金补助的方式建立生态保护直接补偿机制,对主动清退控制线内的与生态保护相抵触的工业项目的社区给予必要的扶持。

  但有村民认为,生态补偿的办法“虽然也很好,但是实施起来很困难”。根据规定,生态补偿的都是那些已经正规手续在手的建筑,但是深圳大量农民房都还没有纳入正规房序列,也拿不到任何补偿。

  今年9月初,深圳市有关部门答复称,目前深圳正在考虑将部分社区调出线外,相关的生态补偿方案也已上报市政府。这意味着,深圳生态控制线内的建成区去留问题,已经进入了操作阶段。

  9月2日,在这份深圳市规划和国土资源委员会对人大代表《加速解决我市基本生态控制线历史遗留问建议》的复函中提到,生态控制线优化调整已纳入今年的重点工作,目前有两个方面:一是依据各层次规划结合法定图则的编制,将有利于强化生态功能的部分线外用地进一步纳入生态线,合理增加生态控制线范围;二是重点考虑国家、省、市重大建设项目需要及部分已集中成片的建成区(尤其是在生态控制线划定前已经存在的),适当缩减生态控制线范围。

  深圳市规划国土委表示,深圳将把生态控制线的动态调整纳入常态化管理的范畴。

  另外,对于探索合理补偿机制的方案,深圳市规划国土委的复函中也明确表示非常赞成。该委表示,在《深圳市2010年改革计划》中已提出,加快建立完善生态补偿机制,以财政转移支付等形式对生态控制线和生态功能重点保护区内受影响的主体实施补偿。目前,深圳市发改委已制定了《深圳市生态补偿系统工程研究和实施工作方案》并上报了市政府。这意味着,深圳对生态控制线内的建成区实施生态补偿进入倒计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