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细菌迅猛传播:如何免于无药可治的未来

2011-4-08 09:19 来源: 科学时报
744 收藏到BLOG

  在医院里,在社区中,耐药性越来越强的各种“超级细菌”频繁出现,被喻为“随时可能发生爆炸的定时炸弹”。近两年来全球超级细菌呈现放大性增长,传播迅速。时隔10年,世卫组织在世界卫生日来临之际再提抵御抗菌素耐药性,以此警示:今天不采取行动,明天就无药可用。

  仅仅是飞往印度享受了一次愉快旅程,一名法国旅客回国后,却不得不接受一个让他沮丧的现实:他被诊断为NDM-1细菌感染,必须在医院接受隔离治疗。

  NDM-1被称为超级细菌,是因为它的超级耐药性。在2010年,它曾引发全球媒体的广泛关注。

  日前,中法抗菌素耐药和医院感染防控论坛在京举行。在这次由北京市卫生局和法国梅里埃研究院共同举办的论坛上,巴黎South-Paris医学院临床微生物教授、Bicetre医院细菌病毒学的主要负责人Patrice Nordmann表达了深深的忧虑:NDM-1正在迅速传播。与前一年相比,2010年竟增长了两倍,而2011年的增长幅度预计会进一步放大到2~3倍。 

  “现在又有NDM-2,NDM~3的报道。” Patrice Nordmann说。

  警惕超级细菌放大性增长

  目前,绝大多数的NDM-1案例报告集中在印度、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国。

  这些国家地处亚热带湿热气候,人口密度大,加之卫生条件低下,腹泻病例多,抗生素存在着过度使用的严重状况。

  然而不幸的是,在英国、美国、法国、瑞典以及澳大利亚等国同样出现了不少的病例——可能与这些患者近期在印巴地区接受医疗服务或整形手术有关。

  在上述提到的国家中,英国的NDM-1案例报告最多。Patrice Nordmann透露,英国每年有不少人到印度做“医疗旅行”。 

  “医疗旅行”加速了耐药基因的传播。更严重的是,如果到NDM-1高发国家诊疗,就很可能把菌群带回自己的国家,导致一些非正常死亡的案例。

  “关键是中止与医疗相关的旅行,不要把这些超级耐药细菌带回到自己的国家。否则一旦感染,治疗起来很困难。毕竟未来几年没有什么新的抗生素上市,而现在的抗生素有很多也无能为力。”Patrice Nordmann强调。

  其实,NDM-1基因编码的蛋白与其他碳青霉烯酶并没有明显区别——可用的抗菌药物都很少。只是,NDM-1基因存在于大肠埃希菌中,而这种细菌则广泛存在于社区当中。

  Patrice Nordmann认为,这是个随时会发生爆炸的定时炸弹。

  2010年,全球有近10亿人次的人口流动,大量的菌群被从世界的一个地方带到另一个地方。

  法国已经开始重视这一问题,曾到其他国家住院治疗的病人在回到法国后,都会进行NDM-1的检查。 

  在北京大学人民医院院长王杉看来,这些更多是潜在威胁。而中国存在的现实威胁更可怕—即医院内感染,这不仅关涉病人个人的安全,也威胁到了对医药费的控制。 

  “各种病人数量以每年6%~10%甚至更高的幅度在增加。”王杉表示。

  这从人民医院的情况即可一目了然。这家医院拥有1000多张开放床位,每天都有大量医护人员与病人接触,使院内交叉感染控制面临极大挑战。

  事实上,控制院内感染的重要手段之一,就是规范和合理用药。抗菌药物如不合理使用,不但会促进耐药菌株的出现,而且也会促使内源性感染发生。 

  生物梅里埃公司大中华区首席执行官凡事乐(Pascal Vincelot)博士表达了自己的看法:耐药性和院内感染相辅相成,每年全球有很多人在住院期间发生感染。  

  而我国的情况更为复杂。北京协和医院感染管理科主任马小军表示,不少发达国家的病人在社区医院就诊,降低了感染;而在中国,很多病人不得不集中居住在大医院。  

  于是,长期住院成了一个重要的危险因素,这会导致多重耐药菌的发生。  

  世卫重提“抗菌素耐药性” 

  在“超级细菌”引起全球警戒的同时,抗菌素耐药性问题获得了进一步关注。 

  2011年世界卫生日的主题是“抵御耐药性:今天不采取行动,明天就无药可用”,世卫组织以此向世人发出警示。 

  卫生部医政司副司长郭燕红这样理解:超级细菌的频繁出现,促使世界卫生组织重新把这个问题提到一个至高的高度。 

  其实,世界卫生组织早在十年前就发布了控制抗菌素耐药性的全球战略,希望世界各国高度关注抗生素的耐药性,科学使用抗生素,避免滥用。 

  抗生素的滥用,已经无法回避。正是因为它,导致了细菌耐药和超级细菌出现。 

  然而,即便耐药性是微生物的一个自然反应,但是通过适当谨慎的使用,仍是可以实现人为控制的。

  专家介绍,对于抗菌药物的耐药以及对病人的安全保护,一方面要合理使用抗菌素药物;另一方面,则要通过医护人员和全体公众的共同努力,提高对医院感染的控制意识,来预防和控制耐药菌的传播。 

  “这需要各国间交流新的进展、经验和理念,提高医疗质量和防御水平。”北京市卫生局副局长于鲁明表示。 

  凡事乐博士对此非常认同。他说,光靠一个国家无法抵御耐药性,在这个问题上各个国家休戚相关,需要相互协作。  

  抵制抗生素滥用须多方合力 

  法国曾以抗生素的高应用率而著称。 

  “医疗成本越来越高,法国在多方面努力消除抗生素的不合理使用。2002年到2007年,抗生素处方数明显减少26.5%。”法国国家科学研究院中国代表处主任倪德来提供了这样一份数据。 

  而在中国,情况则不容乐观。 

  在医院感染控制项目研究中,马小军发现,有关中国的调查案例中,几乎100%的病人都使用了抗生素,或用于预防,或用于控制。 

  交流中法国专家对此感到十分吃惊——在中国案例中,50%的抗生素竟然被用于预防用药!  

  国家也深深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近几年来,各级政府对合理使用抗菌药物,以及医院感染的预防与控制均非常重视。2005年,卫生部就专门颁布了抗菌药物合理使用的指导原则。而且就在今年年初,他们还就预防和控制多重耐药菌的院内感染专门出台了技术指南,要求各级医疗机构遵照执行。  

  更让人期待的是,今年,一场关于抗生素使用的专项整治行动将在全国轰轰烈烈地展开。 

  除了宣传整治,监控也同样不可或缺。以北京为例,该市除了建立各种要求合理使用抗生素的规范,同时也在对用药进行监控。 

  “我们去年对北京市医疗机构药品进行集中采购药品,采用同城同价,通过这一平台,可以发现不同医院在抗生素方面的采购量。”北京市卫生局医政处副处长陈静说。 

  目前,北京市已建立耐药监测网。而下一步,处罚手段将被提上日程。据了解,北京市将对处方权限加以控制。而抗生素的使用情况及效果,则会作为对医院评价的一个重要指标。  

  洗手是最简单好用的防控手段 

  手卫生在此次论坛上被中外各位专家不断强调:它对多种细菌感染有很强的控制作用。 

  “如果到印度、巴基斯坦旅行,如何防止NDM-1的感染?”面对《科学时报》记者的提问,Patrice Nordmann如是答复:“除了注意洗手之外,没有其他办法。” 

  同时,对医生来讲,能否做到每次以清洁的手来看护病人,这很重要。 

  马小军介绍,协和医院在法国梅里埃研究院的支持之下,完成了医院感染控制项目,这项对重症加强护理病房(ICU)耐药菌定值状况的研究主要结论仍聚焦于手卫生。 

  “卫生必须做,单纯靠用药难以阻止细菌的传播。”马小军呼吁道。  

  积极呼吁手卫生的,还有Jean-Ralph Zahar。这位来自法国巴黎Necker儿童医院微生物部门和卫生部门感染控制专家,专业特长就是对耐药细菌传播、抗生素合理使用、手卫生等反面的研究。在谈及超级细菌的院感控制时,他表示,最基本的手段是注意手卫生,但同时需要严格限制抗生素使用,否则肠杆菌(ESBL)的控制很难。  

  Jean-Ralph Zahar举了这样一个例子:2002年前后,一家医院的统计结果表明,在强调传统的手卫生和隔离,并加强了抗生素用量的控制后,肠杆菌发生率降低得非常明显。  

  那么对于普通人,手卫生如何保证?超级细菌如何预防?专家们给出的建议是:在保证备餐及用餐卫生的前提下,认真洗手,增加洗手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