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样的措施才能硬碰硬?

2014-3-11 11:51 来源: 中国环境报
收藏到BLOG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上作政府工作报告时指出,必须加强生态环境保护,下决心用硬措施完成硬任务。那么我国生态环境保护领域有哪些硬任务?需要采取怎样的硬措施?带着这些问题,本报记者采访了多位代表委员。

  硬任务有哪几项?

  “硬任务现在很清楚,几大领域的问题,如水污染治理、大气污染治理、土壤污染治理。”全国政协委员、环境保护部南京环境科学研究所所长高吉喜开门见山地告诉记者。

  治理大气污染无疑是人民群众当前最迫切的期盼,也是生态环境保护领域首当其冲的硬任务。当前,我国大气污染形势严峻,以细颗粒物PM2.5为特征污染物的区域性大气环境问题日益突出,严重损害人民群众身体健康,影响社会和谐稳定。

  对此,党中央、国务院下决心加大治理力度。国务院发布的《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指出,要经过5年努力,使全国空气质量总体改善,重污染天气较大幅度减少;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等区域空气质量明显好转。力争再用5年或更长时间,逐步消除重污染天气,全国空气质量明显改善。

  李克强总理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再次强调,要以雾霾频发的特大城市和区域为重点,以细颗粒物(PM2.5)和可吸入颗粒物(PM10)治理为突破口,抓住产业结构、能源效率、尾气排放和扬尘等关键环节,健全政府、企业、公众共同参与新机制,实行区域联防联控,深入实施《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

  根据国务院部署和要求,环境保护部确定了未来几年环境保护重点工作:以PM2.5防控为重点,深化大气污染防治;以饮用水安全保障为重点,强化重点流域和地下水污染防治;以解决农村生态环境问题为重点,深入推进村镇环境连片整治和土壤污染治理。

  “对大气污染,现在公众都比较关心,当前要做好企业污染物排放控制、汽车尾气治理、烟尘治理等工作。”高吉喜说,但更深层次的任务,则是产业结构的调整、发展方式的转变和消费模式的改变。

  除了大气污染治理,高吉喜还特别强调,国家正在划定生态红线,体现了对重要生态系统保护的高度重视,因为生态一旦遭到破坏,治理起来比大气污染、水污染治理难度大得多,特别是在干旱和半干旱地区,生态破坏后很难修复。

  硬措施有哪几招?

  针对错综复杂的环境问题,治理举措必须稳、准、狠。治理工作必须聚焦关键、科学施策。

  “环保部门在水、大气和土壤等方面都有保护和治理的措施,关键是要让这些措施落地。”高吉喜说。

  高吉喜建议,应该实施环境污染的溯源审计,通过找到污染主体,真正做到“谁污染谁治理、谁破坏谁治理”,并通过溯源审计,追究污染主体主管部门的责任。

  全国政协委员、湖南省环保厅副厅长潘碧灵则认为,最核心的硬措施有3个,即加快制定完善环保政策法规、加大环保投入和改革体制机制。

  潘碧灵表示,当前我国的环境保护政策法规严重滞后,需要统筹规划,强力推进。比如,尽快修订《环境保护法》、《大气污染防治法》、《水污染防治法》等。

  在节能环保投入上,潘碧灵认为,从公开的数据来看,我国的投入明显不足,离明显改善环境质量的投入要求相差甚远。

  按国际经验,当年的环保投入要占GDP至少3%,环境质量才能明显改善。那么,我国在此方面的投入是多少呢?

  数据显示,2013年,我国GDP为56.9万亿元,今年预期增长7.5%,以此计算,2014年的GDP有望达61.2万亿元。按国际经验计算,明显改善环境质量至少须投入1.84万亿元,但实际上,今年中央在节能环保方面安排的预算为2109.09亿元,即使加上地方和社会投入,和1.84 万亿元也相距甚远。

  同时,潘碧灵认为,在新一轮财税体制改革中,不宜将中央财政生态环保专项资金转为一般转移支付。潘碧灵给出的理由是,越往下,资金安排比例就会越少,层层衰减。

  因此,在今年全国两会上,潘碧灵建议,必须切实加大中央财政节能环保投入,其增幅应该高于财政支出增幅。“否则,美丽中国的梦想将十分遥远。”

  在环保管理体制机制上,潘碧灵表示,应该抓紧改革,做到“纵向到底、横向到边”。“纵向到底,就是环保机构设置至少到乡镇,村里要有环保员。这是环保系统内部体制机制问题。”潘碧灵说,“横向到边,就是山水林田湖、海陆空要实施统一监管和行政执法。在监察执法上做到全方位,不管哪个行业、哪个部门、哪个领域,监管只能由一个部门来实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