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能减排即限电?办公楼里坐满上门要电的企业老板

2010-10-27 10:31 来源: 工人日报
收藏到BLOG

  10月23日,是周六,这一天记者总算约到了叶老板。一见面,叶老板很不好意思地说:“这阵子都是限电给闹腾的。我现在是焦头烂额。”

  根据国家“十一五”规划,我国单位GDP能耗在5年内必须下降20%,而2010年底即为“十一五”大限。

  今年5月初,国务院发布《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加大工作力度确保实现“十一五”节能减排目标的通知》,“对未完成任务的地区、企业集团和行政不作为的部门,都要追究主要领导责任”。

  在中央督促下,省市地方纷纷出台政策。但据记者了解,在一些地方,节能减排目标已由降低单位GDP能耗转变为降低单位GDP电力消耗,而最终演变成限停电行动。

  一个月15万度的用电量,只给6万度指标

  叶老板是搞农业产品深加工的,产品以出口为主。他说:“进入9月突然接到限电的通知,给我的用电指标是每月6万度,而我实际用电量一个月为15万度。再去了解,这6万度的指标从何而来?回答说是按照去年同期的用电量套过来的。”

  “岂有此理!”叶老板愤愤地说。

  他告诉记者:“去年遇到金融危机,我这企业一直依赖出口,受到的冲击是最大的。上一年外贸单子来不及做,到了金融危机时期一下子一个单子都没有,我们都傻眼了。企业刚买了地搬了新厂房,这一停工,还贷款成了大问题,眼看着就要倒闭了。怎么办?我们决定开拓内销市场,勉强度过了去年的危机之年。”

  “今年我们企业的形势一片大好,外贸订单又回来了,当然内销也不放弃。一开年,企业就开足马力生产,而到了9月说要限电了,一点准备都没有。都已经过了大暑天,用电的高峰期已经过了。为何还要限电呢?”叶老板很是不解。

  在浙江,和叶老板有着相同命运的企业还有很多。义乌市于8月26日开始在全市范围进行限电,分片区实行工业用电供两天限一天的政策。

  义乌的一位老板也很纳闷:“一般每到夏天,都会为了保障居民用电而对工业用电限制几天。许多企业对于夏季限电早有预判,也已经习惯。因此每年的7、8、9这几月,企业都在生产计划上给予考虑,单子少接一点,给工人安排假期休息等。现在天气凉快了,电力供应肯定没问题,都开始满负荷接单。但市里突然一纸通知说要限电,按通知要求,接到通知两天内就要限电,这是怎么啦?”

  浙江长兴县,是湖州的工业大县,能耗占到湖州的40%。长兴也一样开展了限电风暴,首当其冲的当然是企业。8月10日至9月30日,长兴所有地区的全部企业,每周“停三开四”。用电指标由县里下放到乡镇,由乡镇自己调节。

  在嘉兴,一个工业强镇的党委书记感叹道:“过去都是农民因为拆迁什么的上访,现在办公大楼里坐满了‘上访’要电的企业老板。”

  柴油发电补限电缺口,减排未成污染加重

  叶老板压低声音悄悄地告诉记者:“我不得已,花了20万元买了台发电机,用柴油来发电。其实污染更大啊!”

  叶老板是教师出身,对于现在用柴油来发电,他有一种负罪感,“真的是减排未成污染加重”。

  “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啊!”叶老板介绍说,他现在的产品出口欧美、日本、东南亚等地,其中七八个是固定的大客户,建立一个大客户不算前后花费的时间,一般要花几十万元的代价。譬如到国外去参展、开展市场推广等等,很不容易的。他说:“因此,我们不能轻易地丢一个客户。”

  叶老板告诉记者:“9月,我被迫停电10天。10月,从15日开始到现在都没给过电。出口的单子是上半年接的,都排得满满当当的。怎么办?只有用柴油发电。现在每天用柴油1万元,折算下来每度电2元,以前大约0.7元多点。光电一项,成本就上升了近三分之二。为了稳住客户,我们是不计成本了。”

  有企业也感慨说:“丢掉一个订单是小事。如果对企业信誉造成影响,则是一连串的订单被取消。”

  记者在叶老板的办公室,只听到发电机轰鸣声响个不停,讲话必须提高“分贝”,还有一股难闻的焦油味。

  叶老板说:“我知道,柴油机发电污染主要有三个方面――噪音、气味、浓烟。”

  对柴油发电所造成的污染没有部门去限制他,叶老板一直想不通:“都在发电,冒出那么黑的烟雾,声音这么大,这哪是节能减排?完全就是在污染空气。柴油发电污染实际上是直接与节能减排的初衷相背离的。节能减排我们都想提倡,这点基本素质我们是有的,不造成浪费,造成污染的不做。但现在柴油发电污染反而多了,用电不紧张的时候这么限电,实际上造成反面效果。”

  在温州,许多企业也是以柴油发电来自救:即使限电,企业也无法停止生产,不为工人,也得为了经营的延续和订单的履约。

  这一点,得到了石油供应商的证实。据石油业内人士介绍,进入四季度,浙江省的柴油供应出现了井喷状。往年的第四季度一般都增长,但今年很特殊,要比往年同期增加15%~20%以上,使得柴油供应的压力相当大。据了解,其中的10%是柴油发电造成的。

  除此之外,记者了解到,限电还带来了打工者的生存问题。

  一个在温州务工十余年的农民工讲述了工人遭受的限电影响:“企业大部分工人都是计件。按照目前有关部门规定的‘停10供5’的限电做法,相当于工人每月只工作10天。如果1个月只给他10天活干,按以前1800元/月来计算,那么限电后的工资可能就只有600元/月。这600元哪够花20天的?而且还有一个现实问题,工人在没有班上的时候花钱是最厉害的。”

  这位工人还表示,她所在的厂上月还刚推掉一个10万美元的新订单,“这么下去,外来务工的只能提前回家”。

  企业增加成本、工人薪资减少、环境污染加重,最后就为了一个节能减排的达标数据?叶老板们真的想不通。

  限电让“浙江制造”再度雪上加霜

  有着“中国家纺第一镇”之称的浙江省海宁市许村镇,是个中小型纺织企业集中的地区。

  浙江省海宁市圣洁达纺织有限公司是镇上千万家企业中的一家,公司总经理沈森贤10月中旬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坦言:“三个星期前这里的大部分企业实施了每周停电两天的决定。每周停电两天,企业的产量将会降低三分之一。而纺织类企业本来的利润就很薄了,稍微降低利润率,就无利可图。如果一直照此下去,企业将面临倒闭。”

  温州冠盛汽零部件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目前的订单已经排到了明年3月,但是交货期却由过去的45~60天增加到3~4个月的时间。

  限电的代价是工业生产的停顿。浙江经济界人士指出:“限电,无疑给近年持续回落、今年稍有回升的浙江经济又一次带来冲击!”

  据了解,浙江省在长三角经济总量中的比重自2003年达到33.4%以来,正逐年下降。2001年至2008年间,浙江经济增速从全国第6位跌至22位,工业增速自2004年6月至今持续下滑。2010年第一季度,浙江经济增幅仅为5.4%。

  十年间,浙企屡屡遭遇劳动力和原材料成本上涨、土地供应量匮乏、煤炭储量告急等“致命伤”,而这一次始料未及的拉闸限电让伤痕累累的“浙江制造”再度雪上加霜。

  长兴县内部的测算是,当地今年GDP的增幅,将可能因限电削减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