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斯·伯纳特:大学校长如同投资商

2010-12-27 10:38 来源: 中国青年报
801 收藏到BLOG

  一所大学如何能保证专业发展方向一直是正确的并蒸蒸日上呢?12月中旬,正在北京参加第五届孔子学院大会的英国谢菲尔德大学校长凯斯·伯纳特(Keith Burnett)传授了一个秘籍:大学校长如同一个投资商,当他决定要发展或者削弱一个专业时,就如同决定一个投资领域。

  “但是,一个纯粹的科研人员很难掌握其中的分寸。”伯纳特说。如同国内多数高校校长“学而优则仕”一样,他也曾经是一名纯粹的科研人员。作为冷原子领域的几位奠基人之一,伯纳特在业内声名显赫。他从一名普通教师做到牛津大学物理系主任,进而担任牛津理学院院长一职。

  伯纳特喜欢物理,喜欢教学,即使在担任理学院院长期间工作繁忙,他也没有放弃给一年级本科生上基础课。同样,伯纳特也喜欢管理。“这是个人兴趣,管理是非常有意思的事情。”他说,“大学校长就像乐队指挥,每个部分的弦乐合奏,有的高,有的低,而校长的职责就是让各种声音和谐。这是非常有挑战性的。”

  2007年10月,伯纳特就任谢菲尔德大学校长,成为2.5万多名学生和6000多名教职工的掌门人。他暂别了自己的学术生涯,解散了研究团队,离开了那些可爱的研究生。管理成了他的工作,学术变成业余时间的个人爱好,因为“一个大学校长没有权力通过个人喜好而去决定资源的分配”。

  伯纳特决定做一个好的“投资商”:“大学校长的职责是决定学校的发展方向。这需要有宽广的视野和对方向的把握。”对于大学决策,他有自己的智囊团:学校设专门的委员会,下面还有猎头机构帮助寻找合适的人才,校长必须对非自己专业领域有总体的感觉和判断。而对这些领域的了解,占据了他很大一部分时间,“不仅是知道,而且要把握它的发展趋势,关键问题在哪儿。”

  伯纳特认为,学校的专业会根据时代变化而逐渐调整,但不应完全跟随市场。以就业为例,伯纳特这个大学校长也会研究市场,研究雇主的想法。在他看来,学校要引导雇主不仅仅看一个人学习的专业如何,而要从整体看这个人的素质,比如,有没有志愿者经验等等。“大学校长的重要工作是说服雇主,雇用我们培养的高素质人才。”

  伯纳特坚持这样一个观点:“大学是社会智囊团,是大学在指导社会,而不是简单的服务社会。”

  除此之外,大学作为教育机构,承担着更重要的任务,就是传播价值观。

  在伯纳特去谢菲尔德大学任职之前,这个学校已经成立了孔子学院。伯纳特很看重这个孔子学院,因为“我更看重的是东西方文化的交流”。在欧美国家的大学校长中,伯纳特是少有的会说汉语的校长。10年前,他跟着自己的中国学生学习中文。这次到中国来参加孔子学院会议,伯纳特就用中文发言。而在学校的官方网页上,是这样介绍伯纳特的个人兴趣:中国语言和中国文化。

  目前一个普遍现象是,东方对西方的了解大于西方对东方的了解。西方学生到东方学习的规模远远比不上东方到西方的学生人数。伯纳特认为,双方应该在学习中,寻找共同的价值体系。“目前,消费品与技术的分享已经全球化了,然而人生与人类价值仍会有很多不同。因为文化传承与寻找共同价值滞后于技术、消费品的共享。一个教育者最重要的,就是要正视和寻找并传播这种价值观。”

  在他的一名中国学生看来,伯纳特自己就是这种理念的忠实执行者:“他学会从中国人的角度去理解中国人。他是在理解,而不是挑战这个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