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揭开药品招标采购黑幕一批医保卫生官员受贿落马

2011-8-05 08:27 来源: 大河网
收藏到BLOG

  8月1日,是吕杰与老战友聚会的日子,但今年他爽约了。

  自2002年9月从部队转业到地方以来,吕杰每年再忙都会出席8月1日晚的老战友聚会。半个月前,这位重庆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医保处原调研员,因犯受贿罪被该市江北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0年。

  此前,江北区第一人民医院院长周荣福及医务人员在药品采购中大肆收受贿赂而被举报案发,并由此最终引爆了重庆迄今最大的医保“窝案”。获刑的吕杰只是窝案中落马官员之一。今年1月以来,除了他,重庆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医保处原处长蔡岩,重庆市医疗保险管理中心主任王宏、副主任康晓晴,重庆市药品集中采购服务中心主任邓先碧等一众官员,先后被检方带走。

  重庆一大批医药代理商亦陷入囹圄。知情者透露,随着案件的进一步深挖,估计还将有更多的官员和药商被牵扯进来。

  近期,重庆医保“窝案”系列案件将陆续受审,曝光医药行业的“潜规则”:医药市场已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利益输送的黑色链条,药品从跻身医保目录到进入医院销售,每一环都可能存在权力寻租和官商勾结。

  进入医保目录的“公关”费用,不亚于新药审批的腐败

  重庆医保“窝案”首位落马的医保官员是医保中心主任王宏。

  王宏今年47岁,2009年9月被重庆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任命为该局下属二级事业单位重庆市医疗保险管理中心主任,负责该中心全面工作,并负责组织领导市级医疗保险统筹定点医疗机构和定点零售药店工作。

  2010年3月,重庆市开展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下称“医保目录”)调整工作。

  对于药商们而言,医保目录是他们扩大市场的金字招牌,“生产或代理的药品一旦挤进目录,就意味着将获得大量、稳定的订单”。

  医药行业公认的行规是,能进医院、并且好销的药品品种,一般在医保目录里。因此,药商都想方设法挤进国家或省市医保目录。因此,许多医药界人士坦言,进医保目录的公关费用不亚于新药审批的腐败。

  王宏是重庆“医保目录”调整工作领导小组联络员和办公室成员,自然成了重庆大批药商公关的热门对象。

  公诉机关指控,2010年3月,重庆泰宇医药公司总经理王德志、重庆乾元医药公司法人代表李宛若和重庆中豪药业公司总经理赵斌为了让自己公司代理的药品“血必净注射液”、“心脉隆注射液”、“氟氯西林注射液”等药品顺利进入“药品目录”,先后找到王宏请其帮忙,并承诺事成后给予“感谢”。

  随后,王宏利用参与“药品目录”调整工作的职务便利,将上述药品写在小纸条上,交给重庆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医保处处长蔡岩,由蔡出面找到专家组组长史某,请其在评审时关照上述药品。

  这些药品最终均通过了专家评审,上报国家人力社保部审批;同年10月,它们正式进入重庆医保目录并开始执行。

  2010年7月,上述三家医药公司负责人共计送给王宏现金75万元。几个月后,重庆泰宇医药公司总经理王德志在一起医院受贿窝案中,向检察机关交代了王宏受贿事实。

  2011年1月14日,王宏因涉嫌受贿罪被重庆警方刑拘,不久后即被批捕。重庆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医保处原处长蔡岩亦受牵连落网。随后,重庆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医保处原调研员吕杰、重庆医保中心原副主任康晓晴应声落马。

  今年43岁的吕杰,是2010年重庆医保目录调整工作的后勤保障(会议组织)人员。公诉机关指控,在重庆市召开三次医保药品评审专家会议期间,吕杰将专家名单和座次表都一一提供给重庆市衡世医药公司负责人蓝建洪。经过公关,蓝建洪代理的药品终于入围。2010年5月,吕杰笑纳蓝送上的贿赂现金10万元。

  在医保目录调整过程中,吕杰还将手中评审专家名单提供给重庆市华烨医药有限公司总经理肖永健、重庆晟大医药公司负责人张兵,并收受贿赂。重庆江北区法院最近审理认定,吕杰先后接受以上三家药商的贿赂共计14万元。

  重庆市医保中心原副主任康晓晴,亦被指控在去年重庆医保目录调整中受贿,为不法药商谋取不正当利益。

  四名医保官员的落马,已在重庆医保系统引发“地震”。知情者称,随着案件的深入,越来越多的重庆医保人员将受到查处,“现在整个医保系统谈案色变,人人自危”。

  进入医保目录后,要顺利进入医院,还必须“公关”招标办、评标委员、卫生部门。集中招标采购制度,已经异化为“腐败工程”

  重庆医保窝案的查处来得并不突然。2011年1月5日重庆召开全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工作会。重庆市常务副市长马正其在会上针对重庆区县发生的几起医保骗保案,当场批评重庆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一王姓领导,说“不要以为你就没责任”。

  马正其随后表示,今年是重庆“社保资金监管强化年”,将对涉及医保等各类社保领域的违规违纪案件,发现一起查处一起,不仅追究当事人责任,还要追究领导责任。

  就在马正其作以上严肃发言时,重庆医保系统知情者称他看到坐在前一排的医保中心主任王宏突然起身走出会场,脸色苍白,很久才回来,“我感觉他当时可能就预感要出事了”。

  几天后,王宏被纪检部门带走。

  医保系统“地震”还波及了重庆市卫生系统。以上知情者称,与此同时,重庆市卫生局下属的药品集中采购服务中心主任邓先碧等人也被检方带走,同样因为涉嫌接受药商贿赂。

  重庆市卫生局不愿具名的人士证实,邓先碧在今年初被检方带走,目前案件还在深挖和细查,“不知道卫生系统还有哪些人会受到牵连”。

  2011年5月23日,重庆市政府第101次常务会议决定,免去邓先碧的重庆市卫生局副巡视员职务。

  邓先碧曾任重庆市卫生局规财处处长,2000年重庆试点实施药品集中招标采购后一直分管招标工作。

  “药品进入医保目录后,要顺利进入医院,还必须跨过集中招标采购这个门槛。因此,招标办、评标委员会成员、卫生部门等都是公关对象。”重庆医药界资深人士透露,每次药品招标,全国各大药厂老总都大包小包地提着公关所需费用,到处“勾兑”,每天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吃饭、拉关系、做工作。

  “如果不公关,一般情况下药品很难中标,所以卫生系统官员因此落马,一点儿不稀奇。”以上人士说。

  推行药品集中招标制度的初衷,是在确保药品质量的前提下,挤掉中间“水分”、压低虚高药价,规范医疗机构的购药行为和药品流通秩序。但重庆华森制药董事长游洪涛、重庆康刻尔药业公司总经理陈国芳等人称,由于设计不合理和黑箱操作,该制度带来了新的利益集团寻租。

  2010年重庆药品集中招标,刘群就质疑存在问题,致使自家企业部分高质低价的参选药品并未入围,而中标药品价反而比他投标的药品价位高。他愤然将重庆市卫生局推上被告席。刘群一审胜诉,卫生局不服提起上诉,但其后该局突然撤诉。

  刘直言药品集中招标采购制度已异化为“腐败工程”:一个以卫生部门为主导,厂商、各级代理商、医保部门、物价部门、药品招标部门、医院参与,结成强势集团,形成了新的庞大利益链。

  药品要进医院,还得“公关”院长、药剂科主任、科室主任

  药品通过了集中招标环节,仅意味着该药品有权进入医院,因为医院拥有自行采购权,用不用还得医院说了算。

  为此,医院便转而成为药商们最重要的公关目标:必须先打通医院院长、药剂科主任、科室主任这几个环节,然后还得拉拢掌握处方权的医生。

  在重庆医保窝案中,药商们正是这样做的他们在药品进入医保目录和卫生局的集体招标后,向重庆市各大医院人员行贿以敲开医院大门。

  这最终导致了重庆江北区第一人民医院院长周荣福受贿案发,而此亦是引爆重庆医保“窝案”的引信。

  周荣福案起因在于2010年8月30日,重庆市江北区纪委接到群众举报,反映周涉嫌受贿。在“双规”期间,周荣福交代了部分受贿事实。2009年9月19日,检察机关立案侦查并对周刑事拘留,同月30日周被依法逮捕。

  随后,江北区第一人民医院药剂科主任左筠、内一科主任彭力也因涉嫌受贿被捕。但知情者称该院其他涉案人员包括许多医生因情节轻微,并未予移交司法机关处理。法院的判决书显示,行贿者均为药商或其代理人,这些人的证言都证实向周荣福三人行贿的目的,是为了能在药品销售上得到他们的照顾,获得医院更多的药品配送额。

  这些行贿者包括重庆泰宇医药公司、重庆海森医疗设备公司、重庆四环医药公司、重庆市医药股份公司、重庆浩瀚医药公司的相关负责人或代理者。他们每次行贿数额从1000元至20万元不等,行贿地点大部分在以上医院人员办公室,或他们所居住的小区。

  江北区第一人民医院受贿窝案亦曝光了药品打进医院的“公关潜规则”:要让医院采购,首先要给院长“进门费”,然后再“公关”药剂科主任和科室主任。由科室主任向药剂科提出用药计划,药剂科主任再转给院长后,药品就可进医院了。

  在医疗界的回扣、贿赂,其实并非秘密。重庆市检察机关今年2月份发布的一份调查显示,2003~2010年,重庆市检察机关共立案查办医疗卫生系统涉嫌职务犯罪370人,其中受贿269人;全市40个区县中有38个地区的医疗卫生系统涉案,涉案人员多为医院领导、中层干部及一些药械、总务等重点岗位的人员,其中医院院长、副院长157人。

  药品从出厂到写在处方上,是一条黑色的利益链条

  在江北区第一人民医院受贿窝案中,重庆泰宇医药公司老总王德志是最大的行贿者。

  这个40多岁的女人,在2007年与人共同出资成立了重庆泰宇医药公司。同年8月至2010年8月,她和合伙人多次送给重庆江北区第一人民医院院长周荣福现金共计33万元。

  周荣福案发后,王德志被抓,在接受检察机关调查时她称,其代理的药品从跻身医保目录到进入医院销售,每个环节都找了人送了钱。随后,办案人员顺藤摸瓜,首先将重庆医保中心主任王宏揪出。

  王宏向检察机关供述了王德志的“来头”:2010年3月的一天,重庆市原劳动与社会保障局局长侯小川当面给王宏打招呼说有人要来找他帮忙使药品进入医保目录,请给予对方帮助,“我听了后就同意了”。

  按王德志的说法,为了让药品进入医保目录,她颇费了一番心思,首先找到朋友重庆化医控股集团原总裁谢某,让他出面找侯小川帮忙,对她给予关照。

  “侯给我打了招呼后,王德志到办公室找到我,希望我能够帮忙让她的药品进入重庆市医保目录,事后会感谢我。后来,我找了医保处处长蔡岩,在评审会召开前将王德志要进入目录的药品名称写在纸条上交给了他,并告诉是侯局长委托的事。”王宏供称。

  随后,王德志的药品一路绿灯,顺利入围重庆医保目录。

  但随着医保窝案案发,王德志落网,重庆泰宇医药公司今年6月申请变更《药品经营许可证》,名字变更为重庆仁福医药公司,法定代表人及企业负责人均由王德志变更为罗晓沙。

  卷入重庆医保窝案的其他数家医药公司,受到查处后同样陷入困境,经营和声誉均受到重创。

  事实上,近年来的恶性竞争,让医药公司早已陷入囚徒困境。重庆一位医药公司负责人说,一方面担心别人搞商业贿赂,自己不搞,会使自己产品销售不出去;另一方面继续搞商业贿赂,既会越来越受制于人,不堪成本上升之重,又害怕违纪违法被查处。

  “医药市场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利益输送的黑色链条,产业链有多长,权钱交易的食物链就可能有多长。”重庆医药界一位资深人士说。

  知情者举例称,重庆涉案药商蓝建洪等人总代理的头孢曲松他唑巴坦纳、五水头孢唑林纳、拉氧头孢、头孢硫脒等药品,被指价格每支原本只有几元,一旦进入医保目录后,每支价格则飙升至一百多元。

  而在重庆长龙实业集团董事长刘群看来,医药行业的黑色利益链条问题,在于中国医改的失败,多年来没有破解医疗制度的本质问题,改革尚未触及核心利益。

  “医药企业在拿药号、跑医保、定物价、进目录、疏通招标……其中缺乏客观科学的标准,公开透明的机制。”刘群表示,当前药品生产制度运行无力,流通过程任意加价,使用制度竞争促销,医疗服务制度中缺乏各方利益合理分配的机制,医保制度亦未得到很好改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