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思进:打假为给广大学生做一个标杆

2011-11-08 09:13 来源: 广州日报
618 收藏到BLOG

钱思进在办公室接受采访。

  举报学生论文抄袭是为了给广大学生给教育界做一个标杆

  7月30日,北京大学物理学院教授钱思进(钱三强之子)在个人博客上发表了《教育界剽窃造假的另一恶劣案例,中国教育界学术打假和惩治腐败的艰难》的文章,记叙了他从去年上半年开始对自己的学生胡震本科毕业论文打假的过程,打假历时1年多,至今未有结果。 

  11月4日,胡震接受媒体采访,称钱思进对其论文的打假是因为自己选择出国读博没有留下来跟钱读博违背了钱思进的意思,将钱打假的动机归为私心。

  11月4日晚11时,钱思进发表《驳斥胡震和其他一些人的不实之词》,对胡震的辩解提出驳斥;11月5日下午1时,胡震在人人网上更新日志,发表《回复钱思进老师对我的再次指责和驳斥》,师徒二人的“骂战”升级。

  5日下午,钱思进在其办公室接受了记者的独家专访。

  关于抄袭:直接引用4整页算不算抄袭

  记者:网上有篇文章,作者自称是胡震的物理老师、竞赛教练和班主任之一,他说胡的论文本身的重点就是采用师兄的实验数据,然后用新的统计软件分析,比较两种统计方法的差异,得出和师兄论文一样的结论不足为奇。也有学生挺胡震,说论文创新不足,但不是抄袭?

  钱思进:我不同意他们的说法,第六节是胡震论文的核心,这里不是一句两句,一图一表,而是我们的第六章的全部,4整页,超过1500字。第七节是结论,也是一模一样。即使使用不同的统计方法得出一样的结论,也完全可以通过自己的方式和文字去表达,而不是直接翻译和复制过来,这不算抄袭吗?

  另外,胡震论文第六节一开始有一段话是这么写的“至今我尚未全面开展有关领域的研究,但从文章的完整性角度考虑,本节直接引用了钱思进教授对该领域研究的部分结果,本节所有图标均来自文献。”有人说这已经标明了文章出处,我根据四川大学自己颁布的关于学位毕业论文抄袭剽窃的处理办法,按照办法一条一条计算,都远远超过了抄袭的标准。如果为了文章的完整性可以任意将别人的论文直接复制过来,那什么才算是抄袭?

  关于胡震:曾在这个办公室求我留下他

  记者:胡震说,他的论文当时经过了您反复修改了八九版,您也并没有在他2007年入学北大的时候提出他的论文是抄袭的。另外,胡震说去美国读博并没有绕开你,因为你不同意他出去,也不给他写推荐信,他才找别的导师推荐的。

  钱思进:胡震这是在胡说八道,在整个论文期间,他只寄给我三个版本,但都没有核心的第六节,2007年5月24日晚,我刚抵达北京不久,他找我填写论文审议表格,我也当时就发现了抄袭之处,让他回去后删除,在他承诺删除之后,在审议表格上签了字。现在回想,我当时也有错,在他没有删除之前就不应该签字。我不知道他说的八九版从何而来。

  另外,胡震2007年9月入学时,我发现他抄袭部分没删,把此事报告给当时的物理学院副院长,院里花了几个月的时间讨论怎么处理,当时胡震就在这间办公室里求我留下他,所以我记得特别清楚,当年的副院长可以为我作证。我当时的科研任务比较紧迫,需要人来进行大量数据分析,如果将他退回川大,一年都招不到学生,他留下来做项目对他也好,于是给了他一次机会。

  关于胡震去美国学习,实际上,我是同意他去美国的实验室交流,所有访问的合同都是我和美方共同起草、我签署的,胡震去的时候我们也跟对方签了合同。我后来激烈反对的是,胡震学习7个多月后,和实验室的一些人背地里不和我进行任何磋商、偷偷摸摸要改变研究方向,这使我非常恼火。

  至于他去美国读博,很长时间我都被蒙在鼓里,后来从其他老师口中得知,说他申请了很多学校,但不敢跟我说,至于为什么不敢,我不知道。实际上,我们承担了研究任务,当时送他去美国学习,就是为了这个任务,而我也为他留了在北大转博的名额,这些他都知道,他从美国学习一年回来之后,我数次问他是否确定了转博,他都不说,半年后才告诉我要去美国普度大学读博,这就是背信弃义。

  关于打假:

  本科论文缺乏监督机构

  记者:在这一年多的打假历程中,您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钱思进:这一年多时间,我给川大发的邮件不下50封,北大说需要川大发函请求核查才会开展核查,但川大一直没有发函。我去找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办公室的相关处室,他们指出他们的职权范围是研究生,建议我去教育部进行咨询,我拜访了他们提供的其他可能部门,结果是仍然找不到一处负责处理本科生论文造假的问题的部门。后来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办公室帮我向川大发了函,责成川大进行处理,但反复和我强调这不在他们的职权范围内。

  我认为,本科论文也要建立一个监督机构,很多人说,本科教育的学术水平都不高,很多学生写不出高水平的论文,但我觉得至少很多东西可以用自己的语言说一遍,用另一个角度去研究和表达,如果几大页都抄过来这是一个态度的问题。

  关于打假:给广大学生一个标杆

  记者:胡震在接受我采访的时候说,之所以您会打假,是因为他没有如您所愿跟您继续读博,减少了您的科研成果?甚至有人说,您的打假是有私心的,你对此有何评价?

  钱思进:打假是因为假确实存在,打假一开始我一直就不同意他答辩,不同意授予硕士学位,他是没资格读北大的。他抄袭的这部分,我和我的研究生用了一年的时间来做,这是一个原则问题。我没有私心,之所以一直打假,就是想最终获得川大、北大或者教育部其他机构一个说法,到底什么样算抄,什么不算抄,给广大学生给教育界做一个标杆,没有为了个人恩怨。

  关于自己:“问心无愧,我尽力做了”

  记者:能否简单介绍下您的个人经历?

  钱思进:我今年正好一个甲子了,这一辈子过得没那么顺利,我以前是学化工的,不是物理,更不是实验物理方面,我花了十年时间艰难转到物理领域,这23年都是研究高能物理方向,我一直很努力保持自己没落伍,我承认,我在北大高能组里能力不是最强的,但我尽力了。你知道,我这一代人在“文革”期间被耽误了十年,以后不管是我研究物理、还是做老师,还是在国外学习,在任何情况下都比人家大十岁,我拼命地在努力。

  在我父亲给我们的信里面,希望我们尽力做到问心无愧,我尽力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