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八年控烟不成功?烟草业GDP必须"由黑转绿"

2010-9-20 09:51 来源: 中国青年报
738 收藏到BLOG
  “八年控烟基本不成功。”清华大学卫生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刘远立说。他的证据之一是新近出炉的“全球成人烟草调查-中国部分”。该调查结果显示,和八年前相比,中国15岁及以上男性吸烟率仍高达53%。“考虑到一些因素,统计上的微弱下降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这是令人沮丧的情形!”

  主持上述调查的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杨功焕同样心情不佳。这位中国最知名的控烟人士深感受挫。“有些事情可以猜测到,有些则出人意料。”她对记者说,控烟必然是一个漫长熬人的过程,只是在中国显得更漫长、更熬人。“到现在为止,卫生部和中国疾控中心都不能在其网站上登出调查内容,足见阻力、压力之大。”

  明年1月9日,《烟草控制框架公约》在中国生效满五年。届时,中国政府将向世界提交自己的“成绩单”。然而,人们担心,这份“成绩单”会相当不好看。

  糟糕的情形 

  “全球成人烟草调查-中国部分”的调查结果显示,2002年后的吸烟率、戒烟比例和二手烟暴露没有明显改善,现在吸烟者总数仍高达3亿,72.4%的非吸烟者遭受二手烟的危害,戒烟率仅为16.9%。公众对吸烟及二手烟危害健康相关知识的知晓率较低。多数人不清楚“低焦油等于低危害”是早已被科学证明了的错误观点,而医生、教师等高教育水平人群错误认识的比例更高。

  2010全球成人烟草调查是针对15岁以上散居成人开展的一项入户调查,旨在了解各国烟草使用状况,为各国制定、跟踪和实施有效的控烟干预措施提供强有力的支持。目前全世界有14个国家参与,中国是参与国之一。卫生部委托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组织实施。调查内容包括:调查对象的背景信息、烟草使用情况、戒烟、二手烟暴露、烟草花费、烟草使用和二手烟暴露对健康危害的知识和态度,以及对控烟系列政策执行情况。

  “我们不敢指望吸烟率能有大幅下降,可是,一些错误认识和行为的泛滥却让我们吃惊。”杨功焕说,调查中,86%的人竟然对“低焦油等于低危害”的错误观念缺乏认识;2/3以上的人对二手烟危害不甚了解;即便看到健康警示,仍有63.6%的人并不考虑戒烟。

  在过去数年中,中国控烟人士实质上已经放弃了改变体制的想法,转而努力在技术层面有所斩获。他们不遗余力地揭示低焦油的骗局,尽力争取禁止所有形式的烟草广告、促销和赞助,还万分努力地想把警示图片贴上中国的烟盒。然而,事实证明,这一切即便不能说徒劳无功,也算是收效甚微。“我们的对手太强大了,这是一场实力悬殊的战斗,哪怕一点点的胜利都是艰难的。”杨功焕说。

  刘远立分析称,中国控烟有两个特征:一是外紧内松;二是中间热、两头冷。前者是指,虽然中国政府已经成为《烟草控制框架公约》的缔约方,向世界作了承诺,一些部门比较努力,也有的部门实际行动不多,总体投入的人力物力还相当有限;后者是指专家、学者对控烟热情很高,一些政府官员和普通民众则反应冷淡。“前两个星期,我在三省六县考察时,所到之处,有的卫生局长甚至宣传吸烟无害论,还向我敬烟,岂不滑稽?!”

  如此糟糕的情形不仅仅让控烟人士担忧。世界卫生组织驻华代表处官员沙罗博士警告说,如果中国不采取有效措施控制烟草而任其扩展,本世纪内平均每年将有300万中国人被烟草夺取生命。此一预估高于此前任何机构的研究,也是当前发生量的3倍。

  烟草的进攻 

  国家烟草专卖局和烟草企业显然不认同控烟之说。他们忙的是如何让“卷烟上水平”。早在今年初,国家烟草专卖局计划司就《卷烟上水平总体规划(提纲)讨论稿》作了说明,提出要认真制定规划,精心组织实施,要推进以品牌为核心的资源配置方式改革,构建适度竞争的体制机制,不断提高资源配置效率,提高中国烟草整体竞争实力。

  国家烟草专卖局视“卷烟上水平”为一个重大战略决策。其雄心在卷烟品牌“532”发展规划和销售收入“461”的目标中显露无疑。即要争取用5年或更长一段的时间,着力培育两个年产量500万箱、3个300万箱、5个200万箱定位清晰、风格特色突出的重点骨干品牌,努力形成12个销售收入超过400亿元的品牌。

  尽管修订后的《广告法》大大限制了烟草营销的空间,但是拥有巨大资源的烟企仍在想办法拓展空间。今年,北京卷烟厂和一家基金会共同主办“蓝色风尚”系列活动,采用青少年喜爱的“跑酷”形式,选择北京等5个城市进行,并将以中南海卷烟品牌冠名的学校举行接牌仪式结束。北京卷烟厂希望让“蓝色风尚”率先在北京刮起的一股蓝色风暴,进一步提升“中南海”品牌更时尚、更健康的影响力。

  “以北京卷烟厂为发端的营销行动,若不制止,势必为其他卷烟企业所效仿。如此,不仅贻害公众,也完全违背作为《烟草控制框架公约》缔约国的我国政府的立场。”新探健康发展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吴宜群说,最近的研究证实,如果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接触到烟草广告,那就会有更多的年轻人随之开始吸烟。因此,中国需要进一步禁止在广告牌、互联网和销售点的烟草广告,以及免费发放卷烟和卷烟折扣销售。同时,烟草公司赞助体育文化活动也应该不被允许。

  烟草行业也越来越多使用植入式广告。据中国控制吸烟协会的统计,2009年40部影片中仅有有9部完全没有烟草镜头,其余的则是普遍“冒烟”。其中《风声》是故事题材电影作品中烟草镜头最多的影片,烟草镜头总时间占总片长的4.9%。《女人不哭2》是烟草镜头最多的电视剧,烟草镜头占电视剧总时间的3.3%。历史题材影视剧中,《建国大业》、《解放》中的烟草镜头最多。《建国大业》出现烟草镜头占总片长的11.76%;《解放》中的烟草镜头占总片长的7.05%。

  北京疾病控制中心学校卫生研究所段佳丽所长表示:“影视剧中通常把吸烟与魅力、成熟、性感和时尚联系在一起,这对诱使青少年吸烟产生极大的影响。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趋势,且吸烟年龄呈低龄化,这将对中国的控烟构成严峻挑战。”

  据2010年北京疾病控制中心学校卫生所对北京市11000名中学生开展的调查显示:54.11%的中学生表示经常在影视剧中见到烟草镜头,38.49%的中学生认为演员吸烟表现出的是成熟、有魅力,32.87%的中学生表示会尝试模仿影视剧中的人物吸烟。

  转变的时刻 

  “烟害所引起的死亡已经超过艾滋病、结核、交通事故以及自杀死亡人数的总和,不夸张地说,它是当前中国的最大杀手。”清华大学国情研究中心教授胡鞍钢对记者说,中国不需要烟草业的GDP,那是黑色的,带血的,慢性自杀的;中国需要“堂堂正正的GDP”,是没有负外部性的、健康友好型产业的产出。

  世界各国的烟草公司都在频繁地试图说服政府机构和公众,让其相信吸烟会带来经济利益。他们声称,为降低烟草消耗而采取步骤将减少税收,增加失业,甚至吸烟可加速需要依赖的老人的死亡而减轻对国民经济的负担。事实上,烟草对每一个国家都造成大量的经济成本。据估计烟草给世界经济带来5000亿元的消耗,这一巨大的数字已经超过所有中低资源国家每年在保健方面的总支出。

  这种情形在中国也不例外。尽管算小账,烟草利税巨大,然而,大账上仍然得不偿失。北京大学教授李玲曾以2005年的数据做过测算,吸烟导致疾病的直接成本和间接成本总和为2275.48亿至2870.71亿元之间,占2005年总GDP的1.15%至1.57%。而2005年烟草工商税收合计约为2000多亿元。烟草致病的经济成本已经抵消了烟草利税收益。

  “过去我们讲,不管黑猫白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现在,我们必须将类似烟草业这样的黑猫转为绿猫。”胡鞍钢说,绿猫就是健康产业和健康友好型产业,前者如健康保险业、健康管理业等,后者如体育产业、健康食品业等。“围绕健康形成新的产业形态和产业链,同时坚决限制健康危害型产业发展。这是政府之责!这种转变必须到来。”

  胡鞍钢还建议将控烟纳入到国家规划中来,而不仅仅在卫生专项规划中明确。“作为烟草的最大生产国和消费国,中国控烟成败关系世界控烟成败。中国只能成功,不能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