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人体器官捐献试点近半年 旧观念是最大阻力

2010-10-25 08:21 来源: 中国青年报
收藏到BLOG

  用我的生命换更多家庭的幸福

  她的生命只走过了短暂的15年,但她却希望“用生命换更多家庭的幸福”。10月8日,年仅15岁的女孩小雨(化名)的生命,已在两名终末期肾病患者的身上得以延续。这也是目前湖南省内年龄最小的器官捐献者。

  小雨是湖南省第一师范学院2010级新生。今年9月16日,她在学校开学军训时突然晕倒,急送医院检查时发现小雨患有一种罕见的绝症。专家称,病因是肝脏中一种酶先天缺失,一旦发病,几乎没有抢救过来的可能。

  生前,小雨曾读到过《湖南省人体器官捐献试点工作实施方案》的有关报道。得知自己病情后,她用笔表达想捐献器官的意愿:“用我的生命换更多家庭的幸福!”

  10月7日,小雨的父亲为了完成女儿的遗愿,联系到了湖南省红十字会。湖南省红十字会得知这一情况,派遣移植协调员前往医院。此时,小雨已处于深度昏迷、无自主呼吸、脑干反射消失状态,靠呼吸机和静脉营养维持。

  10月8日上午,小雨的亲人怀着悲痛的心情郑重地填写了《人体器官捐献登记表》。当晚11时35分,小雨在抢救无效的情况下被推进手术室,捐献了双侧肾脏、胰腺和脾脏,两名尿毒症患者成功接受了她年轻的肾脏,目前,恢复情况良好。小雨的胰腺和脾脏则转供教学研究。

  旧观念仍是拦路虎

  中国青年报记者了解到,自今年6月湖南开始试点人体器官捐献后,已经有4位公民在去世后捐献了自己的器官,8名尿毒症患者借此得以救治。自今年3月,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和卫生部决定,在湖南省等十余个省市开展人体器官捐献试点以来,湖南出台《湖南省人体器官捐献试点工作实施方案》,建立完善人体器官捐献系统,为苦苦等待器官移植供体的患者带来生的希望。湖南省成立人体器官捐献委员会,由湖南省人民政府副省长郭开朗任主任委员,委员会下设省人体器官捐献办公室。

  湖南省人体器官捐献办公室何一平主任介绍说,通过媒体的广泛宣传,从6月份以来,湖南省内已经有许多人表达了捐献器官的意愿,前来咨询的人也很多。其中约6成捐献者是老年人。参与捐献的大部分老年人因为年龄因素,都考虑到在身故后能为社会作些贡献,其中一些家庭条件富有的老人更有这样的想法。就在记者采访的10月19日当天,一位姓刘的老先生专程乘坐出租车从湘潭赶到长沙来咨询相关事情。他表示,自家生活条件很好,三个孩子都事业有成,老两口都愿意成为器官捐献者,经过商量后,家人决定委派他来咨询。

  更为感人的是,岳阳市民刘林阶自1996年开始就和当地有关部门联系捐献事宜,因政策条件不成熟而未果。今年9月从报纸上看到湖南试点此项工作后,立即打电话要求报名,希望能完成心愿。10月19日上午,捐献办公室人员将《捐献志愿表》等资料邮寄到了老人所在的岳阳楼区。

  已登记决定捐献的人中青年人数较少。何一平认为这同样是年龄因素问题。“20多岁的人较少考虑这些,但来办理手续的则非常认真。”她说,尽管目前来看捐献者较为踊跃,可与社会上巨大的需求而言,像小雨、刘林阶一样的志愿捐献者仍然稀少。人体器官的来源不足已成为严重制约人体器官移植发展的重要因素。我国每年约有150万患者需要器官移植,而每年器官移植的手术只有1万例左右。

  以湖南省为例,全省6800万多人中患有肾病、尿毒症患者就达6万人,但每年实施移植手术仅700例左右。“由于器官移植供体严重不足,使很多病人在等待过程中痛苦地死去。”何一平说。

  何一平认为,给捐献工作造成最大障碍的,仍是观念问题。湖南省人体器官捐献办公室工作人员在和许多热心市民作此沟通后,相当数量的人都没有登门办理手续。因为说服家人难度太大。“人们的传统观念,是人体器官捐献工作遇到的最大阻力。”中国几千年来的传统伦理崇尚身体完整,死后入土为安。这种传统观念很长时间内将成为器官捐献的拦路虎。

  捐赠工作有待政府支持

  据湖南省红十字会有关负责人介绍,湖南省人体器官捐献办公室与中国造血干细胞资料库管理中心为“一套人马两块牌子”,并无专职人员。其办公地点在长沙市西郊的红十字会培训楼上。目前具体负责人体器官捐献管理工作的共三人,主要负责捐献者的报名、见证与一些善后事宜。其中,卫生部门与红十字会等建立了一个获取器官平台,保证公平公正地安排给需要的患者。同时,卫生部门和红十字会有专门的医生小组,具体从事器官的获取工作,保证其独立性。由于尚在试点阶段,湖南省人体器官捐献办公室的工作经费由政府、爱心企业、受益者、医院来提供。

  在拓展该项工作时,捐献办工作人员多依照其他国家的经验来开展。何一平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以美国为例,当公民获得驾驶执照时,有关部门就会发放一张捐赠器官的卡片,问询当事人的意愿,效果十分理想。但国内有试点城市如此操作时却起到了相反的效果。“沿海地方的一些人觉得很晦气,认为有诅咒之意。”尽管外地有如此“教训”,何一平说,他们还是设想借用某种方式让捐献器官的观念能切入民众的生活。目前,他们开始制作捐献卡片,给登门的捐献者留存和签署。

  按照规定,湖南省人体器官捐献办公室对人体器官捐献者困难家庭进行人道抚恤或困难救助,拟定抚恤或救助方案,制定抚恤或救助标准。由于目前还缺乏政府专门建造的陵园,该办公室联系了一位热心的志愿者,由其从私家陵园中,给捐献者提供一块地,供缅怀和安葬。目前,湖南省红十字会正在着手准备建立永久性的纪念陵园。“我们在台湾参观时看到,他们的捐献者有专门的陵园,用水晶盒装陈。既庄重又便于缅怀。”何一平说。

  前来捐献者中,有一些老人甚至提出了“如果捐献,能否家人看病时能享受优惠的待遇”等问题,被否定后,他们则指出,像献血者都有类似的待遇,“何以捐献器官则不行?”这样的问题引起了管理者的关注,但囿于试点初行及财力等因素,一时仍无法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