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辩证、客观地看"世界第一排放大国"

2010-11-30 11:12 来源: 人民网
561 收藏到BLOG
  《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16次缔约方会议暨《京都议定书》第6次缔约方会议29号在墨西哥海滨城市坎昆开幕,为期12天的会议将继续就气候变化问题进行磋商。人民网邀请中国社会科学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所所长潘家华就此与网友进行了在线交流,文字实录如下:

  主持人:随着工业化、城市化的进程,中国温室气体排放速度增长很快,现在已经是世界第一排放大国了,您对这个“第一”怎么看?

  潘家华:这个“第一”很正常,中国本来就应该是第一,人口是世界第一,现在经济增长的速度也很超前,现在的发展这样的一种规模现在也是很大,我们现在钢铁产量全球第一,我们的水泥产量全球第一,我们现在很多家电、汽车生产,现在也是全球第一。你这样一些全球第一,没有这个能源消费的保障,没有温室气体排放怎么能够第一呢?所以很正常,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但是现在我们这个第一,不光是看这个表象的简单的第一,更主要的是看这个第一背后所隐含的问题。隐含的问题是什么呢?第一,你这个第一是不是以你这样一种经济发展的实际、发展的阶段联系在一起的。我们正是处于工业化、城市化的快速推进时期,在这个快速推进时期有大量的碳的存量的积累,什么叫碳的存量,高速公路、高速铁路、房屋建筑,这些都是属于存量,你一旦把这个房子建好以后,50年、80年、100年就不用每年建了,建好以后就在那了,所以这个存量有一个积累的过程,我们现在正在积累的快速时期,所以,这是很正常的,我们需要积累。

  发达国家不需要了,比如欧盟、日本,哪还有地再建高速公路,哪还有地再建高速铁路,房屋建筑,他们的房价不可能像中国现在这样大起大落,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第二,你说你是第一,你是不是在浪费能源,你是不是在那故意排放?中国现在显然不是,我们没有浪费能源,我们现在节能,我们现在可再生能源,方方面面现在抓得这么紧,落实得这么具体,我们没有浪费能源,我们没有故意排放。而且现在中国很多产品这样一种生产效率、能源效率,都比发达国家还高。

  所以人们现在有一种误解,一说中国温室气体排放高、能源消耗高,就说中国能源消耗低,这完全是一种误解。中国现在火电的发电效率比世界先进水平都高,我们现在超超临界的发电,现在每度电只要270克,加上自用量280克标准煤就够了。而在发达国家,现在一般都要在350克以上,有的在350克,因为他们是以前老的机组,没有现在超超临界机组,而且我们现在所有的新的法电技术都是超超临界的机组远比他们要高,而且我们现在热电联供,我们现在的汽车发动机的效率比美国高,和欧盟、日本现在都应该是持平的。

  所以,我们现在效率应该是高的,我们吨钢的综合能耗比OECD的平均水平效率要高,所以,不能够简单说我们发展快了,好象是谁在那浪费能源,没事排放着完,不是那样,我们是用于发展,我们没有浪费,我们效率是高的,我们在大量做工作。

  第三,你还要看一下,你现在在人均水平上,因为你现在排放这样一些是为了消费、为了福利,为了生活品质。我们中国的人均排放水平,尽管应该从2009年开始,今年肯定是超过世界平均水平,已经超过世界平均水平,但是和发达国家相比,和美国相比,我们也只有美国的四分之一,和欧盟相比,我们只有欧盟的二分之一,所以,我们现在看到北京、上海,有小部分富人好象是很奢华、很浪费、很排放,但是中国的穷人老百姓居多,很多人温饱问题没有解决,所以从这个问题上来讲,中国现在这种排放在很大程度上还是一种基本生存的排放、基本需求的排放,而不是发达国家那样一种奢侈浪费的排放。

  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们要从人均水平来看,从中国现在还有相当多的穷人还没有满足基本需求这个方面来看,中国这个“第一”应该是很正常,可能这个“第一”还要再继续增长一段时间,这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关键你要对这个问题做进一步的分析,分析以后,就表明我们还确实属于实实在在的客观需要的。当然从另外一方面来讲,我们现在也要致力于低碳发展,并不是说我们第一我们就这么荣耀,我们从来没有说我们温室气体排放第一我们就荣耀,我们感觉到一种压力,我们需要更低碳,但是我们在已经低碳的情况下,我们现在只能是这样,那怎么办?

  就和小孩吃饭一样,他要长身体,你总不能说,不行,你吃得太多了,你要少吃一点,你应该让他吃饱饭,长成人。我现在就不可能再长高了,现在7、8岁的孩子很快地往上长,我都50多岁了,还长吗?这已经是成熟人了,不用再长了,所以是一个发展阶段的问题。所以,这个问题我们要辩证地看、客观地看、比较地看、历史地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