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癌症研究先锋遭遇预算削减

2011-8-02 08:00 来源: 科学时报
813 收藏到BLOG

  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所长哈罗德·瓦穆斯,1989年发现逆转录病毒癌基因的细胞学起源,和同事迈克尔·毕晓普共同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一年前,当分子生物学家、诺贝尔奖获得者哈罗德·瓦穆斯出任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所长时,癌症研究人员们充满了希望,他们认为没有比这更好的选择了。而瓦穆斯上任时面临的大挑战是如何应对严峻的预算环境。

  作为美国国家卫生研究所(NIH)所属27个研究所中历史最为悠久、规模最大的研究所,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于1937年由罗斯福总统批准《国家癌症法案》后成立。1971年,国会通过国家癌症法修正案,扩大国家癌症研究所的研究范围和工作职权,并制定了国家癌症研究计划。2010年5月17日,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任命瓦穆斯为国家癌症研究所所长,该所在2010年的预算为51亿美元。

  上任伊始,美国国家医学院的一份报告呼吁彻查国家癌症研究所缺少效率、资金不足的临床试验合作小组;部分研究人员质疑“大生物学”项目的价值。如今,瓦穆斯所关心的最重要问题包括基因组、全球健康和挑战性研究问题。

  2011年5月,国会将NIH2011年的预算在2010年的基础上削减1%,瓦穆斯宣布,因为正在履行更大的责任,削减经费是必要的,包括对现有经费项目3%的削减和癌症中心5%的削减。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已经削减了8%的内部实验室,管理人员正在严格审查所有与这些项目相关的高质量申请项目,以便对这些项目按重要性进行分类。

  瓦穆斯坚持认为,50亿美元的年度预算仍然让国家癌症研究所有发展新项目的余地。比如,研究所已指定1500万美元用于挑战性研究问题,内容包括为什么肥胖症会增加癌症风险、为什么少数种类的癌症更容易被治愈。

  为了提高管理能力,瓦穆斯将内部和外部的基因组项目合并为一个单独的中心,包括癌症基因组图谱。他接受国家医学院的建议,将国家癌症研究所的9个临床试验小组合并为4个。今年春天,他将部门负责人詹姆斯提升为副所长,主管临床和转化研究;目前,他正在为国家癌症研究所癌症预防部门和新成立的全球中心寻找负责人。

  谈到预算的压力,瓦穆斯说:“50亿美元的预算让我们拥有前所未有的机会,许多研究人员正在进行癌症研究,我们治疗癌症的方法正在发生真正的变化。我相信人们能够设法应对困境。我所关心的是我们今年所经历的预算削减实际上小于人们所谈论的。未来几年里,如果经费继续被这样削减,我们就会用不同的方法来做。”

  瓦穆斯指出,整合研究小组是政治上最困难的事,但目前局势已经得到控制。另外的努力包括整合以疾病为分类基础的监督委员会,确保合并小组在整个癌症领域里能有效工作。目前,已有癌症对目标药物产生抗性,他认为解决方案应该是药物的合并使用,正如对艾滋病病毒的鸡尾酒疗法。

  公众健康是瓦穆斯关注的重要问题之一。“对公众健康来说,肥胖导致癌症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计算结果显示,如果美国没有那么多肥胖人口,那么这个国家的癌症患者人数将减少20%。我们现在真的还不清楚肥胖与癌症的因果关系,这也许是需要探讨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瓦穆斯说。

  针对国家癌症研究中心在癌症药物价格方面的作用。瓦穆斯说:“作为国家癌症研究所所长,这已超出了我的职责范围,但我们确实面临卫生保健成本上升的事实,药物是其中一个主要因素。从另一方面看,因价格的下降,现在昂贵的药物未来会惠及更多患者。我也关心能否降低某种药物的价格,让比较贫穷的国家能用上它们,比如人类乳头状瘤病毒疫苗等……其中一些是低垂的水果,我们伸手可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