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全球暖化无言的先兆

2010-7-05 16:25 来源: 人民网
840 收藏到BLOG
  卡米尔・帕梅森(Camille Parmesan)通过研究蝴蝶来看全球暖化的影响,听起来有趣不是吗?她对大量蝴蝶的田野观察已经为气候变化如何影响地球提供了令人信服的证据。在几个具有里程碑的研究中,她创造条件进行了一个大开眼界的研究,对大量动植物进行了跟踪研究。

  这一切还要从90年代早期说起,当时帕梅森还是研究生,愉悦的做着班蝶(Euphydryas editha)饮食结构研究。她沉迷于大自然和蝴蝶的世界:“当开始进行这些研究时,我激情洋溢。”在野外观察班蝶时,帕梅森敏感的注意到这种蝴蝶数量的下降,并意识到班蝶对全球变暖十分敏感。

  班蝶不像知名蝴蝶种类―王蝶一样,属于迁徙类蝴蝶,它们世代聚集在特定的地方,大小不超过几个足球场。“这些蝴蝶一生所到达的地方不超过几百英尺,这个规模迷你的物种如此眷恋着居住的地方,如果气候变化影响生存环境,那么它们就会走向灭亡。”

  在四年半时间里,帕梅森从巴哈到班佛跟踪研究班蝶,这是北美洲班蝶的全部活动区域。她不断前往班蝶生活区域观察,寻找班蝶以及班蝶在寄主树木上留下的痕迹。“一年中有六个月,我住在帐篷里面。”

  这般辛苦的劳动有了收获,帕梅森的代表论文,1996年发表在英国学术期刊《自然》上,这是首次通过活生物来研究气候变化影响的最完整的研究。当帕梅森最初开始跟踪研究班蝶时,并不确定她能发现气候变化对班蝶的影响,但是随着研究的深入,帕梅森发现在墨西哥和南加州,班蝶的数量减少了80%。

  帕梅森严谨仔细的研究清晰的证明,至少全球变暖已经影响了一种生物。她的成果激起了研究者研究全球变暖对其他动植物影响的狂潮,此外这一前沿尝试也将帕梅森推上发展新研究领域的中心位置。在随后的几年内,帕梅森扩展了其研究的侧重点,她现在是德克萨斯奥斯丁分校的生物学家,她说“当局需要了解自然界所发生的一切,需要进一步扩展我们的研究。但是鲜有生物学家致力于这一领域,与当局进行沟通。”为此,帕梅森做了相当多的工作。帕梅森与经济学家格瑞・约艾(Gary Yohe)合作,对1,700种生物进行了研究,发现大约有52%的野生动物受到全球暖化的影响。比如,生存环境从北部向纬度更高的地方转移,动物繁衍提前,多种植物开发季节提前。

  “很多生物都受到了影响,比很多生物学家所想象的还要普遍。”帕梅森与约艾的论文发表后,仍然成为生物学领域最常被引用的文章之一,被认为提出了十分有利的数据证明全球变暖对自然界的影响。帕梅森的最新研究集中关注阿尔卑斯山和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她将研究为什么有些蝴蝶比其他种类的蝴蝶对全球暖化更敏感。她希望这一研究能帮助生物学家预计在接下来一百年内,哪些生物种类将是对环境最敏感的。

  她表示:“最新的研究清楚地证明在接下来一段时间,我们将面临大规模物种灭绝。我仍然希望我们能够减少温室气体排放,从而能使与此相关的工作能够取得预期的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