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性早熟究竟是如何产生的?

2010-8-18 11:02 来源: 南方网
收藏到BLOG

  [导读]8月15日,卫生部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称抽检的圣元乳粉激素含量没有异常,湖北3女婴为临床常见病例,与奶粉无关。

  8月13日,泉州市儿童医院,14个月大的琪琪胸部已经明显发育,她也是“早熟门”疑似病例。

  长年研究儿童生长发育的学者丁宗一对“微小青春期”感到陌生,“许多同行也向我打听,上至老院士,下至一线医生。”

  对于微小青春期的起止时间,是否每个婴儿都会经历,卫生部专家组成员说法不一。

  南都记者 华璐 8月15日,卫生部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称抽检的圣元乳粉激素含量没有异常,湖北3女婴为临床常见病例,与奶粉无关。

  “圣元奶粉疑似致婴儿性早熟”事件看似盖棺定论,但许多问号仍然留在了邓小云的心中。她是最早被媒体曝光的3名武汉性早熟女婴的母亲之一,她的女儿小菲一岁四个月,虽然比同龄的孩子瘦削,但孩子胸前略微下垂的小乳房却如同一双拳头,每天捶打着这位母亲的心。

  小菲及另外两名女婴经湖北省和卫生部专家诊断为单纯性乳房发育,卫生部专家表示,她们属于正常的微小青春期范围。“微小青春期是什么?”邓小云对此深感不解,“如果每个孩子都有微小青春期,为什么只有小菲的乳房发育了?”网民们甚至臆测,这是不是又一个有“国情特色”的新词。

  作为长年研究儿童生长发育的学者,丁宗一也对“微小青春期”感到陌生。他是中国医学科学院儿科研究所博导、中国医师协会儿童健康专业委员会委员。“今天许多同行也向我打听这个概念,上至80多岁的老院士,下至一线医生,我们都没有听过类似说法。”

  “目前,对微小青春期的实际意义并不十分清楚,其表现也因人而异。”卫生部于记者会次日在网站上公布了《儿童性早熟与牛奶雌激素相关问答》(下称《问答》),称微小青春期是“的的确确存在的生理现象”。

  南都记者查阅了国内外医学资料,发现现有关于微小青春期(minipuberty)的学术论文和著作并不多,没有严格的定义,也缺乏参照值和大量的临床报告案例。甚至连微小青春期会出现在婴儿生长的哪个时间段,也是各有说法。

  “微小青春期婴儿需要特殊的治疗和照顾吗?度过了微小青春期后,我的女儿还能像同龄人一样迎来正常的青春期吗?”邓小云的疑问,同样是全国各地性早熟婴儿家长共同关注的问题。

  真假性早熟

  本月初,《健康时报》率先报道了武汉3名女婴疑似服用圣元优博奶粉后,出现性早熟的特征。这3名女婴分别是16个月的小菲、9个月的小霞、4个月的小彤。南都记者在武汉采访发现,她们的共同特征是乳房隆起,超声显示双乳增大,在激素六项的检查中,“雌二醇”和“泌乳素”两项值都较高。

  据《健康时报》报道,湖北省妇幼保健院儿童保健科主任医师杨勤认为,目前激素检测都没有小孩子的标准,全是成年女性的。4个月的孩子无论如何也不能高于成年女性标准的最低值,“何况现在是大大超出”。3名孩子在报道中被描述了“性早熟”,此消息在几日内吸引了众多父母的关注。

  南都记者在武汉看到了小菲和小彤的初诊病历:在小菲的病历上,武汉市儿童医院小儿外科江泽熙教授写的是:检查双乳大,外阴充血,建议停服一切奶粉;而武汉市儿童医院内分泌专科主任医师陈寿康则初步诊断小彤为单纯乳房早现。

  几位武汉当地的初诊医生均未对家长解释真性性早熟、假性性早熟与部分性性早熟等概念之间的差别。惊恐的家长们抱着孩子回家,满脑子都充斥着“性早熟”这个不甚清晰的概念,更无法确切得知“早熟”缘由。

  8月11日,湖北省卫生厅组织省内儿科及内分泌科专家会诊,3名女婴被诊断为“单纯性乳房发育”,激素没有超标。“他们说没有婴儿的雌激素标准,只能参照成年女性的标准。”孩子突然又变成不是“性早熟”了,小彤的母亲王女士感到困惑。“有病的话要让我们知道,然后好好治疗,而不是换着说法让人糊涂。”

  根据人民卫生出版社出版的高校医学院教材《儿科学》第七版,性早熟分为中枢性(真性)和外周性(假性)两类。不完全性性早熟(或部分性、变异型青春发育)为中枢性性早熟的变异,包括单纯性乳房早发育、单纯性阴毛早现和单纯性早初潮等。

  人体生殖系统的发育和功能维持受下丘脑-垂体-性腺轴(H PG A )的控制。中枢性性早熟是由于下丘脑-垂体-性腺轴功能过早启动,患儿除有第二性征的发育外,还有卵巢或睾丸的发育。其性发育的过程和正常青春期发育的顺序一致,只是年龄提前。

  而在外周性性早熟中,有第二性征发育和性激素水平升高,但下丘脑-垂体-性腺轴不成熟,也就是并没有进入真正的发育期,不具备生育能力。其成因通常是由肿瘤、肾上腺疾病以及外源性刺激引起的。

  单纯乳房早发育是女孩不完全性性早熟的表现。起病年龄小,常小于2岁,乳腺仅轻度发育,且常呈现周期性变化。这类患儿不伴有生长加速、骨骼发育提前、阴道流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