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污染全球恐危机食物链 中国无制约法规

2010-11-02 13:23 来源: 新华网
1032 收藏到BLOG

2010年10月24日,大连新港码头油库“7・16”爆炸现场再现火情,消防队员在火灾现场扑救。

  墨西哥湾漏油事件发生后,许多自该地区采集的螃蟹幼苗带有明显的橘色油滴,漏油的危害正沿着食物链不断上行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帅蓉发自北京 浓烟弥漫着,空气中充满了呛人的气味,虽然现场的明火不算大,但足以让人惊出一身冷汗:10月24日傍晚,曾于7月16日发生爆炸并导致大量漏油的中石油大连湾103号油罐再次起火。

  有媒体引用现场知情者的话说,事发前,103号罐正在被拆解,可能是在清理罐底的过程中,施工不慎点燃了罐里的剩油造成火灾。10月25日凌晨2点,火被彻底扑灭。据新华社报道,没有人员伤亡,没有原油及污水流入海域造成污染。

  不过,火灾几乎勾起所有媒体对于上一次爆炸的回忆。7月16日,中石油公司在大连新港的输油管道爆炸,泄漏了1000多吨原油,造成大面积海域污染,大连湾布满了厚厚一层原油,给当地市民生活以及渔业、旅游业带来巨大损失。

  专家和环保人士认为,那次爆炸和污染对于大连海域的影响将是“长期的”。

  大连海域的生态环境何时能够完全恢复尚不得而知,但墨西哥湾最近出现的新现象,却让人对大连海域的未来产生担忧。

  海里,小螃蟹带着油滴

  9月底,在美国路易斯安那州密西西比河的入海口处,出现了让人触目惊心的一幕:海面上密密麻麻地漂浮着无数死鱼、螃蟹和海鳗的尸体,在附近还发现了一头鲸鱼的尸体。有人将这片海域称为“死亡之海”。

  由于这片海域靠近墨西哥湾,有人怀疑它们死于石油中毒。实际上,这起始于今年4月份的泄漏事件已算了结:9月19日,美国政府正式宣布,墨西哥湾漏油井已通过压力测试,被永久封堵。

  但生态学家认为,事件造成的影响远未结束。整个事件中,共有相当于490万桶的原油泄漏入海。虽然泄露到海水中四分之三的油污已被清除或自然消散,但是美国南密西西比大学海湾沿岸研究实验生物学家哈丽雅特・佩里最近指出,自墨西哥湾漏油事件发生以来,许多自该地区采集的螃蟹幼苗已经带有明显的橘色油滴。

  “我研究螃蟹42年了,还从未见过这种事。”她不能估算出被石油污染的螃蟹幼苗的总量,但表示该地区已知的螃蟹栖息区域中约40%都受到了漏油的影响。

  “这表示石油已不是单单悬浮在水中,而是已处于一个可以进入并沿着食物链不断上行的位置上,”美国新奥尔良洛约拉大学生物学家鲍勃・托马斯说道,“被石油污染的幼蟹可能会被某种动物吃掉,接着那种动物又会被更大的动物吃掉,依此类推。”

  托马斯说,微小的动物可能只摄入少量石油因而能够存活下来,但那些位于食物链顶端的动物,比如海豚和金枪鱼,可能摄入足可致命的“大剂量”石油。

  “石油已成为水体环境的重大污染源之一。”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研究员赵章元介绍,除了墨西哥湾漏油事故和大连“7.16”爆炸事故这样的突发事件导致的石油泄露,油轮漏油事故也是不可忽视的一个巨大污染源。

  “就像地面汽车碰撞事故一样,在海里航行的油船也经常出事故。”赵章元介绍,由于我国海域很多,大型的油船漏油事故几乎每年都要发生一两次,而且频率不断加快。据统计,大连海域8年内就出现大小事故80多起,“每一次事故都造成不同程度的漏油,积累在海里、河道内”。

  陆上,被忽视的加油站污染

  石油对于海洋的污染,仅仅是石油污染的一个方面。业内专家介绍,石油及其产品在经营生产过程中会挥发出大量的油气,储油罐和输油管线的泄漏也对地下土壤与水源产生严重的污染,并且这些污染具有隐蔽性大、累积性强等特点。

  石油在开采的过程中,会产生大量含油废水、有害的废泥浆以及其他一些污染物,如果处理不好就会污染周边土壤、河流甚至地下水。由于石油会迅速渗透到土壤中,杀死土壤中的微生物,从而改变土壤成分,改变地表生态,遭受污染的地区可能在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时间内都会寸草不生。而且其有毒物能通过农作物尤其是地下水进入食物链系统,最终危害人类。许多研究表明,一些石油烃类进入动物体内后,对哺乳类动物及人类有致癌、致畸、致突变的作用。

  壳牌石油公司曾对其设在英国的1100个加油站进行调查,发现这些加油站中的三分之一已经对当地土壤和地下水造成了污染。类似情形在捷克、匈牙利以及南美洲的一些国家都有发生。

  2008年初,美国调查人员在对纽约州长岛地区其中52座加油站进行耗时4年的调查后意外地发现,其中32座加油站存在未被察觉的石油泄漏问题,而这些泄漏可能对土壤蓄水层构成威胁。而长岛地区270万居民唯一的饮水源即为来自地下的蓄水层。

  据了解,加油站地下燃料罐发生泄漏后,漏油会形成羽状物,慢慢浸入土壤,并随着时间推移,渗透到地下25米深的蓄水层。国外的研究发现,生活在加油站或者汽车修理厂附近的孩子患急性白血病的风险要高出平均水平的4倍。因此,一些发达国家已经把加油站与垃圾填埋场看成是地球上的两颗“毒瘤”。

  中国,缺乏制约法规

  这个世界级难题在中国同样是个难题。目前,北京市的注册运营的加油站就有一千多个,全国约有11万座加油站。

  中国科学院展开的调查与有关检测结果显示,当前我国城市地下水中,石化产品类污染物已广泛存在。清华大学环境系王占生教授介绍说:“更令人担忧的是迄今为止,有关部门并未对此进行专项研究,究竟有多少已经发生渗漏,有多少即将发生渗漏,很难说清楚。”

  中国能源网信息总监韩晓平则对记者解释道,这样的状况一方面可能源于各加油站不愿投入资金进行自我监测,而相应的环保部门往往对发生漏油的加油站罚款了事;另一方面可能是由于我国确实缺乏专业的监测手段。

  赵章元介绍,地下漏油往往只能用更换新土等办法来处理,需要的时间和花费相当可观。美国的一些严重污染点,动辄花费上百万美元,而且还用了若干年时间整治才得以恢复。为了防止水污染,美国已立法永远禁止在五大湖区开发石油。美国环保局在防止地下油罐的渗漏和关闭地下油罐方面也制订了很多法规,如规定油罐的拥有人或使用人必须对所登记的地下油罐安装渗漏监测装置,并且要求这些装置保持良好状态;永久性关闭的油罐,必须在30天内通知当地环保部门等。

  但中国在防止石油污染方面,相应的法律法规还不完善。有关专家建议,应尽快对我国石油渗漏污染问题进行立法管理,从而让更多的老百姓知情,并参与到石油渗漏污染的预防和管理中来。

  链接:近20年重大石油污染事件

  1991年1月,海湾战争期间,伊拉克军队撤出科威特前点燃科威特境内油井,多达100万吨石油泄漏,污染沙特阿拉伯西北部沿海500公里区域。

  1992年12月,希腊油轮“爱琴海”号在西班牙西北部拉科鲁尼亚港附近触礁断为两截,7万多吨原油泄漏,污染加利西亚沿岸200公里区域。

  1996年2月,利比里亚油轮“海上女王”号在英国西部威尔士圣安角附近触礁,14.7万吨原油泄漏,致使超过2.5万只水鸟死亡。

  1999年12月,马耳他籍油轮“埃里卡”号在法国西北部海域遭遇风暴,断裂沉没,泄漏1万多吨重油,沿海400公里区域受到污染。

  2002年11月,利比里亚籍油轮“威望”号在西班牙西北部海域解体沉没,至少6.3万吨重油泄漏。数千公里海岸受污染,数万只海鸟死亡。

  2007年11月,装载4700吨重油的俄罗斯油轮“伏尔加石油139”号在刻赤海峡遭遇狂风,解体沉没,2000多吨重油泄漏,超过3万只海鸟死亡。

  2010年4月,位于美国南部墨西哥湾的“深水地平线”钻井平台发生爆炸,事故造成的原油泄漏形成了一条长达100多公里的污染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