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访海参造假 当地人基本不吃干海参

2010-11-10 07:57 来源: 人民网
收藏到BLOG

加工点十分简陋
  如果不潜入烟台小渔村的海参加工点看了现场泡制海参的全过程,绝对不会有人相信,被列为入冬四大补品之一的海参,竟然是经过无数次浸泡、增加了近一倍重量后烘干出来的。同样类型的海参,经过不同的加工,变成了不同价位、不同分类的海参,它们的区别竟只是加糖、加盐的多少而已。

  村民告诉记者,当地人基本上不吃干海参,要吃的话都是买湿海参回家自己加工。了解了掺假海参的制作过程后,消费者们怎么还能花高价安心地进补海参?

  掺假海参这样造出来

  A 干海参有“糖干”、“盐干”、“淡干”之分

  记者进到一个小作坊中,表示想看看他们加工的海参,老板将记者带进了他家的院子里,院子里十几个塑料筐子,里面堆满了海参,盐干和糖干的海参被分开罗列 ,看样子他们加工的量属于中等规模。

  通过几天来的连续调查,记者对加工海参的方法也略有研究,和女老板讨论起了加工手法,她看到记者也颇有些懂行,就向记者讲述了干海参加工过程。女老板说――

  ―拿回来的湿海参,加工前要先把海参洗干净,为了保存的时间更长,海参体内的杂物是不能有的,要把海参肚子里的东西包括肠子等都抠出来。

  将清理干净的湿海参放在大铁锅里,加水煮沸,三四分钟后把海参捞出来沥干水分。

  等水分基本上都流出来了以后,再往海参体内加入盐,一来是为了杀菌,二来是为了让海参洗出体内的水分。这些是加工干海参的基本步骤,然后再根据“盐干”、“糖干”等不同分类进行不同加工。

  如果是做糖干海参的话,就将海参深埋到糖里面,让它最大化吸收糖分,等到海参的水分析出后,糖融化在水里变成糖水,然后将海参放在糖水里泡四五天,再把它们捞出来,放到网状筐子里,放到通风的烤房中。烤房的温度要控制在60℃到70℃之间,如果烤箱的温度过高,或者通风效果不好,那么海参可能会出现烂筋的情况。将海参在烤箱中放置六七天后,海参的表面挂着的晶莹的糖粒就会慢慢变得看不出来了,所以糖干的海参基本上和正常烘干的海参一样,看不出来加了糖。

  但如果是做盐干海参的话,可就得一遍一遍地加盐,将海参体内的水分析出,俗话是说用盐“闯一闯”,一般我们都是闯上四五遍,但也有的人会闯到十遍左右,当然闯的遍数越多,海参体内的盐分越大,海参会变得越来越不值钱。有的时候闯的遍数太多了,海参发完后变得稀烂,根本就没法吃了,这样的海参就是砸自己的牌子了。一斤海参闯进一斤盐去是很正常的,有的甚至更多。

  做糖干的话放的糖多少是可以控制的,放的糖多、泡的时间长的话,海参的糖分可能占到百分之三十以上的比例,如果放的糖少的话一般把比例放到百分之十左右,这样可以当成不放糖的淡干去卖,这样的海参价格就高,市面上最贵的海参就是这种类型的。

  B 看着不好看的“淡干”质量才好

  记者在烤房内看到有些海参浑身发黑发亮,但有的却泛着白色,刺也不挺直,样子很难看,记者问女老板,“为什么他们加工用的都是大连海参,但有的加工出来后颜色发褐色,有的浑身乌黑发亮,还有的白花花的很难看?”

  女老板笑着说,“这就是加工的秘密了,其实拿来的海参基本上都是一样的,即使有不一样差异也不大,颜色发褐的海参可能是湿海参本身的皮肤带着褐色,但也有可能是一些不道德的加工者,在海参的表皮刷上一层黄色的胶,这样使得加工出来的海参表面非常亮。”

  “咱们本地的人可能比较认那种颜色发黑的海参,买的时候就觉得颜色亮的海参是新鲜的,放的时间短 。但是近两年南方的人比较认褐色的海参,其实这个颜色并不是很重要,懂的人一看就知道海参的质量好不好。”

  “至于那种颜色非常黑的,可能是加工出来后用我们写毛笔字的墨刷在海参表面,为了防止墨脱落,他们还会混上一些锅底灰之类的东西,所以说海参不一定就是越黑、越好看质量就越好。

  记者看到有的海参通体白花花的,看上去非常难看,就拿起几个问她,“这些泛着白色的海参是不是比较差的海参呢?”女老板笑着说,“其实这才是我们卖得最贵的海参,也就是我们俗称的淡干。因为没加什么糖之类的东西,所以干了之后颜色自然会不好看,认货的人一眼就能看出来这是好东西。而像你们这些不太懂的,一看外观那么难看,是不会愿意去买的。”

  “就是因这些淡干加工出来不好看,卖得又贵,所以买的人就少,因此我们不愿意加工太多的淡干,怕货压在手里面走不出去。或者有的时候,稍微加一点糖,来冒充纯淡干,把价钱压低一点。”

  C 酒店愿买贵的“盐干”海参,因为数量多

  记者一进这个小作坊,就看到两个人蹲在地上忙活,走近一看,他们面前放着两大盆湿海参,记者问这些海参是发好的吗?他们说不是,这些海参是酒店发回来让他们重新加工的。因为酒店觉得这批海参的火候不够,所以他们又从新回锅里煮了煮。

  记者表示自己想往青岛的酒店里批发海参,想问问便宜的糖干海参多少钱。蹲在地上的女老板说,“如果你要往酒店里送海参的话,糖干的不一定适合,应该买加少量的盐干海参。就是价格稍微贵一点的那种。”

  记者表示酒店特别是举办婚宴的大酒店需求海参的量特别大,想买便宜的往酒店送,听说糖干的便宜。老板说,“我们这里的一些酒店,现在喜欢要这些简单加工的海参,也就是说只是把湿海参放在锅里煮熟后,加上一遍盐,沥出来水分就好。”

  “这种海参需要保存在冰箱中,如果天冷的话可以直接放在外面。存个一年半年也是没问题的。他们不太喜欢经过多次用糖或盐加工的海参,这种海参被这些东西添加后重量增重了很多,但数量却没有增加,酒店需要的是数量而不是一只海参的重量。”

  “比如说糖干的价格是1500元一斤,加点盐的是2000元一斤,但糖干的海参比较重,一斤可能有七八十个,但只加一点盐的,添加的物质少,分量就轻一些,一斤海参的数量可能有120个左右,酒店当然想要这些数量多的了,对酒店来说,海参小点不要紧,主要是数量多。所以对于酒店来说,还是买贵一点的“盐干”海参比较划算。

  当地人揭秘海参制造

  1 两个人月加工上百斤海参

  在这个小渔村里,记者看到有些居民家门口放着几排塑料筐子,门前的土路上流淌着污水,都是做干海参的家庭小作坊。记者看到一户居民正在往面包车上搬加工好的干海参,就上前询问,当听到记者想批发海参后,一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妇女将记者带进了院子里。

  记者提出想看看加工好的海参质量怎么样,这名妇女将记者带到了屋里,记者看到虽然她们家的院子里堆满了海参有些杂乱,但屋子收拾得很整齐,屋里的电器几乎都是最好的,液晶电视特别大,很显眼。“老板,做海参赚了不少钱吧,你们家电器都很好啊。”

  “哪有啊,我们只是小加工点,一年也赚不了多少钱,这村里有钱的人多了去了,哪个做海参的没买高档轿车啊,干得好的一年赚个几十万甚至百万的都有。”

  为了让记者相信他们这个小加工点的手艺,她带记者进了烤房,记者看到这个7、8平方米的烤房内装满了海参,看起来有几十斤。“别看我们地方不大,但手艺绝对没问题,我老头亲戚家全都是做海参的,好的手艺都掌握。我们的货出的也不错,一个月加工出上百斤海参没问题。并且就我们俩人,加工成本也低,从我们家拿货比别人家低。”

  2 根据不同地方的喜好制造

  记者看到几个装有活海参的筐子摞在一起,海参在筐子里积压在一块,“这么多海参,要是有死的怎么办,还能再加工吗?”记者问。妇女说,“有些没加工之前变臭了的海参,如果特别臭不能加工了,会挑出来扔掉的。只要臭得不厉害,往盐里泡泡,基本上就没有臭味,加工出来都一个样。”

  记者看到她家加工出来的海参个个颜色都特别黑,很亮,就说她的海参色泽不错,她说,“各个地方对海参的认识不同,喜欢的样子也不一样。有的地区觉得海参黑了不好,喜欢颜色不太黑亮的,有的就觉得海参黑亮、颜色鲜艳的好,这批货就是根据喜欢黑亮的地区加工的。”

  “海参这个东西,我们有时候也不理解为什么那些专卖店能买到七八千元一斤,这完全没有道理,海参再贵也贵不到那个价位,主要就是靠推销时忽悠。人要是认准了这个品牌的海参,卖多少钱顾客都觉得有道理。其实海参价格没有那么大的差距,我这里的这些淡干,你要是能忽悠卖高价位也是没问题的。”

  “如果能批发给酒店那你肯定要发财了,酒店需求量特别大,要的海参只要是价格便宜,头数多一些,差一点也无所谓,因为酒店做的海参浇上浓烈的汁后根本吃不出来原来的味道。”

  3 当地人基本不吃干海参

  记者离开加工点,在村子一处卖水果的摊上跟一位卖水果的老村民聊起来,他跟记者说,“我这一带是靠海吃海,村子偏僻,以前这里比较穷,只能做些跟海有关的东西。慢慢的这几个村都开始加工海参了,加工海参的居民特别多。所以你要买海参,在这里随便找个人问问,多数人都能帮你联系上。”

  “在别的地方海参是比较珍贵的,但在我们这却不太值钱。就是随便去邻居家逛逛,走时随便抓一把,拿走几个海参都是很平常的事,几乎每个村民都有做海参的亲戚。但正是由于我们这加工的太多了,我们都知道海参的加工过程,基本上我们都不吃干海参。”

  “干海参往体内添加那么多的东西,价格高,吃了对身体也没什么好处,营养都破坏了。我们都是买些湿海参,拿回家自己加工,处理好了内脏后就把海参冰到冰箱里,吃的时候再拿出来直接吃。”

  记者手记

  海参,想要看清你真的很难

  记者买过很多次海参,大都是送给长辈及孝敬父亲,从几年前参加工作时,就定下了每年冬季给父亲买上一盒海参,所以以前觉得自己对海参也有点研究。

  但经过这次暗访后,发现自己也被卖海参的给误导了,以为海参的颜色越黑、刺越挺直就越好,用这个标准作指导买了好几年的海参了 ,这才发现自己是个不懂海参的人 ,都被卖海参的人忽悠了―

  原来那种又黑又亮的海参,在干海参加工点叫糖干,批发价只有记者购买时的一半。

  幸好记者买海参时还找了熟人,不会是品质很差的,但是对大部分消费者来说,海参,想要看清你就那么难吗?

  在暗访中发现,做干海参加糖加盐的秘密在这些小渔村里就像说声问候语一样普遍,村里随处可见高档越野车和轿车,他们的加工手艺,能让加了一斤糖的糖干海参放在嘴里都感觉不到糖味,这手艺不令人佩服都难。

  可这些手艺没用在正规的地方,海参成本高,销售价很贵,但这怎能成为造假的理由?目前国内对海参的质量要求也没有一个可以遵循的统一标准 ,更令消费者买起海参来心里没谱。

  吃海参是暖身体的,记者的父亲常说吃海参的冬天基本上不感冒,据说今年的冬天特别冷,希望这些加工海参的人在数钱的同时,能手上留点情、少放一点糖和盐,让买海参的人心里也暖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