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北方第一大湖:水面10年萎缩520平方公里

2011-1-30 13:34 来源: 人民网
收藏到BLOG

资料图:达赉湖

  中国北方第一大湖近年来水位一直在下降,它能夠得到拯救吗?霍伟亚前往内蒙古找寻答案。

  达赉湖位于中国内蒙古呼伦贝尔大草原上,紧邻俄罗斯与蒙古国,近年水位一直下降。2009年当地政府将中国和俄罗斯界河额尔古纳河的支流海拉尔河河水引入达赉湖,勉强止住湖面萎缩,但尚不知能否拯救这个中国北方第一大湖。

  “达赉湖水位在一天天下降,现在已经有七、八年没有回升了。”达赉湖东北角的湖边,金沙滩旅游度假村六十多岁的老板告诉记者。

  达赉湖湖面广阔,是中国第五大淡水湖,对保持中国目前最好的草原——呼伦贝尔大草原的生态平衡起着重要作用,被称为“草原之肾”。

  1986年内蒙古自治区为保护达赉湖珍禽、湿地和草原生态系统,成立达赉湖自然保护区, 1992年升级为达赉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2001年1月被列入国际重要湿地名录。

  9月呼伦贝尔草原的草已变黄,牧民已经打完牛羊过冬的草,正在用机动车运往家中。

  老板和他妻子都不是牧民,十多年前开始经营这家度假村。每年七、八两月是这家度假村的旺季,为游人提供体验草原、下湖洗澡、垂钓、逮鱼等简单旅游服务。

  天气晴朗,老板指着湖边的白沙说,这里五天有四天在刮风,“一起风,这风沙就开始弥漫了。” 老板认为湖水减少最直接的影响就是草原沙化。

  因为达赉湖水位下降,草原和湖边中间已经出现一条约600米宽的白沙带。据新华网8月报道,2000年4月遥感卫星监测的湖面面积为2370平方公里,到2010年6月,湖面面积只剩下1850平方公里,减少了520平方公里。

  位于达赉湖西北部的中国边境城市满洲里曾想引达赉湖的水到市里的人工湖“情人岛”,最后因达赉湖水位下降作罢。

  度假村老板认为达赉湖萎缩的原因是连年的干旱和气候不正常,“冬天不下雪,今年春天倒是雪大,我们生长在这儿的人都感觉寒风刺骨,有点受不了。”

  达赉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副局长刘松涛说,草原湖泊演替受气候影响厉害,达赉湖湖面萎缩的原因是气候持续干旱。

  达赉湖水量补给依靠克鲁伦河、乌尔逊河、湖面降水、湖周边降水径流。刘松涛说,十几年来呼伦贝尔气温持续上升,1960-2009年年平均气温上升3度左右,降雨量在减少,仅有的两条补水河流克鲁伦河与乌尔逊河近年来水量减少,2007年都出现过断流。

  达赉湖水位下降又加剧了呼伦贝尔草原的退化。“呼伦贝尔草原近些年的退化沙化与达赉湖生态恶化有直接关系。” 呼伦贝尔市水利局工程师杨玉生8月对媒体说,达赉湖水位下降导致周边草原地下水不断补充到湖中,造成草原地下水位下降,加剧了草原沙化和草场退化。“达赉湖是呼伦贝尔草原的肾,肾坏了,当然会出大事情。”

  达赉湖的水位变化不仅影响到中国,也牵扯到蒙古国和俄罗斯。1994年,中国、俄罗斯和蒙古国的政府在三国交界地带建立了达乌尔国际自然保护区,达赉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是成员之一。

  2005年蒙古国曾想截留克鲁伦河百分之十的河水,发展当地矿业。但刘松涛说,经过国际自然保护区三方协调,这个项目停止至今。

  为减缓达赉湖水位下降,呼伦贝尔市水利局2005年就计划“引河济湖”工程,即从年径流量37亿立方米的海拉尔河引10.5亿立方米/每年的水进入达赉湖,该工程2006年4月通过原中国国家环保总局批复,2007年春天开工。

  但这个工程遭到俄罗斯的反对。俄罗斯外贝加尔地区州州长在给俄罗斯自然部部长特鲁特涅夫以及俄罗斯外交部长拉夫罗夫的信中说:“如果这个项目竣工,额尔古纳河中游流域将有超过1500平方公里河滩地遭受无法弥补的毁坏。”

  “无国界河流”网络的俄罗斯专家西蒙(Eugene Simonov)也反对这个工程。“无国界河流”网络由俄罗斯、蒙古以及美国的黑龙江流域研究专家、NGO在去年7月成立。

  西蒙认为,如果该调水工程完工,海拉尔河下游的湿地和社区将会受到严重影响,工程也会为该地区建造水利工程和不可持续水利用开一个危险的先例。

  呼伦贝尔市环保局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告诉记者,当时俄罗斯下了外交照会,后来北京的国家环保总局、水利部、林业局官员都来了解情况,工程一度暂停。“最后项目还是建了,说明政府间是达成了一致建议。”

  记者在呼伦贝尔市水利局了解到,“引河济湖”工程去年8月竣工,由呼伦贝尔市水利局成立专门机构管理。考虑到俄罗斯方面的意见,该工程计划每年引水3.9亿立方米。该管理机构的一位官员说,其实每年调多少不一定,海拉尔河水多时就多调,会有闸门控制。

  刘松涛说,开闸放水时间很短,一般是在汛期,枯水期不行,因为海拉尔河的下游是界河额尔古纳河。“就算不管俄罗斯的意见,我们也要考虑整个下游中国居民的饮水、畜牧、生活问题。”

  但在“引河济湖”工程的引水口,驻地管理人员告诉记者,引水渠的闸门建好后一直没有放下过,海拉尔河的水一直源源不断地流入引水渠,只有海拉尔河水量过多时才会放下闸门,控制引水量。

  海拉尔河的河水在呼伦沟流入达赉湖,站在金沙滩旅游度假村的蒙古包前可以清晰地看到入口。

  度假村老板认为引水到达赉湖是个好事情,不过他不相信这条引水渠能够拯救达赉湖,“湖对岸的铜矿每天祸害的水,就有这条引水渠每天流进的水这么多。”

  老板说的“铜矿”是指中国黄金集团内蒙古金予矿业有限公司乌木努格吐山铜钼矿,该矿2008年曾被发现铺设管道从达赉湖引水开矿。老板认为这家公司还在使用达赉湖的水。

  不过刘松涛说,达赉湖的面积变化和人无关,主要是自然变化,也有全球范围内的气候变化原因,不是挖矿取水导致的。“达赉湖周边没有工业,只有畜牧业。”

  面对达赉湖湖面萎缩,刘松涛说,达赉湖自然保护区也无能为力,“能做的就是尽量保证保护区的完整性,不至于恶化,保证条件成熟时还有恢复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