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酝酿重启农药经营许可制度 堵得住农药滥用?

2011-5-17 09:03 来源: 人民日报
收藏到BLOG

  不久前,山东省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就《山东省农产品质量安全条例(草案)》进行网上立法听证。条例草案中最引人注目的是重启农药经营许可制度。

  按照该草案,农药经营者应当向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农业行政主管部门申请农药经营许可证,农业行政主管部门应当自受理申请之日起30个工作日内完成审查。申请人应凭农药经营许可证办理工商登记手续。

  时隔7年,缘何重启农药经营许可?

  2004年,我国行政许可法施行后,农药经营许可被清理。时隔近7年之后,山东缘何酝酿重启这一制度?山东省农药检定所所长杨理健说,农药经营许可取消后,农药经营单位迅速膨胀。以山东为例,经营单位从2万个猛增到5.5万个,这还不算大批没有登记的村级农药零售点、个体商贩。农药经营者鱼龙混杂,导致限用农药,甚至高毒农药进入市场,用于农田,从而引发青岛“毒韭菜”、费县“毒花生”等一系列食品安全事件。

  记者在聊城市莘县十八里铺镇采访,见到农药化肥经营户王先生。他说,自己从事农药经营十多年,以前骑三轮车,用喇叭吆喝,走村串巷叫卖,现在换成四轮汽车,到各村送货。“几年前,我也常卖高毒农药,可夏季常发生中毒事件,不敢再多卖了。”王先生说,他没有在工商部门登记,也没有经营许可证,只是凭多年积累的信誉做生意。

  “农民图方便,给小商贩售卖假冒伪劣、高毒农药留下空间。要约束这些经营户,有必要重启农药经营许可制度。”杨理健说。

  临沂市兰山区恒田农药经营部业务经理任瑞新认为,农资市场门槛太低,导致一些个体经营户资质差,进货渠道乱,经常出现假货;同时,本该禁限用的高毒农药流入农户手中,一旦出现纠纷,实力弱的经营单位根本不具备赔偿能力。

  不过,也有企业负责人认为,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应该让企业优胜劣汰。“经营企业如果资质不够、人员素养不高的话,自然会被淘汰,不用通过行政手段来加以限制和约束。”北京颖泰嘉和公司国内业务部经理夏成红说。

  是不是双重许可,会不会增加农民负担?

  在网上立法听证过程中,山东康桥律师事务所律师张作成认为,目前高毒、剧毒、中毒农药都已列入危险化学品,经营这类农药要到安监部门办理许可证,如果再设立农药许可经营,经营农药就要办两种许可证。这样,经营单位增加了办证环节和费用,可能导致农药销售价格上涨,最终增加农民种田成本。

  杨理健说,农药经营许可的管理对象是农药经营者,而危险化学品经营许可对象是列入《危险货物品名表》产品的经营者,两者范围不同。目前,我国依法取得登记的农药品种达600多种,产品2.3万个,属于危险化学品管理的只占农药总数的近20%。危险化学品与农药的管理范围无法相互涵盖。此外,两种许可内容不同。农药经营许可是对农药进货识别能力、经营人员的素质和技术指导能力、资金条件的赔偿能力进行评估、许可;危险化学品经营许可侧重于安全管理,主要考核经营单位的农药仓储条件。“农药经营许可的证件收费由物价部门统一定价,财政状况比较好的地方,工本费可以由财政负担,实行不收费,谈不上加重负担。”杨理健说。

  山东省农药工业协会秘书长张昊则认为,农药经营企业均应办理危险化学品经营许可证。然而在实践中,办证需要一个较长的过程,一时没有涵盖所有经营户。如果这项许可执行到位的话,不必再重启农药经营许可,就能把不合格的散户排除在市场之外。“农药经营许可是一把‘双刃剑’,它固然可以加大农药经营监管力度,但在执行中不可避免增加申报手续和相关费用,甚至留下权力寻租的空间。”

  防止农药滥用,设许可制是唯一途径吗?

  对设置农药经营许可,山东省农业科学院土壤肥料研究所研究员高弼模认为,它无法根本解决农药生产源头非法制售假冒伪劣产品,也无法解决农民在农药使用过程中过量、不按间隔期、不按使用范围甚至违规使用高毒、禁限用农药等问题。

  而在杨理健看来,农药的主要问题是监管。去年山东省抽检粮食、蔬菜、果树用药272个,合格率为59.9%,远低于全国86.3%的水平。更有甚者,农业部门对193个烟剂检测,有71%不合格;不合格样品中,63.5%添加高毒农药克百威,40%有效成分为零。在现有《农药管理条例》处罚力度小、威慑力差的情况下,要控制黑窝点冒证生产、在常规农药中添加高毒农药、减少农药有效成分等行为,只有实行农药经营许可,对农药产品的“三证”及出厂合格证等进行查验。

  “目前,山东对农药产品实行备案制,并要求粮食、棉花、花生产区定点经营高毒农药和有危险性农药,蔬菜、果树产区不设立高毒农药和有危险农药经销点。除农用之外,粮食存储环节用于灭鼠的农药,也按规定实行经营许可。”杨理健说。

  在聊城、济南等地采访,记者发现,农民打药的随意性很强。莘县十八里铺镇马林庄村一名姓刘的农民,从1992年开始种植芸豆、黄瓜、西葫芦、辣椒等,打农药全部比照邻居来。别人打什么药,他拿上空药瓶就去买,打一遍不行,就再打一遍。“为了黄瓜更直溜,顶花带刺,不少人买植物生长调节剂蘸花。”他说,最近县政府提出打造绿色蔬菜品牌,蘸花的农户逐渐变少。

  “指导农民对症购药、合理使用农药,必须提高农药经营人员的技术水平和素质。农药经营许可制对此有明确要求。”昌邑市华夏农资超市有限公司部门经理刘伟东说,华夏农资超市现有6名农业专家和89名农校毕业生组成的服务团队,每年召开农民会600多次,培训16000人次。农忙时节,他们到田间地头指导农民科学种田,减少盲目用药。

  张昊也表示,农民的用药环节非常关键。如果这方面忽略了,即使法规制订得再多,试验再多的标准,都是徒劳。“不过,经销商追求的是利润,在不妨碍利润,或可能增加利润的前提下,他们愿意推广农药,指导农民。反之,如果药效好,利润却不高,他们照样不愿意推荐给农民用。因此,不能把指导农民安全用药的重任完全放在经销商肩上。”张昊说,农业部门应把主要精力放在建立专业的施药队伍上,就像到了割麦季节,有专业收割队直接帮农民收割一样,到了该施农药的时节,有专门的队伍为农民打药。这样才能从根本上避免滥用农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