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死猪夹杂其中 私宰肉是怎样流向餐桌的

2011-7-14 07:53 来源: 人民网
收藏到BLOG

桂林市叠彩区白竹干村委办公楼旁边的私宰点里,私宰者正在砍肉。

  据举报,占桂林市屠宰量1/3的生猪被私宰,记者就此连日暗访。

  日前,广西桂林市4家定点屠宰企业联名上书桂林市商务局,递交了《请求恢复生猪屠宰执法报告》。报告称,“2011年以来,桂林市生猪屠宰执法工作是一片空白。桂林市每日生猪屠宰量逐日减少,由原来的每日1500头到如今的1000头左右,日均屠宰量少了500头左右,占全市生猪屠宰量的33%。”

  那么, 日均少了的那500头左右的生猪流向了哪里?这些私宰的生猪又怎样才能变为放心肉流向餐桌?记者连日来通过暗访发现,桂林某些村屯把生猪私宰当成主业,每天私宰量达300至400头。按照每头猪200斤肉计算,每天出现在市场上的私宰肉在6万斤至8万斤之间。这些私宰肉鱼目混珠进入了市场,走进了消费者的菜篮子。

  多个非法屠宰点

  日私宰量达数万斤

  据知情人透露,桂林市叠彩区白竹干村的私宰现象较为突出,属于“家庭式生产线”。为了调查清楚私宰肉如何流入市场,记者从7月5日凌晨4时开始连续6天蹲守在白竹干村至屏风菜市场的必经路段。

  7月6日凌晨5时左右,记者开车在白竹干村转了两圈,发现近10个私宰点,有的私宰点直接将肉摆放在地上。走近白竹干村的一排低矮房屋,记者发现里面忙得热火朝天:有的在杀猪,有的在砍肉,还有的将私宰猪肉放上摩托车。

  这个村的私宰肉流向哪些菜市?记者尾随一辆载有私宰肉的摩托车,看到摩托车穿过桂林市东二环路经建干北路来到了桂林市屏风市场。一路上,记者陆续看到有10多辆摩托车载着私宰肉,沿着这条线路进入屏风市场。调查发现,从白竹干村出来的私宰肉一半以上是运往距离白竹干2公里左右的屏风市场。从凌晨4点到下午4时都有人拉猪从该村出来。

  据住在附近的一位村民介绍,“每天早上4点左右,村里面就陆陆续续传来猪的尖叫声,跟上班似的很有规律。睡眠不好的人会被吵醒,头痛死了。”他说,白竹干的私宰已经很多年了,执法部门也来打击过,但都没有用。

  在屏风菜市场,记者假装买肉,问一位卖私宰肉的女摊主:“猪肉上面怎么没有盖章?”女摊主说:“我来得早了点,检疫的人等下才来。不过你放心,猪肉保证是好的,我给你看下合格证。”说完,她从装钱的筐子里拿出一张票据,像是生猪定点屠宰场(点)统一使用的《动物产品检疫合格证》,还没等记者看清就丢回了钱筐。

  既然已经有了《动物产品检疫合格证》,为什么猪肉上面没有盖检疫章呢?知情人告诉记者,每个定点屠宰场都有桂林市动物卫生监督所派驻的检疫员。每天凌晨6时左右,检疫员从屠宰场下班后,就来到市场上帮一些私宰肉补检。在屠宰场每检一头猪收3元的检疫费,而检疫员到市场补检时每头检疫费收8元。

  据桂林市4家定点屠宰企业递交的《请求恢复生猪屠宰执法报告》,桂林市存在多个非法屠宰点,主要有南片:大风山二塘乡段、柘木镇、奇峰镇;东片:大河乡白竹干(该点尤为严重);北片:定江镇宝路村未经审批的公开私宰点。

  据知情人介绍,情况最为严重的东片一带生猪日私宰量为150至200头;北片一带生猪日私宰量达80至100头;南片生猪日私宰量达60头左右;西片的敦睦村、安庆楼一带的生猪日私宰量约20头。粗略统计,桂林市每天的生猪私宰量达300至400头。按照每头猪200斤肉计算,每天出现在市场上的私宰肉在6万斤至8万斤之间!

  “检疫”即收钱盖章

  私宰肉变身“放心肉”

  据了解,按规定,生猪从屠宰到上市一般需要经过产地检疫、宰前检验、宰后检疫等十几项程序,从屠宰场出来的猪肉检验、检疫合格后就会发给“两章两证”,只有这样才能作为“放心肉”上市。

  据桂林市动物卫生监督所蒋福信所长介绍,宰后检疫是猪肉上市前的最后一关,按3元/头收取宰后检疫费。然而,记者在屏风菜市场发现,市场检疫人员在猪肉摊位逐个进行的所谓“检疫”却只是开票、盖章、收取检疫费8元。就这样,私宰肉披上合法外衣流向市民的餐桌。

  7月7日7时,记者再次来到屏风市场。7时20分左右,一名穿制服编号为0300022的检疫员进入市场。检疫员背着一个包来到肉类行,没有仔细看猪肉就开了一张《动物产品检疫合格证》签上名字,然后再撕一张8元的收费票据放在案板上。接着掏出2元零钱丢在案板上面,随后屠商就丢过来10元钱,检疫员收钱后离开。

  一名屠商向检疫员打招呼:“嗨,过来帮盖个章。”于是,检疫员从袋子里拿出检疫章盖在猪肉上,然后收取了8元检疫费。记者看到检疫员先后来到数十个猪肉摊收取检疫费。

  记者上前跟检疫员聊天,随口问他:“市场里有些是私宰肉,可否帮检疫?”

  检疫员说:“现在是补检,大多数猪是在屠宰场杀的。”

  记者问:“为何我们在路上看到不少是白竹干村送来的?”

  检疫员说:“有部分猪肉是在白竹干村杀。以前商务局、公安几个部门都进村处理过,但处理不下来,所以允许一部分人在外面杀。”

  记者问:“刚才我看到有个屠商叫你帮盖章你就帮盖章了,那猪肉你检过吗?”

  检疫员说:“早上6点,我就来看了的,但有些没查。我不可能一直守在这里,只能看下猪肉的肉色,不合格我也不会开票的。”

  病死猪夹杂其中

  直接威胁群众健康

  目前,桂林市有甲山西环屠宰场、江东肉食品有限责任公司、肉类联合加工屠宰分厂、叠彩肉联分厂4家定点屠宰企业。在定点屠宰场,杀一头猪只需交26元服务费和3元检疫费。屠商来到屠宰场猪栏点一头猪,经过半机械化宰杀,20分钟后屠商就可以交钱领走猪肉。比起手工杀猪来,半机械化宰杀可以说省心省事又省力。

  据了解,私宰肉的屠宰成本高于定点屠宰,还多了购猪的运费。但为什么又有那么多人选择去手工私宰生猪呢?难道是为了节省29元的费用吗?“私宰肉”的利润空间在哪里?

  据知情人透露,主要是在于私宰点避开了相关部门的监管,经常产生注水肉。还有些利欲熏心的私宰户甚至低价收购病死猪来宰杀,或者将母猪肉混在好猪肉中出售,从而牟取暴利。

  由于市场缺乏监管,一些原本出售放心肉的屠商,看到他人出售私宰肉不仅未受处罚,而且赢利颇丰,于是也加入了私宰行列。

  据桂林市商务局市场秩序处周忠明处长介绍,他们前段时间已接到投诉,称定江屠宰场进行非法宰杀生猪经营活动。经调查,发现该屠宰场未经规划和定点审批,所屠宰的生猪未经任何检验检疫流入市场,严重扰乱生猪屠宰秩序和周边群众食品安全。今年6月23日,桂林市商务局已致函灵川县政府,请该县查处和取缔。目前,灵川县政府牵头组织了牲畜屠宰管理领导小组帮助该屠宰点办理相关手续。在此期间,该屠宰点必须无条件停止屠宰生猪。

  周忠明说,对于白竹干村的私宰点,此前也去清理过,但由于私宰点隐蔽分散在村子里面,执法难度大。加上他们执法人员又不能上路和进市场查处和收缴私宰肉,他们准备联系工商、公安等相关部门联合执法打击私宰行为。

  链接

  何为私宰肉

  根据国务院《生猪屠宰管理条例》有关规定,未经定点,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从事生猪屠宰活动(农村地区个人自宰自食的除外)。在生猪定点屠宰场(点)屠宰的生猪,经过检疫后准予上市的猪肉被称为放心肉;未在生猪定点屠宰场(点)屠宰的生猪,以及虽然是在生猪定点屠宰场(点)屠宰的生猪,但未经检疫就上市的猪肉,均被称为私宰肉。私宰肉进入市场,将严重扰乱市场的正常秩序,威胁消费者的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