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矿业污染致汀江上下游产业链遭破坏

2010-7-23 07:46 来源: 人民网
收藏到BLOG

  渔民:现在这个水含有很多鱼油啊,二次污染啊,你看这浮子以前是白的,现在都黑了。以前是白色的渔网,现在你看,这边都是鱼油,你摸一下,滑滑的。

  紫金矿业污染事件的影响还在继续,记者调查发现,不仅当地渔业遭受到巨大冲击,与之相关的上下游产业链也在遭受破坏。与此同时,受到污染的汀江,生态环境正在发生一系列变化。

  渔业产业链断裂

  吉华是上杭县最大的鱼饲料供应商,6月份之前,他每月可以卖出700吨饲料,而现在一袋都卖不动。

  吉华:现在是高峰,像以前在上杭都可以销售700吨左右。

  记者:一个月销售700吨?那现在饲料还能卖出去吗?

  吉华:哪里卖啊?我仓库还有100多吨在那里发霉,现在一袋也卖不出去。

  到现在,吉华还有400万的饲料款没收回来,虽然企业给渔民的补偿款下来了,但渔民先首先要偿还银行贷款,吉华说,这400万恐怕要打水漂了。

  吉华:饲料我欠出去了400多万,现在死鱼的钱是补下来了,银行的钱先扣掉,我们去哪里拿钱啊!

  吉华说,他不仅销售饲料,还帮助渔民卖鱼,以前每天能卖上万斤,现在一条鱼也没有。

  吉华:外面的客户现在一条鱼也拿不到,以后要是重新养殖的话,又要重新打关系。

  在吉华看来,上杭县的渔业产业链就这样断了,什么时候能恢复,目前看还是未知数。

  记者:上杭县地区的养殖业什么时候能恢复呢?

  吉华:那我不知道了,看他们县里面,环保抓的紧不紧,如果抓的好很跨就能恢复

  记者:你估计今年能恢复吗

  吉华:估计不知道,现在(政府)还没答复什么时候可以养。

  鱼贩们每天要损失几百元 目前政府还没有进行补偿

  污染事件发生后,当地人不敢食用淡水鱼,即使是池塘养殖的鱼也卖不动。上杭县南门菜市场的鱼贩们每天要损失几百元的收入。

  记者:以前这个鱼价格很高的?

  鱼贩:7块、6块

  记者:现在?

  鱼贩:4块、5块,只要有人买3块也卖。

  记者:以前一天赚?

  鱼贩。三四百块。

  记者:现在呢?

  鱼贩:二三十块。

  记者:怎么差距这么大啊?

  鱼贩:没人买啦,他们说这个鱼不能吃啊,说紫金矿业那个水爆发出来了。

  上杭县政府工作人员昨天告诉记者,处于产业链上游的饲料供应商和产业链下游的鱼贩们确实受到了影响,但目前政府还没有对他们进行补偿。

  吉华:整条河都不能养鱼了,你让我怎么办呢?

  记者:你怎么办呢?

  吉华:我……没办法

  记者:有人给你赔偿吗?

  吉华:没有。

  漳州地区淡水鱼出现供不应求

  上杭是福建著名的鱼米之乡,漳州地区每三条淡水鱼就有一条来自上杭,紫金矿业污染事件发生后,整个漳州地区的淡水鱼都出现了供不应求的情况,价格一路飙升。经常从上杭地区进货的马老板深有体会。

  记者:零售价能达到多少了?

  马老板:起码是7块

  记者:以前是多少?

  马老板:起码差5、6毛。

  记者:那现在货供应充足吗?

  马老板:草鱼啊,供不应求,到哪里都是供不应求。

  死鱼增加腐烂变质导致二次污染

  就在渔民养殖的鱼大量死亡的同时,汀江里的野生鱼也开始出现了浮头、死亡的现象。

  随着死鱼的增加,当地渔民开始担心鱼腐烂变质导致二次污染

  渔民:现在这个水含有很多鱼油啊,二次污染啊,你看这浮子以前是白的,现在都黑了。以前是白色的渔网,现在你看,这边都是鱼油,你摸一下,滑滑的。

  事实上,可能出现的二次污染的问题也引起了龙岩市有关部门的注意。龙岩市畜牧兽医水产局昨天下发文件,要求上杭县水产部门及时打捞死鱼,防止水质变化出现二次污染,加强鱼类疫情防控,避免影响生态环境。

  但是在渔民们看来,污染事件对生态的影响已经出现。

  邱文虎:河里面的青蛙没有了,以前能经常能听见青蛙咕咕叫,青蛙、蛇、鸟这三样现在几乎看不到了。

  渔民邱文虎说,以前水面经常有水鸟和白鹭掠食,但记者在下都乡璜溪村汀江上采访时,没有看到一只鸟飞过,也听不到鸟叫。

  污染事件给汀江生态造成影响不可避免

  北京师范大学环境学院毛显强教授认为,污染事件给汀江生态造成的影响是不可避免的。

  毛显强:它对生态本身的危害肯定是存在的,短期的影响已经看到了。青蛙本来是在水里生活,鱼类受影响,这种两栖类自然也会受影响。鸟类是以吃鱼和水里动物为食,肯定也会受到影响。

  长期的不好说,里面的重金属肯定会沉淀,或者进入食物链,在生态系统内部有传递,一段时间内会有影响,只是影响大小而已。

  毛县强更担心是被水已经稀释沉淀的铜离子可能带来的二次危害。

  记者:这样的生态恢复肯定需要一定时间?

  毛显强:肯定是需要时间的。重金属啊,慢慢沉淀,被泥沙吸附,之后沉淀到河底,但是一旦发生扰动,又会跑出来,变成被吸收的状态,被生物吸收。

  上杭县地处闽西地区,风光宜人,并且因为古田会议召开而成为红色革命的根据地。那么,如何保护这样一个革命老区的生态环境,让那里的人们能够继续安静、祥和地生活?这应当成为当地政府亟待解决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