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候变化谈判应该在联合国协商一致的规则下

2010-11-30 10:41 来源: 人民网
735 收藏到BLOG
  《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16次缔约方会议暨《京都议定书》第6次缔约方会议29号在墨西哥海滨城市坎昆开幕,为期12天的会议将继续就气候变化问题进行磋商。人民网邀请中国社会科学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所所长潘家华就此与网友进行了在线交流,文字实录如下:

  [主持人]:前些天,您所在的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所和中国气象局国家气候中心等单位发布了《2010年气候变化绿皮书――应对气候变化报告―坎昆的挑战和中国的行动》,在坎昆谈判中,您认为中国面临的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潘家华]: 坎昆会议对于中国来讲面临的挑战是多方面的,因为在很多方面,我们都需要应对国际上对中国的压力,现在的客观事实是,第一,中国温室气体排放总量已经是位居第一,而且每年新增的温室气体排放量要占全世界新增排放总量的40%以上。不仅是这样,我们的人均温室气体排放已经超过世界平均水平,而且中国现在的外汇储备,中国现在国际贸易的顺差,方方面面都说明了中国现在已经是有了一定的发展水平,所以,国际社会对中国的预期也在不断地调高。

  在这样一种情况下,就有几个方面的压力:首先,在整个谈判规则上面的。谈判规则上,现在发达国家以及部分发展中国家希望中国能够同意,以少部分国家参与的这样一种大国俱乐部形式来谈相应的规则,这样就可以使谈判相应的简化,中国是不同意的,中国认为,我们气候变化的谈判应该在联合国协商一致的规则,联合国这样一种谈判的平台,而不应该是几个大国俱乐部。

  其次,关于减排目标。现在发达国家一而再、再而三地要求中国就温室气体减排目标加码,中国也非常明确地表示作为发展中国家,我们现在作的承诺已经定势很高了,但是发达国家认为还不够,但是发达国家自己也不做,在这样的情况下,很有可能在坎昆大家都免谈了,发达国家不支持中国,中国也不对发达国家,当然提还得提,必须要率先垂范,大国减排,但是,我们不可能在坎昆会议上达成一个协议。

  再次,发达国家要求中国在减排行动的透明度方面做出让步。发达国家讲得很清楚,你不增加你的排放承诺也可以,你现在已经有40%到45%在2020年单位GDP二氧化碳排放,相对于2005年下降40%到45%,可不可以就这样一个目标,你在联合国的文件上面加以明确的承诺。中国说,我们自主减排行动,不是一种承诺,只是属于国家的自主减排行动。

  这个上面,现在国际也会有一些争论,因为我们现在写出来,发达国家不写出来,这样存在一个比较大的分歧。在这样一个问题上,中国是非常明确的,就是说我们在自主减排行动,也是要可以报告、可以测量,还可以核实的,但是,至于国际磋商与分析,这是属于我们中国人自己定的事情,我做的行动,我公开、我透明,是不是接受国际核查,那是另外一件事情。国际核查也应该有多种方式,国际核查不应该对中国的主权造成任何影响。所以,在这个方面有比较大的运作空间,而且我觉得,我们中国会表现出一定的灵活性。

  中国表现出一定的灵活性,对于发达国家也是一个比较明确的要求,就是要求发达国家必须在快速启动资金,也就是在2010到2012年这三年时间300亿美元必须要落实,必须要拿出钱来让发展中国家能够有一定的资金资助,来适应气候变化,来低碳发展。发达国家现在已经表现出比较明确的意愿,也拿出来一部分资金,很有可能这个300亿会落实,但是这中间可能有一个妥协,妥协表现在哪里?就是发达国家拿出了300亿,但是这300亿中有很多是属于它以前常规的对发展中国家援助的那部分款项,那部分款项按照巴厘路线图,按照发展中国家的要求,是不符合要求的。发展中国家非常明确,巴厘路线图也非常明确,发达国家承诺的资金必须是额外的,不可以把以前的这样一些对发展中国家的援助纳入到气候变化的援助这个资金中间来的。

  这个问题很有可能发达国家要这样做,发展中国家可能会明确地指出来,但是最后也可能是一种妥协。但是这个资金问题、更多透明度问题交织在一起,资金问题妥协,透明度问题也妥协,最后在这两个问题上就应该有所突破,很有可能就在坎昆会议上达成一种共识。

  关于资金问题上还有一种问题,就是压力,就是发达国家对中国的压力,认为中国现在不是发展中国家了,中国有这么大量的外汇储备,有这么大量的国际贸易,你们的城市建设、发展速度这么快,亚运会办得这么光鲜,世博会办得这么光鲜,你们也的是钱,你们应该拿些钱贡献出来,这是去年哥本哈根会议上美国国务卿希拉里讲得非常明确,你们不是发展中国家,不应该得到钱,还应该拿出钱来。

  根据巴厘路线图的规定,发展中国家是应该在发达国家资金和技术的援助下实现低碳发展、实现气候变化,而发展中国家没有义务来提供这个资金,中国仍然是发展中国家,中国没有这样一个任务来提供资金,而且中国还有这个权利来接受发达国家的资金,实现低碳发展或者是气候变化。在这样一个原则问题上,我觉得中国不会让步。但是在实际资金的获得和使用方面,中国不会与最不发达国家争取这样一个资金,中国会争取资金让发展中国家,特别是最不发达国家获得相应的资金,但是中国不会和他们去抢,但中国去帮助他们去争。

  当然,还有另外一个方面,就是中国现在这些年来南南合作已经取得非常实质性的突破,中国会把应对气候变化纳入南南合作的内容,帮助发展中国家来减少温室气体排放,适应气候变化。但是,中国和发展中国家的南南合作现在没有纳入气候变化谈判的内容,所以,和这个没有关系,中国是有中国自主的事情,中国和发展中国家合作是我自主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