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善才:跟方舟子没话说

2010-12-09 17:24 来源: 武汉晚报
822 收藏到BLOG

  12月8日,方舟子在《中国青年报》上发表文章《神农架会有野人?为何一颗牙都没留下》。他认为,存在“野人”的可能性几乎没有,力主启动科考的相关人士“毛发说”缺乏说服力。

  12月8日,记者就此说法采访了野人科考项目牵头人。他说:“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方舟子)不是搞科研的人,坐在家里信口开河,(跟他)犹如对墙说话。”

  在北京家中接受记者电话连线时,方舟子表示,不要过于关注(野人科考),那是在推它。

  方舟子在文章中说:“从生物学的角度看,存在‘野人’的可能性几乎没有。如果‘野人’真的存在,它们不是从天而降的,必然有自己的进化历史,在进化过程中就会留下化石……30万年的进化历程中留下的化石证据又在哪里呢?‘野人’死后不会凭空消失,总要留下残骸的。为何从未被发现过,连一颗牙齿都没留下?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一点直接的证据都没有,如何让人相信?”

  对此,王善才称,在科考中发现了许多比猿高级、接近现代人的毛发,还曾在中科院、同济医科大学等机构做过鉴定。

  方舟子则认为,“其中有些‘野人’毛发经鉴定是其他动物的毛发,甚至连毛发都不是,是某种真菌或草”。针对这一说法,王善才表示,的确发生过“搞错”了的情况,是当地农民缺乏辨识造成的,不存在外界怀疑的造假一说。

  “那就更证明了这个(毛发作证据)的不可靠。”12月8日晚接受记者电话采访的方舟子回应说,“部分毛发断裂,甚至没有发根,无法提取DNA。根据基因序列确定物种,最强的证据是基因。”

论战一:
毛发能否证明野人存在?

  王善才:相关机构鉴定过,接近人类。

  方舟子:死不见尸,如何让人相信?

  ▲2005年,有人声称发现“奇怪的毛发”,中央电视台做了报道。

  ▲神农架自然博物馆内展示的假想野人模型。

论战二:
是否为借机“科考”?

  王善才:无人赞助,科考只能延期。

  方舟子:不排除有带动当地旅游的成分。

  “这样的传说能够吸引读者、招徕游客,还可以借机‘科考’,总会有人宣扬,是不会完全平息下去的。”文章末尾,方舟子这样“断言”。

  电话里,方舟子对野人科考支持者的坚持,做了如下可能性解读:一、过于偏执于不符合科学道理的事情,“一头扎进去,就像搞永动机一样”;二、拿野人之事做由头,希望拉到赞助来一次生态旅游;三、不排除有带动当地旅游的成分。

  今年10月,据媒体报道,湖北省考古所研究员、湖北野人考察研究会负责人、75岁的王善才宣布,民间募集1000万元后,面向全球征集探险队员,用于对神农架野人大规模的科学考察。此举意味着搁置了近30年的神农架野人科考又将启动。

  但王善才12月8日表示,由于媒体闹得沸沸扬扬,许多之前的意向经费全都落空。“很多人跳起来反对”,赞助一笔都没谈下来,科考恐怕要无限期延迟了。

  “国家不应该拨经费。”方舟子表示,“如果企业愿意赞助,那是浪费钱。但筹得到钱也无可厚非。”

论战三:
谁在说外行话?

  王善才:隔行如隔山,跟他没话说。

  方舟子:每一条都是有依据的。

  “之前有学界的人质疑我,都没有谈头,跟他更没话说,(他)不是搞科研的人,犹如对墙说话。”王善才表示。

  “跟我干哪一行没有关系,何况我是学生物的,算不上外行。”方舟子说,“‘野人不存在’的观点并不是由我标新立异提出的,而是学界的主流观点,每一条都是有依据的;如果不认同,就应该拿出更有力的证据。”

  野人科考会否演变成第二个“曹操墓”,演绎出亦幻亦真的各种说法?“不会,说有野人,只是学术界边缘的说法,跟‘曹操墓’完全不一样。”方舟子说,“不要过于关注(野人科考),那是在推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