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特大假药生产销售链:执业医生充当假药代理商

2011-9-20 09:46 来源: 法制日报
收藏到BLOG

图为尚未包装的药丸、胶囊。

  调查动机

  前不久,公安部部署在全国集中开展“打四黑除四害”专项行动,严厉打击“黑作坊”、“黑工厂”、“黑市场”、“黑窝点”。随着公安机关不断加大打击力度,一批群众反映强烈的问题得到解决。

  据了解,江苏省新沂市公安机关破获了一起销售网络遍及全国的部督假药案。规模如此之大的假药案,背后是怎样的利益链条?《法制日报》记者前往新沂展开调查。

  胶囊、药丸子、药片、药粉……江苏省新沂市药监局一个20平方米的仓库里,假药及一整套生产设备、生产原料堆满了大半个屋子。

  近日,新沂市公安局破获一起涉案金额上千万元,销售网络遍及全国所有省区市的公安部督办假药案。《法制日报》记者采访多名办案人员,揭开这个黑色假药产销网络背后的运作链条。

  执业医生充当假药代理商

  5月12日下午,新沂市城区东郊一家药店内,3名药监工作人员正在例行检查。货柜上一排名为“康骨宁”的新药引起了工作人员的注意。

  “康骨宁胶囊”,有“活血化瘀、祛风止痛”等7种功效,生产企业“北京利民药业有限公司”,地址“北京市大兴区亦庄经济开发区101号”。在外行人看来,这瓶包装精美、印刷精细,且“国药准字号”、产品批号等应有要素一应俱全的药看不出任何问题。

  但药监工作人员仔细查看后发现,药品的批准文号排序不对。

  为了查验药品的真伪,新沂市药监局立即按照包装盒上的生产地址,给北京市大兴区药监局发函求证。数日后,大兴区药监局回函答复:“没有这一药品公司。”

  5月26日,新沂市药监局将确认后的假药线索移交到新沂市公安局。当天,药店老板刘星被警方控制。主办此案的民警庄瑞雪当时没有料到,在药店发现的这9瓶假药,最后会牵出一个涉及上千万元金额、覆盖全国所有省区市的假药产销网络。

  接下来的工作就是“顺藤摸瓜”。据刘星供述,今年5月初,有一名叫冯燕的女子来到店中,给他10瓶“康骨宁胶囊”让他试销售,以每瓶10元的价格拿货,再以每瓶30元的价格卖出。

  刘星说,刚开始,他对这种药也有过怀疑,但当他看到冯燕提供的一整套药品手续,且在网上查询到“康骨宁胶囊”所属“利民药业有限公司”有专业的网站后,他选择了相信。

  5月27日,警方将冯燕抓获。在冯燕家中,警方搜出了125瓶“康骨宁胶囊”及一份销售清单。民警从清单上得知,冯燕从今年4月12日开始,一共从其“上线”处进货1600余瓶,供货给当地10余家药店。

  在接受警方讯问时,冯燕称,她不知道“康骨宁胶囊”是假药,药是由山东省临沂市苍山县一家医院的医生盛平提供的。

  医生怎么会卖假药?

  庄瑞雪告诉记者,当他们调出资料确认盛平系苍山县某医院的正式执业医生后,也颇感纳闷。5月30日,新沂警方和药监局一同赶赴山东省苍山县,盛平当日恰好不在医院上班。庄瑞雪事后得知,原来,盛平的“上线”听说“出事”后,让他赶往新沂,找熟人疏通关系“摆平”此事。

  5月31日,盛平在其工作的医院门口被警方抓获。警方在盛平住处搜出“康骨宁胶囊”3箱共600瓶,在每一箱药品中都附有一整套包括营业执照、药品许可证等在内的“合法药品生产手续”复印件,甚至还包含一份“物价局关于‘康骨宁胶囊’药品价格的通知”,核定销售价格为34.5元。

  盛平是如何与假药产生联系的?

  据盛平交代,他在医院里小有名气,写的论文还曾获过奖,因此网上有他的联系方式。2010年8月初,一个叫刘昊的男子打电话给他。刘昊自称是北京利民药业有限公司销售经理,问他是否愿意销售“康骨宁胶囊”,可先寄10盒。盛平答应了,拿到药后放到苍山县一家小卫生室销售,觉得市场不错,于是开始正式与刘昊交易。

  警方从在盛平家搜出的进货清单上看到,刘昊从2010年8月9日开始给盛平发货,至今年5月28日共发货5000余瓶,进货价为每瓶6元。盛平利用自己医生职业的优势,将药品供货给苍山县及邻县各药店、小卫生室销售。

  严重致病假药销往全国

  抓捕盛平的“上线”是整个案件的核心,也颇费了一番周折。

  盛平自称从未与“上线”刘昊见过面,平时交易都是一方通过物流发货,一方从银行汇款。为了找到刘昊,盛平翻出刘昊给他寄药的物流单,而直到此时,他才发现,原来药品并非发自北京,而是发自河南省郑州市。盛平致电质问刘昊,刘昊称自己是郑州办事处的。

  新沂警方判断,这绝非一起简单的销售假药案。6月2日,新沂警方、药监部门等多人赶赴郑州调查。6月10日下午,刘昊被抓获。刘昊供认,“康骨宁胶囊”确系假药,他就是这一假药销售的源头,以5元至7元向外发货,发往河北、内蒙古、吉林、江苏、山东、陕西等省区市。

  刘昊说,所谓“北京利民药业有限公司”、“利民注册商标”、生产地址均是假的,电话号码虽是北京的,但已设置全部呼叫转移到他的手机上。最关键的是,他的名字也是假的,其真名为刘峰,河南台前县人。

  当被问及药品由谁生产时,刘峰的回答却异常模糊。警方事后查明,刘峰只是整个假药销售团伙中最薄弱的一个环节,在他的背后,有着一个更大的假药销售网络,而其控制人是刘峰的姐夫杨琼。

  2010年8月,找工作不顺利的刘峰回到郑州,住在姐姐家,得知姐夫正在做一门“很赚钱的生意”。在跟着姐夫送货收货几次后,他决定开始做这门生意,而他向警方供述的所有售假手段,全部复制于经验丰富的姐夫杨琼。

  6月11日早晨,警方开始对杨玉琼及其同伙刘榜(刘峰弟弟)实施抓捕。郑州市二里岗南街29号院某屋是杨琼的居住地,同时也是这个团伙的窝点所在。因杨琼当天不在家,警方扑了个空。在他家里,警方搜出了两枚假公章、多套虚假药品证书复印件以及14本销售账本、2000多张物流单据,送货地址覆盖全国所有省区市。

  而在杨琼的仓库里,除了“康骨宁胶囊”外,警方还发现了名为“咳立清胶囊”、“高效骨痛胶囊”、“喘咳宁胶囊”、“瑞康筋骨宁”等4种假药。此后经江苏省食品药品检验所检验后发现,5种假药均含有“醋酸泼尼松”。新沂市药学会对此鉴定认为,服用这些药品后可能会引起心性肥胖、糖尿病、高血压、肌肉萎缩、骨质疏松等病症,诱发并发感染,孕妇服用会造成胎儿畸形等严重后果。

  “危害如此大的药,经我们清点,大概销售了25万瓶,加上仓库里未销售出去的,涉及金额达1000余万元。”新沂市公安局经侦大队副大队长邱星辉说。

  7月13日,杨琼、刘榜在河南濮阳落网。

  他们是怎么将假药销往全国的?杨琼说:“有一个叫‘药社会’的网站,里面有全国各地药品代理商的资料和联系方式,我把这些资料下载到自己的电脑上,然后用电话联系代理商。我本人化名为杨楠,先发样品过去,附上各种宣传页、资质证书和我的名片,有的就打电话给我们提货,货款一般都是由物流代收。”

  杨琼交代,他和刘榜从2008年年初开始销售假药,按批发价发出近300万元假药,盈利60万元左右。通过这门“生意”,他在郑州买了车、买了房。

  同类原料制出数十种药

  假药销售的上游是假药生产。生产商是只生产杨琼团伙的假药还是拥有一个非常大的假药作坊,为多个销售商代工?

  在刘峰的供述里,这名生产商颇为神秘,是由姐夫杨琼介绍,外号叫“老陈”,每次和刘峰交易都是电话联系后在郑州某个高速路口见面。

  根据这一模糊线索,警方在抓捕杨琼的同时,展开了对假药生产商“老陈”的抓捕。6月12日,“老陈”在家中看见警察后,一跃跳到阳台,正准备往下跳时被郑州民警一把拉回。

  “老陈”名叫陈青,早年时做胶囊壳、药瓶买卖,后转而开始为假药销售商代工生产假药。警方查封了他设置在郑州市二七区侯寨乡红花寺村一民房中的假药作坊,在屋中搜出了全套药品生产包装设备、数十种药品包装盒以及大量未完成包装的胶囊、药丸等,并搜出了20余本发货账本。根据这些账本,陈青又供出了多名药品销售商。

  至此,整条假药生产销售网络被揭开,新沂市公安局经侦大队大队长王文民向记者详细讲述了整个生产、销售链条的运作:

  假药原料大多由杨琼等总销售商提供。据杨琼供述,他从药品批发市场中买来布洛芬、活血片、钙片、消炎片等药粉面子,同时根据市场行情虚构药名、药效,找专门的医药包装设计商设计包装、标签等,将这些原料、素材交给陈青等药品生产商生产、包装。

  陈青则根据客户要求,找了5名亲属、老乡把胶囊壳和药粉给专门做药品灌装的人,或者自己灌装,装完后再将胶囊装瓶、贴标签、装进包装盒。每完成一瓶能获得1元左右收入。整个过程不需要任何证照,“给钱给材料就行”,当警方问受雇于陈青的一名工人是否知道所生产的是假药时,她说:“他给我们的都是同样的药粉,却装在各种不同的药瓶里面。”

  一瓶药在生产包装完成后的成本大约3元左右。在药品销售上,杨琼等人先伪造一整套药品的虚假手续,并制作像模像样的网站。然后给全国各地的药品代理商打电话,推销药品,以4元至8元不等的价格往外发货,由物流代收货款。药品代理商再将假药分销往各药店、卫生室。

  “从生产、总销到分销,在这条纵向的链条中,再分别伸出横向的触角,形成了一个售假网络。需要吃药治病的群众被吞噬其中,深受其害。”新沂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王勇对记者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