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利之争引发药企告政府 一本神秘书成输赢关键

2011-4-01 11:17 来源: 中国广播网
收藏到BLOG
  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这一案件的原告是广西玉林制药有限责任公司,被告是国家知识产权专利复审委员会。

  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在2009年曾判定广西玉林制药有限责任公司的一项专利无效,随后,广西玉林药业把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告上了法庭。案件一审,广西玉林败诉。今天,案件在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开庭,详细情况我们来连线中央台记者刘黎。

  最关键的证据 一本书

  主持人:广西玉林药业和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今天对簿公堂,案件的来由先给我们介绍一下。

  记者:这个案件涉及到两个企业,广西玉林制药有限责任公司,还有广州诺金制药有限公司,涉及到两种药都是治疗皮肤搔痒的中成药,广西玉林的湿毒清胶囊还有广州诺金药业的湿毒清片,湿毒清胶囊是广西玉林药业90年代开发的,2004年的时候拿到了国家专利,玉林药业的副总经理介绍说,在申请专利之后,市场上就看到了广州诺金制药有限公司生产的湿毒清片,配方和功效和玉林药业的产品是一样的,王诗用回述了广西玉林药业的维权之路:

  王诗用:当时我们对这个专利技术应该说认识还不够深,对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措施做得还是不够好,我们从2005年在市场上发现了,我们就通过相关的渠道维护我们企业的合法权益,2008年10月28日向南宁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了侵权诉讼,对方是2008年的11月24日,2009年1月9日,2009年2月10日,2009年4月10日总共分4次对我们的专利提出无效申请,它里面有一个关键的地方,他们认为是在我们的专利之前他们在东莞的一个图书馆看到一本书叫做《中成药汇编》,这本书对方说是台湾出的。

  这本神秘的书曾经导致败诉

  主持人:今天,这一案件二审开庭,双方争议的焦点是什么?

  记者:其实刚才也提到了广州诺金药业大概在半年多的时间里向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提出了4次请求,要求宣告玉林药业的专利无效,最后一次请求提交了一个叫做《近代中成药汇编上》的这么一本书,而且这个书提交的是部分内容的复印件,诺金药业就说这本书是台湾出版的,在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确定的举证期限内,广西玉林联系到了这本书的出版商台湾大福书局有限公司,这个公司发律师函说,大福公司根本就没有出版过这本书,书的版权页上记载的电话、传真、邮箱等等这些信息都不正确,但是玉林药业不能够在规定的时间之内提交更充分的证据,所以知识产权复审委员会就做出了无效申请这么一个裁决,玉林药业对此不服,就向北京一中院提起了行政诉讼,这个行政诉讼是在去年的5月18号开庭的,一审开庭的时候,诺金药业当庭又提交了一个证据说在广东东莞石阶镇菊州社区(音)图书馆,管理系统里面显示《近代中成药汇编上》的入库时间、借阅记录等等这些信息都是在玉林药业申请这个专利之前的,所以当时广西玉林药业就败诉了。

  这本神秘的书也许根本不存在

  今天的二审开庭是进行了两个多小时的,原告广西玉林药业的代理律师当庭提交了三箱文字材料作为案件的证据,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的两位工作人员到庭应诉,广州诺金制药有限公司的代理律师作为原审的第三方到庭,今天的原告是补充了7份证据,证据主要包括这么几个方面,第一个他们是要证明那本《近代中成药汇编上》这本书的真实性,按照诺金制药提供的书籍复印件的书号去查其实不管是过去我们所用的ISBN国际书号的10位的书号还是现在13位的书号对应的都不是《近代中成药汇编》这本书,而是一本叫做《国际财务管理》的书,通过海基会、海协会以及国内的公正协会等一系列协会,台湾大福书局有限公司也出具了没有出版过这本书的证明。还有一个要证明的就是诺金药业说在东莞的一个村一级的社区图书馆里面是有这本书的,而且在玉林药业申请专利之前就有了,今天广西玉林药业的代理律师也是出示证据证明这个图书馆的馆藏信息等等都是可以更改的,玉林药业的代理律师一直在强调说,诺金一直到今天都没有出示过这本书的原件,这是非常值得怀疑的:

  律师:这个案子的主要问题在于利用公证书的形式,假设这个公证书是真实的话,公证员看着人把复印件原件复印一份,然后原件从此就再也看不到了,在灭尸的情况下我们来证明这个原件所表达的内容和这个书本身是否真实,我们能做到的都做了,如果一本书是能够被公开,能够为公众借阅的,这个书就不可能不存在,就是说不会在只有它复印的时候在,其余就没有任何证明它在的证据了,图书馆收藏的,如果是一个正规的图书馆这个书应该还会能看到,而不会从复审到现在一审二审都拿不出这本书,图书馆也没有这个,这个是让人很奇怪的事。

  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当时的判定没有问题

  记者: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今天也是有两位工作人员到庭了,其中一位还参与了判定玉林药业的专利权无效的工作过程,他们认为当时的判定是基于公正处所做的那本书籍原件和复印件都是相符的这么一个公证书。对于《近代中成药汇编上册》是不是一本公开读物,是不是具有正确的ISBN书号,他们认为复审委员会根据的公开资料,不仅仅是包括有正确书号的书籍读物,既然书可以在图书馆就拿得到,不管什么级别的图书馆,就是一个公开资料了,他们认为这个判定是没有问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