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时报:王柢教授波澜壮阔的百年岁月

2010-7-06 09:30 来源: 科学时报
990 收藏到BLOG

  王柢教授(左)在其百岁华诞庆典上与西南交大校长陈春阳亲切交谈

  他百年人生历经风霜雪雨,曾饱受磨难21年,历经唐山大地震和汶川大地震,历经九死一生,至今仍淡泊宁静、笔耕不辍。用两句诗来形容是:山阻石拦,大江毕竟东流去;雪辱霜欺,梅花依旧向阳开。他就是西南交通大学的王柢教授。

材料试验所留在大陆

  王柢1911年出生于北京,其父王辅宜系辛亥革命元老,加入孙中山先生领导的同盟会。王柢先后就读于天津南开中学、北京师大附中和清华大学。1933年从清华大学毕业后,十余年里从事水利测量、铁路选线等多项工程设计。1944年,王柢赴美深造。1946 年回国后,任南京国民政府交通部材料试验所所长。

  王柢冒险将国民党交通部材料试验所留在大陆,1949年5月27日上海解放,材料试验所终于保住了。王柢回忆说:“内心的解脱和兴奋,一生罕有。”他主动去军管会,申请接管。同年6月,材料试验所的人员和设备由唐山工学院接管。在材料试验所的移交工作办完之后,他感到无比轻松地说:“自问,无愧于祖国、无愧于人民、无愧于材料试验所的同仁们。”

  1950年,铁道部科学研究所在唐山工学院(西南交通大学前身)宣告成立。1956年,铁道部科学研究院在北京宣告成立,当时的仪器设备,主要来自原材料试验所。所里的技术人员,后来成为铁科院金化所、铁建所和试验工厂的基础力量。

  王柢对此事很少提及。解放后上报有功人员时,他上报了当时的副所长,自己却默默退下。在其后的屡次政治运动中,他没有作为有功人员受到任何保护。

在唐山工学院培养新人

  王柢到达唐山工学院后,在德高望重的土木工程系主任顾宜孙教授的邀请下,留在唐山工学院任教。从此在这所学校为中国的工程教育事业贡献了毕生力量。

  1949年,中国铁路的通车里程不足3万公里。新中国成立后,修建铁路的高潮必将到来,铁路车站设计人员的培养迫在眉睫。王柢首次在土木工程系开设“铁路站场”课程,开当时中国工科大学先河。由于这一课程过去从未单独开设过,根本没有现成教材,教学内容全靠主讲教师收集和撰写。除了英文材料外,王柢还边学习俄文、边翻译苏联教材。经过艰苦努力,他取得了很好的教学效果。

  与站场课程有关的还有“都市规划”课程。王柢1949年初到学校为毕业班讲的这门课,不少学生至今印象很深。1950年毕业的学生中,冯焕说:“我在校四年中,只有这门课是完全听懂完全吸收的。”宋教吾说:“他讲的都市规划课,正是铁路设计者需要懂得的都市规划原理拖着。”张毅说:“他讲的课是新时代的需要。”

  土木工程系毕业生后来有不少在站场设计上有所建树。特别是1952届铁路线路组毕业生,绝大部分投身铁路站场设计,成为有关设计院和高校的骨干力量,为我国站场的优秀设计作出了贡献。

  当时,唐院铁道工程系不仅在铁路上是一流的,是全路教学中心和科研中心,在全国的铁道工程系中也是佼佼者。这时的系主任正是王柢。他积极领导并亲自参与教学改革各个环节,参加各种会议,日夜辛劳。

  自1958年至20世纪60年代,王柢多次带领毕业班学生在暑假期间进行铁路勘测。在野外常常对学生讲解:我国各地地形差异很大,地形条件与定线原则和技术标准的经济效益密切相关,以及改变设计方案、节约工程量和订正错误的运量要求,避免浪费等,学生反映收获很大。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王柢的学生提起自己的老师都充满敬佩之情。唐院59届毕业生张文煜,用颜渊称颂孔子的话“仰之弥高,钻之弥坚”、“夫子循循然善诱人”表达自己对他敬仰和崇拜,心中洋溢着无限的感激和述说不尽的感恩。

全心钻研追回逝去岁月

  王柢一生经历了许多磨难。反右派斗争中和“文化大革命”中,他深受打击。批斗会接踵而至,他拖着瘦弱的身体被拉去劳动改造。1976年唐山大地震,王柢在废墟下被埋了九个小时。他以强烈的求生欲望,与妻子一起科学合理配合,临危不惧,耐心等待,以超常的心理素质等来了邻居的救援。虽然已经奄奄一息,但是老人还是顽强活了下来。2008年,汶川地震时,98岁的王柢正与妻子在家中午睡,保姆也恰好出门买馒头。几分钟强震过后,老两口互相搀扶着从二楼慢慢走了下来。

  尽管承受了许多艰难、风险、屈辱和不公正待遇,再加之几次严重的灾难,但是这些都没有拖垮王柢瘦弱身躯下坚强的意志。过去的岁月,让王柢无力静心研究。1978年,神州大地春风吹起,让王柢充满了力量。他激动地提笔抒发这样的情感:“二十一年尘覆面,古稀花甲尽弯腰”,“但愿余生延时日,追回逝月不辞劳”。

  王柢孜孜不倦、锲而不舍,开始全身心致力于学术研究。唐山大地震的后遗症使王柢的手时常发抖,但是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他开始学习电脑,靠着一台老式的英文打字机,用橡皮头和铅笔敲字,历时5年,在90岁时写成英文著作Synthetic Optimization in Engineering Decisions。其中文版《工程决策中的综合优化》由西南交通大学严良田教授翻译,两个版本于2002年正式出版。

  王柢于20世纪80年代创制出综合优化工程决策原则与方法。他不断探索研究并提倡应用这一新的铁路工程决策科学方法,在侯月线铁路设计时为国家一次性节省3亿多元。王柢认为工程决策失误会浪费国家的金钱,更会对环境造成极大破坏,所以他不停呼吁,不停著书,希望引起重视,促进科学决策。

  有人不明白,老先生历经磨难,为什么不颐养天年,还不停写文章作研究?王柢却不觉得自己衰老,所以不停工作。他总说,人活着就要不断为国家做点事。这话平实无华,却反映了他爱国爱民的诚挚情感,是他做人的基本点,也是他一生勤奋、笔耕不辍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