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麦业国标或于明年出台 不添加蔗糖不等于无糖

2010-7-29 16:39 来源: 信息时报
918 收藏到BLOG

  香港抽检麦片发现多数品牌含糖量偏高,而国内麦片相关标识缺失

  近日,香港消委会公布了香港市场抽检38款谷类麦片的结果,记者发现谷类早餐虽然含丰富的膳食纤维,但是大部分检样品同时含颇高的糖份。其中桂格、雀巢两名牌也在名单内。记者在市面上走访时发现,广州市场销售的麦片对糖含量的标示基本缺失,也就是说消费者根本无从知悉,同时,不少产品对麦片的含量也无标识。燕麦行业过去一直无国家标准、行业标准,而由国内大型企业西麦、雅士利及桂格等参与制定的燕麦国家标准目前正在起草阶段,最快明年或将出台。华南理工大学食品专家近日表示,国标的制定,将提高行业门槛,明确界定纯燕麦和复合燕麦的各项指标。

  市场现状 部分品牌100克麦片含糖43克

  据香港消委会的调查结果显示,在21款冷食谷类早餐中, 以每100克食物计,21个冷食谷类早餐样本的糖含量由4.4克至43克;17个样本(80%)的糖含量,根据英国食物标准局的准则属于高糖,其中一样本每100克含糖高达43克。而热食麦片方面,部分样本同样糖含量偏高。其中一款糖含量最高的燕麦片,每一小包(42克)麦片,含12.3克糖,相当于每日糖摄入上限的25%。其中雀巢麦片小麦牛奶配方每100克含糖50克,而apple Oh’s(桂格)每100克含糖43克。

  对于这个调查结果,记者随机采访了10位广州市民。有8位市民表示:原来麦片的含糖量这么高。市民张小姐表示:“原本以为麦片含纤维比较多,对保持体型会有帮助,没想到含糖量会那么高”。

  记者在广州市面上走访时发现,在各种各样的谷类早餐中,有标出糖含量的品牌寥寥无几。在华润万家新港西店记者见到,在10多个麦片品牌中,白砂糖仅在配料表中,并没有具体含量的标示。而记者仅在家乐氏一款香甜玉米片中发现标有“每30克含9克糖”。

  摄取过多糖会增加超重及患肥胖症的风险,也会增加患上一些慢性疾病,例如糖尿病、高血压和心脏病的风险。世卫组织建议,糖摄取量应少于人体每日所需能量的10%。以一个每日摄取2000千卡能量的人为例,每日糖的摄取量应少于50克(包括含有天然糖的蜜糖、糖浆和果汁或额外添加的糖)。以家乐氏一款香甜玉米片来算,每顿吃进30克,等于摄入了人体日均摄入量的1/5。

  消费误区

  不添加蔗糖不等于无糖

  麦片中糖过量,让原本希望纤体的消费者反而吸收了更多的热量。那么不添加蔗糖是否就意味着没这方面的担忧呢?记者昨日在广州市面上走访时发现,不少麦片品牌将不添加蔗糖作为产品的卖点印在了产品包装明显的位置。比如皇室麦片就宣传未添加糖、防腐剂,无胆固醇;雀巢的优麦宣称精选英国进口燕麦,不添加蔗糖。

  不过华南理工大学轻工食品学院制糖工程学博士黄立新就告诉记者,商家宣传“不添加蔗糖”只是概念的炒作,对糖尿病人等消费人群可能会造成误导。他表示,没有添加蔗糖不等于麦片中没有淀粉,淀粉同样会使人体的血糖升高。

  复合型麦片不等于燕麦片

  很多消费者都知道燕麦是一种高纤维的谷物,但是因为纯燕麦口感淡,很多人转而选择经过调味的复合型麦片。然而,这些麦片和燕麦能划上等号吗?这些麦片中究竟还含有多少燕麦呢?

  记者在广州市面上走访时发现,复合型麦片通常都是用多种谷物混合而成,桂格即冲即食燕麦片在配料表中标明燕麦添加量31%,其他的配料包括植脂末、麦片(小麦、大米、大豆蛋白、麦芽提取物)等。但市面上的复合型麦片像桂格一样做了明显标示的并不多,大部分品牌都是直接将燕麦、小麦、大麦、玉米、荞麦、大米以及麦芽糊精、砂糖、奶精(植脂末)等成分全部标出来,但是究竟其中还有多少燕麦,消费者从外包装上根本无法知悉。

  行业应对 国标起草进行中

  据了解,燕麦行业过去一直无国家标准,也无行业标准,只有各个企业自己的标准。目前,燕麦国标已在起草阶段,由西麦、雅士利、桂格等大企业参与制定。在国标的草稿中,将规定燕麦的蛋白质、脂肪、碳水化合物和膳食纤维等各方面的营养指标,包括复合型麦片中燕麦的含量。据参与制定标准的企业内部人士透露,该标准明年或将出台。

  行业瓶颈 国人一年只吃一杯燕麦

  早餐谷物是一大类以谷物为主要原料、用于早餐食用的食品的总称。目前在国内市场上常见的主要包括纯燕麦片和复合型麦片等类型。在西方各主要发达国家,正如它的名字所显示的那样,早餐谷物已经成为广大公众日常餐饮的重要构成部分。

  然而在进入中国市场近20年后,这类食品仍然被许多消费者当作“零食”或“康复食品”,处于可有可无的配角地位。根据AC尼尔森提供的调查数据显示, 2008年10月到2009年10月期间,国内早餐谷物市场的总量仅为73533吨。由于受到金融危机等因素的影响,比此前一年还略有下降。这是一个无法令从业者满意的数字。

  “这个数字意味着全中国的每个人一整年只食用50余克早餐谷物,这就是一小杯燕麦粥的分量。西欧和北美与中国同为燕麦生产大国,而他们的同类数据是这一数字的70~100倍,甚至更多。” 西麦总经理助理张骏遗憾地表示,“燕麦是全球种植面积第五的重要粮食作物,也是被营养学界一致认可的营养早餐主粮,但目前在中国,它似乎只被当作一种零食。”

  在燕麦行业和早餐谷物市场领域的专业人士看来,市场上长期存在的习惯性认识误区和对燕麦的认识不足直接导致了燕麦食品和早餐谷物的“被零食”现状。

  未来前景 纯燕麦增长率高于复合型燕麦

  根据AC尼尔森的数据显示,目前国内燕麦市场中,第一集团军有西麦、桂格等,第二集团军有金味、皇室等。其中西麦市场占有率达20%,一年接近4个亿的销量,桂格的市场占有率达7%。这其中,纯燕麦的增长率已超过复合型燕麦,以西麦为例,纯燕麦占其销售总额60%的比例,每年达到20~30%的增长率。

  日前,西麦集团在全国范围内举办“我为中国添能量”百万大试吃行动,以燕麦食品为主力的早餐谷物业界似乎正在宣示:他们选择争当“早餐主粮”。这也许是一条艰难曲折的道路。

  燕麦在西方人的早餐中具有重要地位,主要用来做麦片粥,也用于制作面包、点心等,是一种营养成分全面而均衡且具有保健作用的健康食品。这一原本应该是“独门法宝”的优势,在国内却导致了片面化的理解。除了对燕麦本身营养价值和功能定位的认识误区外,人们习以为常的燕麦食品和早餐谷物食用方式则构成了另一道隐型的“墙”。

  尽管我国是全球燕麦生产大国之一,但长期缺少深加工的燕麦食品供应市场,早餐谷物是作为一种舶来品进入中国市场的。早期的早餐谷物主要以数十克装的复合型麦片形态出现。肖平波认为,这种小包装产品形态虽然促使燕麦产品迅速走上广大消费者的餐桌,但从长远来看不符合早餐谷物市场的要求:“冲一小包麦片,就两个馒头或两片面包,这种食用习惯使得燕麦产品更像是饮料而不是主粮。”

  “燕麦产品作为安全健康食品的认知,远没有普及,仍仅限于粗粮的概念,这是燕麦产品在我国发展的最大障碍。” 燕麦产业工作委员会会长任长忠曾公开表示。

  摆脱“被零食”的命运,争夺“早餐主粮”地位,日益成为早餐谷物和燕麦食品业界的共识。目前国内早餐谷物市场的各主要品牌都在着重推广更大包装量的纯燕麦产品,这将是改变早餐谷物消费地位的有益尝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