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车追尾事件疑点重重:天灾还是人祸

2011-7-25 08:22 来源: 科学时报
1746 收藏到BLOG

  温州动车追尾事故原因的疑云,还笼罩在阴霾的温州城。但对35条鲜活的生命,以及更多在一瞬间就支离破碎了的家庭而言,这样的悲剧究竟能否避免?

  7月23日晚,闪电划破了温州的夜。 

  20时50分左右,杭深线永嘉至温州南间,北京南至福州D301次列车与杭州至福州南D3115次列车发生追尾事故。D301次列车第1~4号车厢脱轨,D3115次列车15、16号车厢脱轨。 

  “童鞋们快救救我吧!我乘坐的D3115次动车出轨了!” 

  21时01分,网友“Sam是我”在新浪微博上发出了第一声求救信号。 

  出事地点附近的小镇,迅速被上百辆救护车填满了。截至记者发稿时,遇难人数已上升至35人,受伤人数达192人。

  中国铁路本来就难以维系的形象,再度急转直下。 

  惊魂 

  刚刚从杭州旅游回来的周女士怎么也不会想到,她的这次旅行,竟会变成一场噩梦。 

  周女士一家6口人坐在D3115次列车11号车厢,晚8点钟左右,动车到达永嘉站,但原计划1分钟的停靠时间,却持续了25分钟左右。

  “25分钟后,动车重新启动,没一会儿,突然一声巨响,仿佛地震一样,整个车厢动了起来。”周女士下意识地抱起5岁的孩子,自己和孩子多处受伤,但万幸的是,全家人的性命都保住了。

  周女士一家是幸运的。但在后面追尾的D301次列车,1~3节车厢直接从高架桥上跌落并侧翻,列车子弹头被压在最下面,4号车厢则竖直地从桥上掉下来,像蜡烛一样插在地上。

  D301次列车4号车厢的乘客刘洪涛回忆,事发的时候他正在睡觉,突然车厢猛烈摇动,车内的照明灯全部熄灭,天地颠倒,行李乱飞。

  “前方的D3115正在缓慢行驶,我乘坐的D301从后面撞了上去。”刘洪涛说。车厢内有乘客开始用灭火器砸车窗玻璃,但没能砸碎,周围哭喊声一片。

  后来,刘洪涛在3、4节车厢之间发现了一个断层,他连忙顺着钢管从裂缝里爬了出去,看到了令他目瞪口呆的一幕。“现场惨不忍睹,翻到桥下的车厢已经是粉碎性破坏。”

  而事发当晚在新浪微博上被网友频繁转发的失踪乘客朱平,已于7月24日早些时候确定遇难。 

  “今天凌晨我们去验尸了。”朱平在中国传媒大学的同学在微博上写道,之所以没有立刻发布这条消息,是朱平的哥哥担心家中父母身体不好,承受不了打击。

  “感觉就像走了一趟鬼门关。”D301次5号车厢的幸存者王先生至今仍惊魂未定。

  天灾?

  事故前一小时,温州市气象局曾发布雷电黄色预警信号,而事故当地也出现了雷电和短时强降水。

  据部分媒体报道,D3115次列车遭到雷击后,失去动力减速停车,而雷击也破坏了车上的信号系统,导致调度中心无法获悉D3115停在铁轨上,被后面驶过来的D301追尾。

  “动车和高铁一样,采用弓网系统供电,弓网系统遭到雷击后可能出现故障。”西南交通大学交通运输学院副院长帅斌接受媒体采访时称。

  无独有偶,当天23时20分左右经由温州南站开往温岭的D3212次列车,也在事故现场附近遭到了雷击,车内供电系统中断。列车在用尽备用电源后停运,所幸没有人员伤亡。

  素以安全著称的动车,发生这样的悲剧,也令西南交通大学交通运输与物流学院院长彭其渊无比震惊。

  中国动车班次比较密集,一般一条铁轨上两辆列车的距离7000~8000米,而铁轨旁边则有信号箱,两个信号箱之间的空间在专业上叫做“闭塞区间”。

  “按照规定,一个闭塞区间内绝对不允许同时存在两辆列车。”彭其渊说。当列车经过某一路段时,该路段调度部门会根据运行情况给列车发送信号,如果接收到红灯信号,列车会自动停车。

  “据我了解,D301并没有接收到红灯信号指示,反而一路绿灯。”彭其渊分析称,可能是信号设备在强对流天气下出现了故障。

  但一位从事铁路维修工作十多年的技术人员称,自己“在工作中从来没有遇到因为雷击而造成的信号故障”。

  铁路的上方都有供电接触网,即使出现闪电,电流也会被供电接触网所吸引,并通过接地线流入大地。“信号箱安装在路肩上,雷电直接击中信号箱的可能性基本没有。”该技术人员称。

  人祸?

  2007年1月18日,我国首列动车组开跑,中国铁路一夜跨入高速列车时代。

  列车运行监控系统由车载模块、地面模块、维护模块三部分组成。2007年4月,调度生产与辅助决策系统投入应用,按照设计功能,调度中心应能够实现与乘务员的直接对话,实时绘制列车实际运行情况曲线,获得机车当前位置、速度、正晚点等信息。

  然而,近期以来高铁动车事故不断,进入7月以来,已出现大小事故不下6次,不免让人心生疑惑。

  这次的追尾事件更是疑点重重。

  根据中国铁路客户服务中心网站公布的列车时刻表,D301应于19:42抵达温州南,而D3115则应于19:57到达。可在出事地点,却是D301从后面撞上了D3115。

  由于D301从北京发车,路途遥远,受恶劣天气影响较大,的确可能出现慢于D3115的现象。但这件事,调度中心知道吗?有没有正确处理?

  除此以外,D3115停车时,控制中心是否知晓?有没有通知后面追上来的D301?D301正常接收到调度中心的警报信号了吗?

  “可能是调度出现了问题,命令没有发到车上,或者死机了没有减速,再或者没有收到地面的指令。”帅斌分析称。

  一位铁路信号工程师透露,目前高铁动车上使用的C3信号系统,其技术上的不成熟其实已经是信号领域内部不成文的共识了。“系统不改进,以后类似的事故还会发生。不过就本次事故来看,应该不只是信号设备或是车载的问题,线路和动车体的紧急制动系统能否确保列车的制动距离才是关键。”他说。

  相声演员王平在微博上愤慨地评论:“这次事故让我清醒地认识到,中国和谐号动车原来是世界上跑得最快的棺材!”

  事故原因的疑云,还笼罩在阴霾的温州城。但对35条鲜活的生命,以及更多在一瞬间就支离破碎了的家庭而言,这样的悲剧究竟能否避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