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要“中医研究”也要“研究中医”

2011-8-03 13:50 来源: 中国中医药报
567 收藏到BLOG
  “中医研究”和“研究中医”,本不是两个对立的问题,但是在认识上还是有人将其对立起来。这是不利于中医发展的。国医大师陆广莘先生是这样定义二者的:“中医研究即用传统的中医思维、传统方法和经典理论去研究、传承和发展中医,而研究中医是用现代的科学技术来验证中医的正确性”(见2011年7月27日健康报《要中医研究而非研究中医》)。关于“中医研究”与“研究中医”是对立还是统一的问题,笔者表达拙见如下。

  “中医研究”

  就是要坚持中医的主体地位

  “中医研究”表达的主旨是什么?是强调中医在研究、传承和发展中的主体地位不变。何以体现中医的主体地位?即在研究中坚持传统的中医思维、传统的研究方法和经典理论的指导。近代以前,中医走的就是这样一条发展之路。

  坚持中医研究,就是坚持中医的传统;坚持中医的主体地位,就是保持中医在发展的过程中本质不变、特色不变。之所以不断强调中医研究,主要原因是在中医现代化的进程中出现了一些“西化”的现象。

  中医研究的主旨没有错,问题是在这样的方针指导下,中医理论怎样发展、怎样突破?二千年来传统中医走过的路已经证明,由于中医自身特征所决定,理论创新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完全靠传统的研究方法,靠经验、直觉、顿悟和思辨取得理论上的创新与突破,是需要相当时日的。从《内经》到《伤寒论》,再由金元四大家到温病学派的出现,历史之漫长足可以说明理论创新的艰难。

  尽管如此,中医研究也是必须坚持的,因为历史同样证明,只有坚持传统的中医研究,才能防止中医西化。

  “研究中医”意在与“现代”

  接轨并有所创新

  也正是因为中医理论发展的困难和现代科学技术条件的逐渐成熟,才有了“研究中医”学派的形成与兴起。研究中医,是在寻找另外一条中医发展之路。“研究中医”的目的不仅仅在于“用现代的科学技术来验证中医的正确性”,更深远的意义则在于以下三个方面。

  一是揭示中医原理的现代机制。通过对中医原理现代机制的揭示,弄清疗效发生的内在联系,破解“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历史难题。

  二是使中医理论的现代表述成为可能。只有通过研究中医,弄清中医理论在现代科学水平上的表达,才能使中医理论得到现代科学的解释,才有可能用现代语言进行表述。

  三是可能有更深层次的发现。随着研究的拓展与深入,可能会有在宏观层面难以有新的发现。研究中医,离不开对人体微观世界的探索,可以为理论突破创造条件。

  至于“用现代的科学技术来验证中医的正确性”也是必要的,恩格斯在《自然辩证法》中曾说:“单凭观察所得的经验,是决不能充分证明必然性的。”

  “中医研究”与“研究中医”

  既对立又统一

  由此可知,中医研究也好,研究中医也罢,只是思维方式和研究方法不同,目的则是一样的,都是为了推动中医理论的创新与发展。二者的关系当是对立统一的。

  “研究中医”往往多学科参与,会有中医学科以外的学者参与进来。中医被别人来研究应当是好事而不是坏事,至少说明中医是宝藏,值得被研究。无论“中医研究”还是“研究中医”,都是科学研究,科学研究就不应当有门户之见,允许采取不同的路径和方法,而且也允许出现失败。

  “研究中医”,不是拿现代科学的标准来要求中医,而是用现代科学技术来研究中医;不是西化中医、破坏中医,而是完善中医、发展中医。“研究中医”同“中医研究”一样,要出成果也是需要时间的。“研究中医”毕竟是近代以后的事情,与“中医研究”的历程相比,还算是新事物,所以在它成长时期要给予适当的培育和保护,不能一味地反对打压。

  深知陆老无意否定“研究中医”,只是强调要加强“中医研究”的力量。“中医不能坐等着让别人来研究,这样中医自身就会停滞不前,甚至后退。”是的,中医的事情首先中医人一定要努力,唯有如此,中医才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