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发电卖给国家 上海6户家庭用太阳能并网发电

2013-9-09 11:49 来源: 羊城晚报
收藏到BLOG

  党纪虎家的光伏电站

党纪虎家的光伏电站

  把屋顶上的阳光利用起来,转化成电能,除了给自家供电,还可以卖给国家。这个既环保又经济的想法,不是天方夜谭――上海家庭分布式光伏发电第一人党纪虎已经在家里建立了一套看得见摸得着的发电系统。

  8月,党纪虎家共发电310千瓦时,上网电量217千瓦时,自发自用93千瓦时。

  8月30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出台了电价补贴的相关政策,这让党纪虎喜出望外。但是,由于国家电网向居民购电,需要居民提供发票和供电资质,如何卖电仍是难题。

  1 破冰

  国家电网政策松绑后,党纪虎尝试着在家发电变成了现实,上海如今已有6户家庭并网发电

  早在2006年,上海就有了中国个人安装光伏发电系统第一人,那就是上海电力学院太阳能研究所所长赵春江。为倡导和推广太阳能发电,他在自己家屋顶做了一个大型实验:安装了一套容量3000W的系统。但是党纪虎说,那个属于研究实验性质,并没有与外部电网联通。“没有并网联通的话,自家发的电如何储存是个大问题,光伏发电的特点就是白天发电,晚上没有太阳没法发电。白天的电用不掉,不能储存、不能上传国家电网卖掉,那就会浪费掉。”

  一直到去年10月底,国家电网出台了《关于做好分布式光伏发电并网服务工作的意见(暂行)》,宣布自2012年11月1日起,免费接入6兆瓦、10千伏的光伏发电项目,需电网审批的相关申请将在45天内给予完成。自此,困扰国内光伏发电多时的并网难题得以破冰,党纪虎看到了实际可行的家用光伏电站建设的曙光。他当即以个人身份向松江供电公司递交了公用住房屋顶发电项目申请。

  从隔壁一个门洞沿扶梯爬上党纪虎家的房屋楼顶,可以看到他的小发电站――10块太阳能多晶板分成整齐的两排,前后各5块多晶板,通过支架一前一后支在屋顶,连多晶组件和支架等设备在内,占地面积20多平方米。

  安装这套光伏发电站可费了不少心思,党纪虎遇到的第一个问题是如何取得业主同意。他家在一楼,光伏设备需要安装在屋顶上,而居民楼屋顶是公用资产,属于公共面积,按照相关规定,安装光伏面板必须取得同楼三分之二以上业主的同意,并由物业公司或居委会或业委会出具证明。为了这三分之二,他用了好几天时间一家家串门,说服邻居签名。好在小区里年轻住户多,大家很支持他的尝试。最终,全楼12家住户中,9户同意光伏面板“上屋顶”。

  在提供了一堆材料,包括房产证、物业公司动工许可证(证明)、个人身份证复印件以及并网逆变器参数等等之后,今年1月,党纪虎的申请终于获得批准。他在“吃螃蟹”的过程中,从不知该找谁,到与电力公司工作人员一起摸索每个问题的解决方法,包括电线怎么走、电表怎么装、并网箱装室内还是室外、如何保证安全,都是在摸着石头过河。

  党纪虎告诉羊城晚报记者,每块电板后面都有一个逆变器,把直流电变成可供使用的交流电,然后通过一根电线传到家中并网。这样,这座小电站发的电和大电网就连在了一起,解决了电的储存问题。而且,并网以后,可以把天气晴好的白天里所发的用不完的电上传至大电网,而晚上或阴天,自家电不够用时可以用大电网的电。

  由于自家发电,党纪虎家门外的电表也有所不同,上海市电力公司为他安装了一个智能电表,这个智能电表的液晶屏不停闪烁,每隔6秒便跳出一屏数据。出于安全及使用方便考虑,党纪虎在家里设了一个小配电箱,并安装了一个通信控制系统,这样只需打开手机或电脑,连上网络,便可实时监控设备运作情况,掌握设备发电的实时数据、故障报警等。

  据党纪虎介绍,1月至今,上海已经有6户家庭完成光伏发电设备并网发电。

  2 实惠

  普通家庭已可轻松获得安全度高、性能好、成本低的光伏设备,用电不再受阶梯电价的困扰

  赵春江2006年安装的家用太阳能发电系统,设备总价超过20万元,理论上要50年才能收回成本。而且由于并没有实现并网,所以实际上没法收回成本。一段时间以来,光伏设备高昂的成本让不少跃跃欲试的光伏试验者望而却步,而现在,光伏设备的价格已大大降低。

  党纪虎的发电站,相比之下经济实惠多了。他告诉记者,自己安装这套光伏发电设备总共花了2.5万元,包括了整套设备和施工成本,并且厂家保修25年。

  据一家光伏科技集成有限公司的宋经理向羊城晚报记者介绍,由于近两年光伏产品出口遭遇寒冬,许多光伏企业把目光转向了国内。随着国家扶持分布式光伏产业的相关政策出台,普通家庭获得安全度高、性能好、成本低的光伏设备,已经不是难题。

  以2.5万元的成本为基准,党纪虎算了一笔账:如果每个月平均发250度电,一年发电3000度,一度电是0.42元,差不多20年可以收回成本。而这套设备保修25年,这意味着,剩下的5年,党纪虎可以纯收益。

  实际上,党纪虎的账算得相当保守。因为根据8月30日公布的国家补贴政策,他并入电网的电,国家将以每度1元的价格收购。这个价格对普通居民来说,属于最贵的电了。按照他一年发电3000度估算,差不多8年半不到就可以收回成本。

  这个夏天,上海经历了几十年不遇的酷热。持续40℃左右的高温炙烤下,几位老人因为舍不得开空调而中暑死亡,很多人因此开始诟病上海正在实行的阶梯电价方案。这个方案规定:一户家庭,第一阶梯电价划分在每年用电量0-3120度(含),电价为0.617元每度(每天6点到22点峰时段,22点到次日6点谷时段电费减半);第二阶梯在年用电量3120-4800度(含),电价为0.677元每度;第三阶梯则是超过4800度的部分,电价一下子跳到每度0.977元。

  在经历一个酷暑之后,上海的众多家庭,都已经迈进电价第三阶梯,也就是每度电将近一块钱的行列。而一年,才过去了三分之二,阴冷的冬天还在前方等待。

  党纪虎却实现了在阶梯电价、谷峰电价的夹击下,尽量多地用便宜电。因为白天峰时基本都用自家发的电开空调,完全没有心理负担,晚上虽用国家电网的电,但白天自给自足之后,他一年几乎不可能沾上第三档阶梯电价的边。

  3 冲刺

  政策松绑了,但国家电网向居民购电,需要居民提供发票和供电资质

  在光伏发电尝试过程中,党纪虎觉得自己是幸运的。

  去年10月26日,国家电网公司向社会公布了《做好分布式光伏发电并网服务的工作意见》,允许分布式光伏发电分散接入低压配电网,允许富余电力上网,电网企业按国家政策全额收购富余电力。

  在这一政策支持下,党纪虎从申请安装到并网发电,总共花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

  自产自用之余,还能卖电给国家,这对普通居民来说,吸引力不小,但卖电也不是这么容易的。党纪虎遇到了一个卖电难题——国家电网向居民购电,与向大型发电企业买电是同样的账,需要居民提供发票,但是居民个人怎么能开具发票呢?此外,按照发改委的规定,能够享受每千瓦时0.42元补贴的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应符合固定资产投资审批程序,这对家庭光伏发电享受补贴也有所限制。

  同样的问题也发生在北京家庭分布式光伏发电第一人任凯的身上。在任凯去地区国税局开普通发票时,国税局答复他:分布式光伏并网卖电是长期行为,不属于偶然所得,必须去工商局注册一个公司或者个体户,并且经营的范围需含售电业务,有供电资质,才能有开相关发票的资格。任凯又去了工商局咨询,结果发现由于发电是涉及国计民生的国家管控行业,普通公司或者个体户的经营范围肯定不能够涵盖供电售电的业务。这样,家庭光伏发电站的先行者们算是遇到了一个无解的政策死循环。

  党纪虎说,最近一年,国家鼓励包括家庭在内的组织单位发展分布式光伏,自发自用,余量上网,政策都非常好,但是很多还没有真正落地。希望在执行层面上,有更多体贴的政策细则出来。

  上海电力公司民用光伏发电并网业务主管杨荣告诉羊城晚报记者,自去年11月,他们正式受理用户分布式光伏发电接入电网申请业务,目前,每个营业厅都可以受理居民申请。他们还为申请业务的居民用户提供服务指导,跟踪业务流程推进情况,并为用户提供预约上门等个性化服务。

  尽管如此,杨荣认为在实际操作过程中有许多细则亟待完善。“比如发票,我们是企业,收购每度电企业内部都有一套流程。买东西要发票这很正常,关键是国家应该出台相关规定,帮我们解决这个问题,让我们双方都可以照章执行。”

  与发票相比,杨荣认为安全问题更加让人忧心,他呼吁国家或地方尽快出台相关政策,明确家用光伏发电安装安全方面的把关责任。比如北、上、广等大城市,高层住宅楼多,细则应适应高层住宅的特点;而一些农村地区自建房多,房龄、房屋强度等方面存在较大差异,对于如何认定哪些房子可以装,哪些房子装的话不够安全,应该安排相关权威部门来认定。另外,对于普通居民,屋顶设备质量及安装中的安全问题,应该借鉴德国的经验,对家用光伏发电设备施工安装的队伍资质进行评估认定,让有资质的企业提供一条龙安装服务,为普通居民把关。